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久久寫一篇鎮神來了怎知道,網友們給我的迴響仍舊不少,只不過多數人是寫信來好心提醒我,SBL病的可不輕,千萬別被間接感染,陷入異常樂觀的症狀裡。

網友們如此好心,證明人間處處有愛,然而不少圈內人卻也私下對我表達了「事情哪有可能這麼簡單!」、「別異想天開了!」的意見,對此在下甚感訝異。

畢竟這圈子的亂象,你們也得負起一點責任吧?老實說,對於那些老嚷嚷著事情不可能心想事成的人來說,這些年來SBL整體的停滯與退化,對他們而言,應該也是一種心想事成吧。

所以,有志者事竟成,不是嗎?

我想我並非過度樂觀,我只是很清楚,事物演變,總有物極必反的規律。

爛到無可收拾的一刻到來時,總有超級英雄會出來主持正義的。樂觀其成,靜待佳音,是為良藥一帖,謹提供給廣大酸友們服用。
 
球迷阿德來信:簡老師,請問今年SBL有哪些自由球員嗎

阿德,今年SBL的自由球員市場,堪稱歷年來最多也是最整齊的一次,以下是我前幾天請教各隊總教練大略列出來的名單,提供給你參考。由於這份名單是透過電話詢問的,所以詳細內容或許會有點出入,但差別應該不大。

達欣:張智峰、陳子威、王志群、李豐永、許皓程、林宜輝
台灣大:陳靖寰、張容軒、陳世念
裕隆:楊哲宜、李啟億
璞園:林宗慶、毛加恩
台銀的話,除了行員之外,其他都是自由球員,行員分別為:許致強、陳順詳、張博勝、簡明富、莊曉文、陳禹誌。
金酒:全隊現在只有三名球員有兩年以上的合約在身,分別是宋宇軒、陳鑫堯以及吳俊雄。
台啤:沒有球員簽長約。

目前市場上最熱門的球員,包括今年大爆發的林冠綸,據說璞園是目前手上擁有籌碼最多的球隊。另外張容軒、陳靖寰、陳子威以及許皓程,也都有超過兩到三支以上的球隊來詢價。

希望你會滿意這個答案。
 
某隊總教練大吐苦水,他形容今年的自由球員市場簡直亂了套,一個如今功力只剩二線等級的球員也能喊到兩百萬以上的價碼,這樣下去可怎麼辦?
 
我想,價碼這回事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針對某個球員來當例子,恐怕不甚洽當。
 
但是當國手十二萬這個默契及價碼,逐漸被市場競爭打亂之際,聯盟、球隊方面確實應該出面訂定更詳細的遊戲規則,否則漫天叫價的結果,對聯盟未來而言絕非好事。
 
對於自由球員這個議題,你有任何想法嗎?歡迎你寫信給我mo1022@hotmail.com,大家一起來交流、討論。 
 
經典賽之後,中華職棒聯盟會長黃鎮台先生的聲勢,在體育圈,在台灣棒球迷心中,簡直達到了前所未有神人般的程度。

於是乎人們叫他鎮神。

掌握天時地利的鎮神先生,大力改革了過去幾年形象不佳的中華職棒,將來他在CPBL的歷史中,肯定是號重要人物。

有了鎮神做鎮,CPBL從上到下都動了起來,鎮神到底做了哪些事,讓台灣國球起死回生?他是否真如媒體所言如此之神?這些問題,請別寫信來問我,我不是名嘴,身旁沒有西屏可以諮詢,我,不敢妄言。

但我知道,從票房、從整體形象看來,CPBL現在是絕處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未來只要沒有偏差,將來行情一片看漲。

相較之下,沒有鎮神,整體形象、票房逐年衰退的SBL,該怎麼辦?

坐以待斃是一種方法。

這樣大家都少花點錢投資,不用想球隊的三年規劃,SBL的五年藍圖,算一算,可以省下不少錢。

交往的時候大家都不付出真感情,分手的時候比較不痛。這個道理,我懂。

這也是咱們台灣籃球圈各隊現行的默契之一。

還有其他方法嗎?

有的,寄望主事者籃協是一條路,不過你得等到台北市長選完之後再來想這件事,而且前提是「他」當選了,這個條件才可能成立。

記住,這只是「可能」。

沒辦法了,最後一招斧底抽薪,那叫自立自強。

該怎麼自立自強?在下不才,提供兩個想法。

一、辦理高階的籃球訓練營。

去年中華籃協找來了擁有NBA經驗的希爾當顧問,受到各方肯定,如果能將這個點擴大,找幾個NBA退役教練、球員,吸取經驗,跨大交流,那麼這對於提升個別球員的球技,整體球隊實力,效果必然更為顯著。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許致強、張容軒、羅鈺群一樣,進入SBL之後,還能自我要求,並且真的身體力行、達到目標。

作為球隊的投資者,除了給錢之外,適時的給予適當的資源和壓力,這是必須做到的。

二、球季外球隊自組夏季聯盟。SBL七支球隊願意參加最好不過,如果沒有,只要有三隊願意參加,UBA大學隊再另外找個三隊參加,這個聯盟也能成立。

聯盟的規模不用大,時間短期剛剛好,小而美也無所謂,關鍵在於比賽內容能否提升中華隊國手以外球員的實力。

除此之外,培養年輕裁判執法的經驗,也是好處之一,況且組織章程、相關規定,也能自己訂定,搞不好將來有一天要用到,拿來同理可證就行了

在下拋磚引玉上述兩個方法,我很清楚這叫野人獻曝,狠一點,說這些建議是一種痴心妄想也能成立,然而不管是任何一種方法,先確認大方向是當務之急,只要掌握大方向,決定動起來了,那就是一種好方法。

