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歸去來辭(132)—變動

    JVG離開火箭開始說起

Jeff Van Gundy確定離開火箭的時候,很多人應該也在鼓掌叫好吧。

 

是的,我曾經說過,JVG不論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把球隊的比賽「打得很難看」。但是他會贏,就像今年一樣,在第一中鋒打不到50場的情況下,讓火箭隊居然還在季後賽首輪擁有主場優勢。多這麼一場主場就是多好幾百萬美元,我覺得火箭隊老闆認為火箭球風難看影響收入,這話似乎站不住腳。打的比他們更難看的還大有人在,何況今年火箭隊的球是自1996年以來,我認為最有內容跟觀賞價格的一季。

 

JVG不是因為戰績而走的,而是跟上頭的理念不合。不管他們怎麼說,怎麼搞,反正都已經是羅生門。上次他在尼克隊要離開的時候,尼克那幫老皮條還額手稱慶,結果一年比一年爛。火箭隊會這樣嗎?讓我告訴你,我的看法。

 

JVG離開,Rick Adelman接任。相信我,Adelman從來不是個冠軍教練,他一輩子沒打敗過Phil Jackson,更沒有打敗過Pat Riley,而今生今世我看也別想了。他不像Flip Saunders那麼被我看衰,但也差不多。國王當年那種陣容,板凳齊到不行,結果還是輸。他跟JVG一樣,都可以把球隊帶到一個高度,但是就拿不了總冠軍。

 

●但是,Adelman是不是好教練?我肯定是的。以他過去的紀錄來看,給他充份的人手,至少一個完整的先發,他是可以把球隊帶到5060勝的高度。現在火箭隊人手齊了嗎?在我看來還沒,還差一個更理想的大前鋒,替補則可以慢慢物色。過去Adelman的成功,不論在拓荒者或是在國王,一個完整的先發陣容是他所需要的。而在大前鋒的位置,在拓荒者的Buck Williams以及國王的Chris Webber,都是最好、最成熟的時期。因此,他的成功與否,我認為大前鋒能不能找到一個理想人選,會是最大的關鍵。

 

Adelman會把普林斯頓戰術帶來火箭嗎?會把姚明改造成Vlade Divac或是Brad Miller嗎?我不懂什麼「普林斯頓戰術」,我只知道,他會讓火箭隊的球員打得比較活。但先決條件是,他必須有個「完整的先發陣容」。至於他會不會讓姚明變成一個會傳球的中鋒?如果說Adelman不能為火箭帶來總冠軍,但姚明光學會這個,就已經會很接近了,只不過姚明跟DivacBrad Miller根本是不同類型的球員。Divac本來就不以得分見長,而綜合技術比較出色;Miller則是靠後天努力完全改變過去的打法,才有今天的成就。而目前的姚明是一個進攻型的中鋒,威力也非常明顯,需要這樣改造嗎?這是有待時間考驗的。

 

●走了JVG,火箭隊的防守強度是否會下降?這可能是Adelman的弱點。現在火箭隊的防守是夠好,除了球員自己的努力與意識外,JVG一直像老媽子一樣在踢球員的屁股,這種督促的耐性才是最大的關鍵。沒有他,姚明可能不會進步這麼快;沒有他,T-Mac可能還是像過去在魔術隊一樣,只能是個將才而永遠學不會當球隊領袖;沒有他,Rafer Alston可能還在各隊遊走,最後可能沒人要;沒有他,Chuck Hayes會有上場時間嗎?這不是在緬懷JVG的功勞與貢獻,而是要把這些疑問,讓Adelman去處理。接下來,Adelman一定會有他自己的人馬進駐休士頓,好不容易打起來的局面,可能又會因此前功盡棄。

 

●我必須說,今年火箭沒打進第二輪,怪誰都沒用。誰曉得AK-47前六戰都沒進過三分球,偏偏第七戰最重要的時候進了?誰曉得最後爵士隊幾次三分長射,姚明一個籃板都沒抓到?當你看到爵士打勇士的樣子時,你認為火箭就算上去了,是不是一定會打得贏勇士,還是幫助人家締造「老八傳奇」?球運,我只能說這樣。

 

JVG走了,我想起五年前第一次在費城明星賽時曾經碰到他。他走路走很快,講話也很快,就真的像在紐約上班的白領階級一樣。後來聽說他幫女兒在休士頓的高中註冊了,我才曉得他真要去帶火箭隊。現在帶完四年,女兒正好畢業,他也剛好閃人,天下事就是這麼剛好,也許他早就算好了在休士頓的日子就到這裡為止。

 

你需要擔心JVG沒有工作嗎?多的是人搶他咧!