將該做的準備提前準備好,機會來臨時,就能立刻掌握住。這個道理,相信大家從小到大每次考試前後都能有所領悟。我說的,當然不是準備小抄這回事。你知道我的意思。

如果之於黃鎮台,經典賽是成就他帶領CPBL整軍經武,登上台灣棒球史的一個重要舞台,那麼SBL的戰場,就是每年戰況激烈的季後賽,甚至去年瓊斯杯F5難得到齊,球迷齊聚一堂的畫面,也是最好的例子,最美好的回憶。

要說找個機會一搏翻身,SBL每年都有,俯拾皆是。

關鍵在於這些好不容易靠著比賽張力才凝聚起來的氣氛,每年到了球季結束之後,總會自動解散。接著空白個幾個月之後,大家再重新開始。每年砍掉重練的結果,就是你不開外掛,注定永遠卡關。

卡關不是一件罪大惡極的壞事,最大的好處就是你永遠知道魔王躲在哪。只要不解決眼下的這些問題,那麼問題永遠就是眼下這幾個。

誰知道問題解決了,接下來會什麼更艱難的問題要解決?

如果要自我安慰,這個說法再適合不過。

但是話說回來,下一個挑戰不知從何而來,何時會來,不也正是運動最迷人的地方嗎?

面對挑戰,該做的是積極備戰,勇於面對,這,才是王道。

這些年來,整體的籃球環境確實每下愈況,看似百廢待舉,但黎明到來之前是最黑暗的,而黑暗,總會過去的。

去年的CPBL辦得到,我相信SBL未來也能做得到。

衷心期待SBL七支球隊都能扎穩馬步,備好基本功,要不然,哪一天鎮神來了怎知道呢?
 
 
托上一篇文章的福,我的信箱很少收到這麼多迴響,就算是我先前寫劉錚到台啤的時候,也沒這麼多人寫信給我。當然這回,大部分的信件都沒啥好話,我的統一回覆都是如下:

一、我和您一樣,「我也不認為達欣的行為是可取的。」

從所謂運動精神這一點來看是這樣的。

二、達欣要耍手段,就得承擔被公議的風險。媒體同業批評,我認為他們是做該做的事。您會不滿,也是理所當然

但我很納悶,怎麼兩個月前,我寫其他文章的時候,您的正義之聲怎麼相對小聲呢?有些懸案至今無解不是嗎?

這是我想理解的。

我重申一次,「達欣的行為該接受公議」,但是如果您要批判,各隊標準一致或許會比較對得起自己心裡那一關。

以我自己來說,我向來的標準就是,是否違反聯盟規定。
 
那麼達欣有違反規定嗎?我想是沒有的。 
 
我知道您的標準與我不同,但每個人看事情都有不同的標準,我能夠尊重您的標準,我相信,您也會以同樣的標準來尊重我的標準吧。

三、我認同「達欣必須要承擔被輿論批評的風險」,那麼選擇走省錢路線,導致球隊直到開季都還找不到洋將的金酒,是否自己也要負些責任呢?

還是金酒非金恩不可?

如果金酒一定要金恩,那當初在觀護盃的時候為什麼不出比達欣更高的價碼,把他網羅過來?

這是另外一個思考的方向。提供給您做個參考。

我的想法是,金酒在和達欣達成默契之後,吞下了一敗(這兩件事沒有關係,這樣的說法只是順敘法罷了),他們很可惜,真的很可惜,他們原本有大好的機會可以在那一場球賽擊敗達欣。

我相信,如果泰勒那一場球賽可以上場的話,金酒很有機會。

但如果金酒及早做準備,有其他洋將可以頂替呢?

如果金酒早有備案,需要這樣委曲求全嗎?

如果說,不找洋將是金酒自己的選擇,那麼選擇和達欣達成默契,不也是他們的選擇嗎?

有一句俗語是這麼說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我一點也不覺得金酒可惡,我很尊敬羅天金教練,我只是單純的覺得,金酒沒這麼委屈。

四、我認為不論是達欣或者金酒,只要沒有違反聯盟的規定,那麼兩隊之間的默契,就只是一種商業行為。

既然他們倆你情我願,討論達欣、金酒委屈卑鄙之類云云何必?別人吃麵,我們不用喊燙。

我說的是,既然他們你情我願的話。

您真正該寫信來跟我討論的,是聯盟的規章是否完善。該義憤填膺的,是為什麼會有這些漏洞可以鑽。
 
把格局放大,相信我們可以看到更多的點,希望下一次我們可以把時間花在討論更多正面議題上。

以上一點意見 僅供參考 祝您順心

以上就是我針對上一篇文章網友們來信的說明,之後再有網友來信,也就是這樣直接複製貼上了。

老實說,我真的覺得這次這事件,沒什麼大不了的。對達欣而言,他們真正的麻煩,也並非場外這些繁瑣的事。

而是總教練許智超的統馭能力。

從上一季許智超在金酒「一開始」沒有重用劉錚,強調不會給任何球員特殊待遇,到他後來更換洋將的要求與頻率,我當時就有發現,許智超似乎一直沒有定調出自己執教的風格。

簡單來說,我看不出來許智超想要建立的球風是什麼,我也不確定,他自己是否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就以達欣開除洋將泰勒這件事為例,我們從外界觀察到的情況是,教練團認為泰勒出手選擇不佳,因此將他開除。數據上顯示,泰勒三分球投19中3,似乎真有其道理。

但針對這一點,我也始終認為,裡頭有部分責任,在於教練團必須對球員做出明確的指令,我要你在什麼情況下,配合戰術與隊友出手,而不是只是將矛頭指向洋將。

畢竟泰勒是個有球技的洋將,他並不是單純靠體能打球的洋將,我也認為,他是聽得懂教練指示的球員,只是要如何將他的球技整合到團隊之中,教練責無旁貸。

身披達欣戰袍時,泰勒作為一個三號球風的洋將,他兩場球賽總共抓了34個籃板,論苦工,我認為他很稱職。論防守,我也實在不認為聯盟目前有幾個人在低位時,可以守得住艾倫和戴維斯。況且,泰勒在低位吃虧,卻可以把這些洋將吸引到外頭,不管攻防兩端,達欣都沒能充分發揮這一點,著實可惜。

當然,泰勒或許真的不適合達欣的隊形和球風,只不過回過頭來看,當初決定找泰勒的時候,所謂達欣的隊形和泰勒打球的球風,不是早就已經確定了嗎?那麼現在反倒怪泰勒出手太多,不是有些矛盾嗎?那一開始就該找個不愛投籃的洋將了,不是嗎? 
 
作為當年CBA的成員,許智超應該不會忘記,當年另一個泰勒來到CBA的時候,一開始也是被嫌的一無是處。他也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找到自己在台灣打球的節奏,進而成為聯盟的得分王。

現在這個泰勒沒能在達欣證明自己的身手,也不算損失,我相信,接下來他在金酒會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然而事實上,太晚決定洋將人選、太早把泰勒放走,只不過是達欣這一季諸多問題中的冰山一角罷了。

看看達欣這一季的球賽內容,我們可以發現,達欣防守的時候,對於不同的對手沒有明顯的策略性、沒有針對性。進攻的時候,只有田壘一個穩定的零星火力,其他球員上了場,彷彿除了例行性的輪替,沒有功能性的發揮。而教練團似乎也一直在找尋一種穩定的勝利方程式,卻始終不知如何是好。

回顧達欣過去幾季開季的情況,其實這樣邊走邊調整的經驗,也不是沒有經歷過。只是今年SBL戰績的領先集團,璞園、台啤以及台銀,他們經過一整個暑假的整軍經武,目前狀況非常的好,接下來要迎頭趕上,恐怕還得期待他們自己發生失誤。

至於有著穩定傳統戰力的裕隆、亟欲證明實力的台灣大,以及維持自己一貫攪和球風的金酒,現在同時都和達欣位居戰力B段班,達欣接下來要想脫穎而出,得靠許智超得多多費神了。

當然,我不是教練,教練的壓力和執教哲學,我也不太懂,給建議,並不是我所擅長的,我只是講出我所看到的情況,正如我季初聽到達欣球團準備找許智超時,我對他們提出的可能與看法一樣。

現在看來是一一成真了。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這些問題在季初都提早發生了,接下來球季還很長,做為一個具有爭冠實力的球隊,達欣的天分總是擺在那不變的,唯一要做出大刀闊斧改變的,恐怕還是許智超的執教思維。

如果他再繼續以不變應萬變,那麼接下來,或許是達欣高層要被迫做出應變的措施了。
 
 
There're always some things money can't buy.

哪些東西用錢買不到?最近如果問達欣,達欣可能會說,一些流失的死忠球迷。

如果問金酒,將來這答案,可能會是離隊證明書。

會有這些個聯想,原因當然是出自於上禮拜金酒洋將金恩的轉隊風波,這件事,稍微有在關心SBL的球迷應該都略有耳聞,細節部分我就不贅述了。

媒體大致上的報導方向都是:

泰勒轉隊改名叫做金恩。

達欣趁火打劫拿到了一勝。

金酒很委屈的吞下了一敗。

差不多的說法都是這類的,形容詞我用的是有點誇張,但有誤差亦不遠矣。總之問題的矛頭大多是指向達欣這一頭。

其實對達欣而言,原本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多付泰勒一個禮拜的薪水,甚至以日薪計算,一天五百美金,將他先留在隊上。

藉觀察之名,行拖延之實。說是為了刺激另一名洋將也好,是緩兵之計也罷,總之這類的作法,檯面上其他球隊也不是沒做過。

對泰勒而言,這五百不拿白不拿,反正加入金酒也不差這一個禮拜。如果當初達欣提出這要求,我想泰勒他應該是會同意的。唯一著急的,只有季前為了想省錢因此始終找不到洋將的金酒罷了。

講白了,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都是小事。

只不過搞到最後,新聞幕後的情況成了:達欣不想多付錢,又不想白白讓金酒佔了便宜,於是機關算盡只搞了半套,搞半套的結果,自然就得面臨現在裡外不是人的窘境

聽說有不少達欣球迷因此受到了影響,紛紛寫信到球隊提出抗議,要求達欣給個說法。

球迷要個說法,這很合理,但我始終不懂,這件事,達欣真的錯的如此罪不可赦,需要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這支球隊嗎?

依照聯盟規定,球員如果想要轉隊,必須要取得離隊證明,才能夠至其他球隊打球。

但是球隊有義務一定要發給球員離隊證明嗎?

沒有。

有規定要在時間內發給球員離隊證明嗎?

也沒有。

那麼達欣錯在哪裡?說真的,達欣的高層如果真的狠一點,離隊證明書不發都是可以考慮的。任何對於球隊有利的事情,只要沒有違反聯盟規章,球隊都應該盡力去努力。

如果我是達欣的球迷,在聽聞過其他球隊更多違反聯盟規章的事情之後,或許我不會如此的義憤填膺。起碼我們球隊是按照規定辦事。 
 
至於這次看似全然置身於事外的金酒,說實在的也不用太高興,這一回金酒在媒體版面上將了達欣一軍,哀兵策略確實是奏效了。

但既然名為是默契,搞到最後卻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不管達欣心裡頭怎麼想,最後他們總是在制度之外,給了金酒方便不是?

SBL終究是個人治的聯盟,這件事,我看最後不是那麼這麼輕易就會落幕了。大家不妨繼續看下去吧。將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事情,是花再多錢也解決不了的了。

當然,SBL的制度確實是有它需要改革之處,既然某些媒體同業也開始有共識了,那總是好事。從今爾後,大家一起用同一套標準,來關心SBL的未來吧!
 