 

    易建聯的「三字經」

星期三,我跟艾迪會去加拿大溫哥華,參訪一個EA Sports的活動,其實就是製作NBA Live 2008的過程。促使我要走這一趟的最重要原因,是EA開出了會去參加球員的名單,包括有Greg OdenKevin DurantAl HorfordMike ConleyCorey Brewer一干準備參加今年選秀的球員,但更重要還有一個人,就是易建聯。也就是說,艾迪跟我都可能碰到這些人。

 

易建聯,我還沒有碰過這個球員,不太明白是怎樣的一個人。因此我曾向中國的同行討教,結果得出的答案讓我啼笑皆非:「他嘛,很難問出什麼的一個人。不知道,沒想過,不清楚,還好吧,還可以,差不多,這是他經常的回答,都不超過三個字。人是還可以,但想問出個什麼來,恐怕很難。你別說我無能,我什麼招都用過了,就算你幫他回答讓他講,他還是那些話。」我問了好幾個人,他們一致的共識是「不難問,但問不出什麼」,跟姚明的EQ差太多了。

 

我一聽,這傢伙是怎麼回事?當然,艾迪兄跟我已經同時「出征」很多次,從陳信安去金塊隊參加夏季聯盟訓練、中國賽、休士頓明星賽,還沒碰過什麼難題。因此,明知是個軟釘子,我還是想試試看問點什麼東西出來。不過說實在的,我對Greg OdenKevin Durant的興趣,是遠高於易建聯。如果這位老兄又給我唸「三字經」,就不要太指望我了。

 

他到底幾歲?我會視情況問問他,但估計可能也是「三字經」。猜猜看,他會說「不知道」、「差不多」、還是「沒想過」?

 

如果有機會,我倒希望跟在溫哥華的「圓球市民」見個面,我跟艾迪星期三出發,到溫哥華時間是5239點半。請跟艾迪聯繫,去中國他歸我管,去美加我歸他管。

 

    Dunk

接下來是我自己的事。

 

從六月號Hoop開始,我就不再參與製作與寫稿,而轉任Dunk雜誌的主編,從這個月開始,不過我還是這兩個部門的主管就是。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Dunk多久,也許會做一段時間,也許做不了多久,但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盡力而為就是。感覺上,比當時要弄Hoop時還難做,這就是「革命容易改革難」的感覺。

 

我大體上會「完全」改變Dunk的風格,開本也會擴大,而且很可能會跟大陸的籃球雜誌合作,把大陸的籃球雜誌內容引進。說真的,除了一些個人風格外,大陸的籃球雜誌有很多在水準上,根本跟台灣的不相上下,甚至內容更好、更多。我能保障的是,我自己那種「個人特色」還是會延續下去,這是到我死都不會改變的。不過說真的,最近一年來,我也真的有倦勤的感覺。所謂「倦勤」,其實也就是想換個環境、換點事做。

 

這對我來說,是沒有想到的發展,所以我慶幸把「圓球市長」的棒子交出去是正確的。其實我自己更想做很多事,好好的寫作、研究賭球、看看年輕球員;還有最近迷上「順風婦產科」跟泰國的恐怖片,所以也想寫喜劇劇本跟恐怖小說。人民幣聽說升值很多,多寫點稿賺人民幣也不錯。我說句實話,如果台灣寫NBA的作者,還是停留在「看外電整理資料」,沒有自己獨特的看法與特色,我們不是大陸作者的對手,台灣的籃球作者也沒幾個可以跟大陸的競爭,更不要講在他們的媒體寫稿。他們那些專司翻譯的人,語文程度普遍比台灣好,而且他們人數眾多,集體力量強大。現在有多少人懶得翻譯,直接去看大陸網站的外電翻譯就知道我們台灣人自己是不是長進。

 

六月中,我還是會去參加北京的Nike Camp。看看林志隆,還有很多好朋友在那裡,到時也會帶來許多第一手的消息。

 

Published 22-05-2007 02:08 by 朱彥碩
Filed Unde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7年5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