 
 
兩個禮拜前,我受朋友之託,參加了某球鞋廠商的體驗會,凡參加者都會獲得一件在我看來挺厲害的衣服。這件衣服有多厲害呢?請容我先賣個關子,在這先跟大家分享以下這張照片。
 
 
這是體驗會當天工作人員在現場實驗的一雙鞋子。他們將水倒在鞋子上,罐子都倒乾了,鞋子裡頭卻是乾爽得沒有滲進一滴水。據說裡頭有我不太懂但聽說很屌的特殊材質,所以才能將水完全阻絕在鞋子的表面。


再看看以下這張照片。


只要穿著這雙鞋子,無論你怎麼移動,鞋子裡頭也不會進水,看這特殊材質有多厲害就好(但這不代表你下雨天在路上後空翻不會滑倒,太危險的動作還是不要做比較好)。

這讓我想起了今年五月初去日本採訪時,在福岡巨蛋旁的運動用品店看到的一樣產品。


就是這種噴霧,但牌子我不確定(是說看到西班牙噴霧總會讓我想到西班牙金蒼蠅),反正就是這種類型的產品,它強調噴在鞋子上之後,會在鞋面產生一層防水的奈米膜,從此你不用擔心鞋子踩到水時會滲進去的問題!

當時一看到這玩意兒,我就已經準備掏腰包買下它了!因為我有好幾雙鞋子就是因為下雨天時穿著運動,結果滲入了地面的髒水導致鞋子變臭,最後只好將鞋子丟掉的經驗(當然這跟結合腳臭也有關係)。

所以對我來說,這種劃時代的產品,怎麼能夠不買呢?

沒想到正當我準備掏錢付帳時,店員卻提醒了我,噴霧劑容量過大,或許會有無法帶上飛機的可能性。
 
於是我只好悻悻然又將它擺回了架上。後來回來台灣之後,每次下雨天騎摩托車鞋子進水很幹的時候,我總會想起當時在日本與鞋面防水劑短暫邂逅的回憶。

想不到現在有了這雙鞋子,連噴霧也用不著了!而且類似材質,廠商也應用在衣服上,再加上反光布條,這樣就算晚上出門運動時遇到小雨,也不用擔心被車子撞淋濕感冒鞋子進水腳又變臭了(是有沒有這麼倒楣)!


至於活動當天,大家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我先前說的很厲害的衣服。它的厲害之處在於可以幫助我們運動時保暖,同時兼具乾爽透氣的功能。我記得,當時我還一邊穿著這件衣服,一邊在強力電風扇前騎腳踏車,是不是以下這個表情我不知道。


但我很清楚的感覺到,穿著這件衣服,除了非常保暖之外,身上有衣服遮蔽的部位,我絲毫感覺不到一點點的強風!

當時我還問了現場的工作人員,這樣外面可以防風又能保暖的衣服,萬一流汗,會不會很不透氣(這是我始終不喜歡穿防風外套的原因)?他們給我的回答是,衣服內部具有吸汗的特殊材質。可惜活動當天我趕著離開,還來不及流汗就先離開了,所以無法親身體驗。如果真是如此,那這衣服就真的太屌了!

尤其如果你是喜歡在寒風刺骨的天氣中騎單車或者是再冷也想在戶外運動的人的話,那麼這件衣服真的值得入手!
 
最後還有一則活動訊息,要麻煩大家幫忙一下。

12月22日,我跟幾個視障朋友打算在福隆車站附近的草嶺古道,舉辦一個與盲人一同騎協力車的活動。

相關訊息如下:

時間:12月22日
集合地點:台北火車站
集合時間:1300
騎車路線:福隆草嶺古道
結束時間:約1700前
活動聯絡人:簡維宏 mo.ahhong@gmail.com
全程自費
 

根據以往我們辦活動的經驗,視障朋友只要有人願意帶他們出去玩,他們都是很樂意參加的,所以目前我們得先統計,可以擔任前座騎車壯丁的人有幾位,才能計算能夠接受多少盲人朋友的報名。

如果有女生願意參加,我們也是很歡迎滴,到時候是分配到支援組,這工作也很重要,不過基本條件還是要會騎自行車才行。

所以,如果您有興趣也有時間,請你在11月30號之前,e-mail您的資料寄到mo.ahhong@gmail.com,我會跟你聯絡。
 
當天如果沒空的朋友,也幫忙轉貼訊息吧,因為我實在很不會用FB跟PTT,所以這舉手之勞就麻煩大家了!

講到這,有個題外話我想跟大家分享,話說前幾天我跟姚元浩的經紀人提起了騎自行車這件事,她很阿殺力的捐了十套前後對講機的錢,要提供給當天騎車的志工跟盲人朋友使用。

在此感謝她跟姚元浩的大力支持。

為了感謝姚元浩一方大力支持,當天我會在適當時機點透露「姚王隋事件秘辛始末!」到時候看大家是想知道人妻牌美工刀在哪買?還是演藝圈誰的八卦,反正為了公益,都豁出去了啦!

歡迎大家踴躍報名!


前天到青島東路看了台銀跟台灣大的練習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心中有些感想,想到的卻都是往事;眼前幾個年輕球員打得生龍活虎,我抓破了頭卻始終叫不出名字。

新的記不住,舊的扣扣貢,難道這就是初老症嗎?唉。

和台銀放對,場上台灣大擺上的是林志隆、魏維、林耀宗、鄧安誠以及陳孝榮這五人。不過下一季,台灣大先發的陣容卻可能是吳岱豪、陳靖寰、鄭人維、吳永仁,洋將則是上一季效力於達欣的菲力斯。

板凳下台灣大還有柳昇耀,包括沒到場的張雨霖、張容軒,如果再加上媒體報導日前還在和台灣大洽談的陳世念,台灣大下一季幾乎可以擺出三套截然不同的先發陣容。

這個豪華的球員名單,讓我想到了過去的宏國。

當時他們幾乎把所有精英集結在一塊,敵之弱,就是己之強的做法,從球隊的角度來看,當然再正確不過,至於從球員、球迷的角度來看,這樣到底好不好,對不對,就得看球隊高層如何經營,如何讓他們接受了。

據說下禮拜五之前,台灣大還有一個重量級的補強,補強目標不只侷限於台灣,後續有什麼發展,大家可以等著看。

看起來,台灣大目前最弱的一環,只剩下坐在場邊,氣定神閒的教練團。

台灣大教練團,現階段只有陳暉跟賈凡撐著,人數少得可憐。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台灣大可以花大筆錢補強球員,卻不願意在教練團上多添一兩個可用的幕僚。

其實在現代籃球中,教練團的分工是相當細的。有人得負責練習時的訓練,有人得在比賽時協助總教練觀察對手。看看璞園甚至還有一個麥班達在場邊錄影、分析戰術,再看看台灣大這個相較於球員陣容,戰力相對薄弱的教練團,未來賈凡在場下的指令要想順利傳達到場上,恐怕場上還需要一個稱職的指揮官才行。

關於這一點,或許會有人提起陳世念、吳永仁這兩名後衛,但嚴格來說,他們兩人都只能是外線很好的後衛,就算吳永仁曾經拿過助攻王,陳世念曾經完成許多讓人印象深刻的重要一擊,但真要他們兩人擔當起串聯全隊攻勢的GO TO GUY,他們兩人恐怕都限於天賦以及身材條件而無法稱職發揮。

當時坐在場邊,我暗自思索著台灣大這個隱憂,也想到了如果台灣大禮拜天即將報到的洋將,不是菲力斯而是以前CBA幸福豹隊可以打一二三四五號的前鋒怪俠米克,對於台灣大而言,整合全隊的效果會不會更好呢?而如果這個人是宏國的電波或者宏福的羅德斯,結果又會如何呢?

回憶往事想得出神,場中突然傳出一聲巨響,把我拉回了現實,仔細一看,原來是台灣大的華裔球員卡洛斯跌倒了。

也不知道是誰撞到了他,還是他自己跑一跑跌倒來著,反正我回頭的時候,已經看到他一聲嬌喘倒在台銀球員的懷裡(這已經是我看到他第N次倒地了,加優啊,卡洛斯!) 。

看來卡洛斯今年球季的首要課題,還是先把體能提升到堪用的階段,再來想上場的問題吧。

相較之下,前陣子加州有一位被譽為是下一個林書豪的球員,叫做T.J. Burke,他的身手就比較像即戰力了。

T.J. Burke今年十八歲,身高205公分,台灣出生,目前就讀加州的大學在美國就讀高中的攻守數據我懶得找,反正數據本來就是僅供參考,大家想知道自己谷歌一下也不難找。這裡就提供一個他打球的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HfGIA-pjNnM

看完了YouTube的畫面,你有什麼感想呢?嗯...說他是下一個林書豪,真的是有點勉強,有人形容他比較像中年後的田壘,嗯...這樣講好像比較貼切一點。但目前看影片評語都只能是嘴砲,一切還是眼見為憑。

據說這位T.J. Burke,將來志在NBA,要期待他棄學或者大學畢業後回來打SBL的機率恐怕不會太高。但是國家隊應該是可以談的,籃協相關單位應該要有人去喬一喬才是。

至於之前有人提過的前NBA球員Joe Alexander,後來經查証之後才知道,雖然他是在台灣出生,但生父母都不是台灣人,所以國籍上,他還是美國人。這使得他的身價在台灣大陸兩地身價瞬間爆跌了不少。不過我也聽說,只要出得起年薪五十萬美金,你叫他當哪一國人都可以,不知道真的假的?

根據毛加恩的說法,美國會打球的華人還真的不少,如果台灣籃球圈將來有更成熟的環境,要吸引更多有球技、有潛力的華裔球員回到台灣,並非難事。

真的是這樣嗎?我對這方面的資訊還真是不懂,你對華裔球員或者歸化球員有任何看法,或者你朋友在美國就是個潛力球員?麻煩你指教一二,大家交流交流點意見,pippenza@yahoo.com.tw!

講到這,我又想起CBA時期中興電工一位華裔球員喬加登。

當時這位身高205的大長人,號稱自己不知道是擁有八分之一還是幾分之幾的華裔血統,就準備加盟中興電工。

憑藉的証明文件,則是一張他和一位女士,據說是她阿媽的合照。

妙吧?

想當年,王前理事長強渡關山喬先生(是姓喬嗎?)這檔事,還引起了不小的討論,如今回頭來看這些往事,也是真的很有趣。

不知道十年之後,再回頭來看現在的SBL,還有沒有這類的趣事可以回味呢?
 
 
前情提要:網友說我不轉業,我道歉。還有林德福曾經被人稱做是門外漢,但是他搞定了很多對的事。另外SBL還有一個門外漢,那個人叫做閻家驊..

關於閻家驊,熟悉SBL的人肯定不陌生。重點我就提兩個:一是他接總教練的時候,台啤準備解散。二是他曾經帶領台啤在06-07、07-08、10-11球季,分別拿下該年度的SBL總冠軍,是SBL拿過最多總冠軍的總教練。

從零到一百,從B級球隊到總冠軍,閻家驊的執教功力幾乎已是化腐朽為神奇,但他還是經常被許多專業人士質疑「他不是球員出身,哪懂得帶球隊?」

每次聽到這些說法,我總會想,那麼你們專業教練,為何會輸給一個不會打球的門外漢?

當然,我很卒拉,通常不會如此直白的提出問題,因為這些受訪者很不愛聽真話。許多人或許不曉得,這些不太聽真話的專業人士,往往習慣根據每個人過去的背景,來決定他們在某些場合說話的可信度。

換言之,球員跟非球員講話份量、可信度有差。就算你是球員出身,他們私底下也會比誰有沒有當過國手,當過的國手次數,大牌、小牌。

也就是說,籃球博士講的一定比籃球碩士靠譜;籃球碩士站出來,籃球學士只能靠邊站;籃球高中生...

就算這世界上,好球員並不一定是好教練的例子比比皆是,甚至他們自己都明白這道理,但走出了球場,道理依舊知易行難。這些教練之間,總有著如此微妙的競爭關係。

在這樣的潛規則之下,過去學生時期只坐過幾年板凳的我,哪有資格提出疑問?

然而非球員出身的閻家驊,身處在這樣的環境,卻靠著他手上三枚冠軍戒指,逐漸改變了他在SBL的分量。

多年來,儘管他始終和年度最佳教練擦身而過(這是跟記者投票有關),即便多年來與中華隊總教練總是無緣(這是跟什麼技術委員之類的投票有關,下次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請教一下陳日興大前輩)。但閻家驊在SBL縱橫多年,在某些關鍵時刻,閻家驊SBL委員會的地位,其實早已不再是當年被人拿放大鏡檢視的門外漢,而是搖身一變,變成了具有講話極具份量的意見領袖。

在許多重要的時間點,如果沒有他的臨門一腳,SBL不會有後來的改革。

要說閻家驊是繼林德福之後,在SBL另一號人物,這句話,應該不過份吧。

只可惜,隨著許多爭議發生,閻家驊的努力卻經常被人忽略。

從最早的飛踢事件,到最近一兩年,外界傳言他插手金酒經營又身兼台啤總教練、到上一季他強渡關山,聘用身高可能超高的洋將崔姆,這些種種負面事件的發生,總會讓人找到把柄,找到理由用放大鏡檢視、反對閻家驊的一言一行。

多年努力之下才爬升到的地位,因為一些不大不小的爭議毀之一夕,旁人如我看來可惜,不知道閻哥自己認為如何呢?

前陣子又聽聞劉錚續留金酒一事,似乎或許可能還有轉機。在此建議閻哥不妨再深思熟慮,或許還有其他更漂亮、更好的處理方式也說不定?

作為劉錚的經紀人,閻哥把劉錚提前一年延攬到台啤,這個決定,對台啤,對劉錚本人,那是再好不過了。但作為SBL的意見領袖,罔顧選秀規則,把劉錚帶離金酒,不管理由多麼充足,都只能騙得了自己,過得了眼前這一關,卻堵不了眾人悠悠之口。

我想說的是,人們不會因為你的一記飛踢而把你過去的功勞一筆抹去,但是做為一號有分量的人物,現在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將影響後人對你的評價。

SBL第一個十年後的今天,我們用了某些話,某一段歷史來評論當年的林德福。將來某一天,人們同樣也會用相同的模式,來評論當年的台啤總教練閻家驊。

還有SBL的閻家驊。

相信我,到時候人們肯定不是用外行人的標準來說故事了。
前幾天接到網友Pi寫信指教,內容大概是指我不是跑籃球線的記者,知道什麼真相?為什麼要污衊台啤?為什麼要寫文章阻止劉錚爭取更好的待遇之類的。

我想,這位不知道是先生還是小姐的Pi指的,應該我在台啤金酒的兄弟之情這篇文章裡的論述。

針對您的批評,我得說,打從劉錚讀大學開始,我就已經開始關注他的球技。他就讀明道的時候,我也正在明道工作。作為劉錚的師長、他的球迷,我不太可能意圖阻止劉錚獲取更高利益。

我不過是從制度面的角度,和大家分享一些意見罷了。

至於非籃球專業記者這件事,我不否認,Pi先生or小姐您講的沒錯。下筆之前,我也曾想過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不過後來我想,說真話跟專業兩者之間應該沒這麼正相關,況且我寫文章不求錢財,沒拿人手短,心中沒鬼,自然不需要避諱。

於是我過了自己這一關,寫了些真話,事到如今被您批評不轉業,這當然是我自討的。

Pi先生or小姐,我會虛心檢討的。

拉回主題,今天要來說說,除了我之外,SBL另外兩個門外漢,一位是前體委會主委林德福,一位是台啤總教練閻家驊。

首先,這裡所謂的「門外漢」,不是我說了算,我不是個咖,說了也不算數,也沒人會屌我,所以我引用的,是過去體育界許多擁有體育專業背景的體育專業人士對他們的評價。

先來談談林德福這頭一個門外漢。

2002年1月31日到2004年5月19日,時任體委會主委。過去林德福和體育界毫無淵源,體委會之前,他只在宜蘭縣政府擔任過文化局局長。

正因為和體育界不熟,林德福當年初上任之際,體育界不少體育專業人士,對於這位體育界最高行政長官,講難聽點,那叫「看他沒有」。

但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非體育出身的林德福,身上沒有任何包袱,於是林德福在他任內完成了兩樣最重要的政績:兩大職棒聯盟的合併以及促成超級籃球聯賽開打。

前幾天在電話中,林德福前主委談到當年這兩樣重點政績,他的態度很謙虛。他表示,當時大家都知道職棒應該合併,認為籃球必須要有更好、強度更高的賽事,所以身為體委會主委,他所做的,其實就是提供資源,促成這些好事。

這些話,林德福在電話中只花了十來分鐘不到就說完了,但實際上,要想化解體育界向來山頭林立的恩恩怨怨談何容易?更何況他還是人人口中的「外行人」、「門外漢」?

然而靠著行政資源的優勢,棒子、蘿蔔並行,公共行政出身,沒有專業體育背景的林德福硬是完成了這不可能的任務!

一轉眼,SBL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也即將邁入第十季了。

現在回頭來看林德福當年的堅持,再對照當時許多專業人士一面倒看衰小的態度,認為台灣籃球國內賽事只需要總統杯及社甲聯賽的迂腐想法,如果你是喜歡籃球,喜歡SBL,甚至是喜歡中華籃球隊的球迷,你會不會覺得,還好,還好當年有林德福呢?

看看棒球那頭,當年有個洪騰勝,一手催生中華職棒聯盟,後來被人稱為是職棒之父。

將來SBL如果有幸可以再有個十年,我想,林德福就算不是個什麼之父,起碼也是個咖了吧?

林德福之於SBL,當居首功。

其他關於林德福的訪談內容,包括他對奧運的看法,體委會該承擔哪些責任,對照如今政府的作為,內容有其獨到之處,希望近日內我能找到時間寫下來。

至於SBL另一個門外漢閻家驊,請見下集分曉。

好幾年了,瓊斯盃有好幾年沒有今年的盛況了,這回包括球賽內容、場館,真的值得你花錢進場一看。就算坐在電視機前看球,也別有一番趣味。以下有幾個看球焦點,和大家討論、分享一下。

1、旅外球員歸隊

張宗憲、李學林、林志傑和曾文鼎,這幾位旅外主力分別從美國、中國取經回來,觀察他們個人球技進步了多少?對團隊有多少幫助?這是中華隊球賽的一大賣點。

建議球迷朋友來看看這幾個旅外球員,現場張力、新鮮感,真的和看電視轉播截然不同。

張宗憲經過NBA夏季聯盟洗禮,球技提升到另一個檔次,就算他在NBA只能苦坐板凳,但是應付亞洲級的比賽已經綽綽有餘。

如果你在現場,建議你特別觀察張宗憲進攻時投、切、傳時機的拿捏,這和他過去猶如猛張飛的球風截然不同。他和林志傑時而組合,時而輪流掌握中華隊進攻節奏,也讓人看到中華隊未來的希望。

至於李學林則是我相當期待的球員,頂著中國CBA職籃MVP的頭銜回台,光是身體厚度、體型,在重量訓練上下了一番功夫的李學林,明顯大了一號。原本我很想看看,過去甚早成名的李學林,加入CBA之後還能進步多少,可惜他首戰對日本打沒多久就因傷退場。

據說對光華的時候,李學林打算上場。這會是當天吸引我進場看球的重要因素之一。

2、後黃金世代崛起

以出生年份區分,後黃金世代的年輕球員,大約是八零年前後出生的球員。

這群年輕球員中,劉元凱206公分,身高極具未來性,劉錚、周儀翔、林耀宗身體素質及籃球智商,不亞於黃金世代的林志傑、陳信安。中華隊是否能重返亞洲三強,就看這群年輕球員未來能成長的程度。

SBL上一季新人王劉錚在中華隊上場時間不多,但是菜鳥霹靂膽,膽識、拼勁不輸老大哥。只要一上場,攻防兩端不時會看到他神出鬼沒的身影。未來再過一兩年磨練,劉錚的接班架式會更加明顯。

周儀翔、林耀宗,天賦、身體素質過人,儘管他們兩人位置現階段不盡相同,但觀察這兩人打球,樂趣可以著眼於他們之間的較量和未來的成長。

高中時期林耀宗在南山,有團隊支持略勝一籌,周儀翔赴美之後,目前整體球技的進步幅度,比林耀宗明顯許多。將來他們兩人球技還有很多成長空間,從現在開始放長線觀察會很有意思。

3、板凳深度提升

呂政儒、毛加恩以及林宜輝,這三人是過去中華隊少見穩定的替補戰力。

以呂政儒為例,中華隊過去十年在國際賽純射手發揮空間較少,主因是關鍵時刻偶有當機,或者教練團不敢重用的情況。

然而呂政儒這回取得教練團信任,每次上場都能在關鍵時刻把握機會,給予對手致命一擊,看得出來他在自我定位上做足了調適。

另外,毛加恩打球極具智慧,林宜輝球技進入成熟期,作為鋒線球員,他們在攻防角色上扮演的相當稱職。

就算外線可能一時手風不順、臨場狀況不佳,但是他們兩人懂得適時調整,適時在防守端為球隊建功,是這回瓊斯盃中華隊重要的替補戰力。

現場看球除了湊熱鬧,也可以看門道。看替補球員在短時間即時發揮微波爐的角色,那是一種有別於看雙方先發球員對陣的樂趣。

4、許晉哲

作為SBL冠軍隊教練,許晉哲今年瓊斯盃調兵遣將、臨場調度有其獨到之處。從進攻的叮嚀,防守重點要求,乃至於現場調度,充分發揮中華隊九到十人的輪替,我認為許晉哲帶兵的思維,已經逐漸擺脫過去的格局。

從瓊斯盃表現看今年的SBL最佳教練獎,許晉哲實至名歸

如果不方便去球場,坐在電視機,暫停時聽聽許晉哲交代球員哪些重點,再觀察後面球賽如何變化,是為一種樂趣。

5、電視轉播

瓊斯盃轉播單位緯來電視台,這回轉播賽事,現場出動了HD畫質的攝影機,轉播品質令人驚喜。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光華對韓國以及中華隊對黎巴嫩的比賽。這兩場比賽,我在現場和家裡都各看了一次,透過緯來的轉播,感觸、心得,讓我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有朋友問我,裘爺怎麼經常評論到哪位球員,那位球員馬上會有相反的表現,對於裘爺不知來自何方的神祕力量,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但,這不就是籃球比賽瞬息萬變的迷人之處嗎?

看比賽跟工作一樣,盡量多找點樂趣,少找點碴,享受其中,輕鬆點會很自在。

ps1.如何前往天母體育館?

比賽前三天,除了第一天比賽,我是開車前往之外,另外兩天都是坐捷運到芝山站,再換新光三越的接駁車到球場。每二十分鐘就有一班,擔心找不到車位的人,可以考慮這個方式,相當方便。

ps2.看球視野的問題

現場看球,我習慣坐二樓,看得比較清楚,一開始也遇到了許多球迷反應欄杆擋到視野的情況,不過這問題顯然無法立刻改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早點到球場,後面幾排的位子先搶先贏。

恭喜宋宇軒!賀喜宋宇軒!如果沒有意外發生,SBL下一季新人王,非你莫屬!

你將循著前學長劉錚的模式,在金酒這支球隊接受教練團的指導成長茁壯。

你將擁有無限開火權,學長們會跟你一起在開放式進攻裡萬箭齊發。

你將可以肆無忌憚的抄球,漏了也沒關係,後方防守佈陣不需要你來擔心,說不定你還有機會拿下新一季的抄截王。

看著宋宇軒在瓊斯杯對韓國隊時全場飛奔,金酒高層對於球隊能在選秀會上撿到宋宇軒,應該覺得很慶幸。

雖然聽說台啤當時最想選的,喔,抱歉,是「金酒」,「金酒」當時最想選的是周伯勳,但選進宋宇軒,之後再加上一個洋將,先發擺出來有裡有外,戰力其實更有威脅性。

金酒選秀會上看似不得已走上自己的路,選進宋宇軒,結果卻更加驚喜!

至於台銀,則是保守了點,他們拿著狀元籤,在天分和身高之間做了取捨,最後選擇周伯勳這個長人而放棄身體素質更好的林耀宗,韋陳明這個決定,可以理解。

畢竟身高教不來,許致強也確實需要一個替補。只不過拿一個狀元籤選一個替補,到底划不划算,那就見仁見智了。

周伯勳儘管運動能力過人,但比外線、比基本動作,他不如許致強。比防守、比厚度,台銀還有一個陳禹志。再加上前面還有一個洋將,作為一個新人,周伯勳即便頭頂狀元光環,要想上場還得很拼才行。

未來周伯勳的課題一是籃板,二是防守,要想兼顧這兩者,周伯勳今年夏天還必須在重量訓練上多下點功夫。

至於第二順位的林耀宗,他在對上韓國隊的比賽中,幾次外線跳投,展現了極佳的穩定度。他的身體素質和運動力,甚至已經超過許多現役的SBL球員。

然而選秀會過後,我卻屢次聽到某些人特地討論台灣大這個選擇,我不太懂台灣大被批評的點在哪。選擇林耀宗,到底有什麼不對?

論體型、論條件,我認為他就是今年選秀會上未來性最好的球員。

不管他過去在璞青時跟璞園簽了幾年合約,將來是不是要回歸璞園,不管你旗下二三號是不是好手一堆,眼前第二順位不選當下最好的球員,那要選誰?

如果瞻前顧後錯過了林耀宗,排在後頭的裕隆、達欣還是會選他。結果戰力敵長我消,而且原因還是出在自己身上,豈不是更嘔?

對台灣大而言,最好的選擇,就是用第二順位挑林耀宗。批評選擇林耀宗是錯誤的人,我個人認為,那是拿外行話在騙外行人的伎倆罷了。當然,在台灣大發揮空間相對較少,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在新人王競爭上,林耀宗這一點是比較居於劣勢的。

至於第二輪的林宗奇,裘爺日前特地在yahoo花了點篇幅寫林宗奇,內容大意是台灣大用第二輪五萬元簽下他,是高於市場行情。

那,用一二萬月薪簽約不就行了嗎?如果林宗奇不願意接受,那他可以選擇變成自由球員,選擇聽說要給他三萬的金酒或者台啤。

這一點,其實很符合裘爺您強調的市場機制。

簽下林宗奇,其實就是按照選秀規定辦法走。對台灣大而言,算一算,每個月花個一兩萬,培訓一個年輕新秀,划算的很。

當初成立璞青的璞園,同樣也付了大筆鈔票出去,結果這兩年選秀會,超過三分之一都是璞園當初花錢培養的人。

然而當初璞青成立前後,我還在明道工作,那時候賈凡第一個找上的SBL球隊,其實是台啤,接著是台灣大,最後才是璞園。

結果台啤總教練閻家驊不要,台灣大在Kenny的主導之下,給的錢比較多,但卻只想要林耀宗跟周伯勳,其他人甚至包括劉錚,台灣大都看不上。於是賈凡最後才找上了願意給六個培育名額的璞園。

事隔兩年,當初被看扁的劉錚現在進入中華隊了,其他人也陸續進入SBL。

想想如果當初沒有璞園的營養金,那些家裡環境問題不小的年輕球員,後來是否還能安心打球,或者已經為了討生活而放棄籃球甚至誤入歧途了呢?

璞園花錢綁球員,制度上自然有其可議之處,但璞園當初培養年輕新秀的功勞,現在回頭來看,卻是不可抹滅的。

我認為台灣大現在花在林宗奇身上的營養金,做的正是同樣的事。

當然,一個新人到底該拿多少薪水,那是可以討論的。

以目前SBL經營現況來看,我認為,應該先以制度加以規範,等待時機和市場成熟之後,再交由市場和球隊決定,這才是最合適的方式。

一個好的制度與規定,應該要能協助真心想經營的球團正常發展,而且,還要讓球員無後顧之憂,不是帶來麻煩,製造困擾,甚至一眛的想佔球員便宜,降低球員薪資。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這個道理適用於球員,也適用於球團。

扯遠了..

嗯..恭喜宋宇軒加入金酒。
更多發表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