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歸去來辭(140)—Change,and Challenge

    改變與挑戰

這一次的「歸去來辭」,先要跟各位市民報告一個令人驚訝、但不會意外的消息:我月底將到北京去工作,目前最少是一個球季。

 

由於林志隆已經回到台灣,並在NBA台灣分公司任職,所以我去接替林志隆之前在「新傳」網路的NBA線上直播的工作。換句話說,我將會在「新傳」以主播的身份出現,也會在「新傳」開專欄寫稿。當然,圓球這裡我是不會偏廢,這裡是我的家,也是我必須回到原點的地方,只是我關注的部份會更集中在NBA。另外,中國籃球也將是我新認識的一塊。

 

進入一個新環境,確實會有很多的「不安」,特別是我這種「大砲性格」,到了北京是不是能「全身而退」、「安全回來」,確實很難說。但是我不會去做太大性格上的改變,可能有些事可以做得更圓融一點,話可以說得更婉轉一點。只不過,我得開始去適應更多不同的人了,而且我的工作內容,也要從「球評」變成「主播」,這都是我需要去調整的地方。在今年奧運期間,我第一次在新浪網曾經與北京台的籃球主播配了三場中國隊的比賽,一開始會很不習慣,但到後來也很快可以拿捏到當中的分寸,也感受到其中兩岸籃球轉播媒體的差異。去北京工作,當然有風險,但是我也有非成功不可的決心跟信心。之後我也可能在大陸的電視台裡擔任球評工作,到時候如果大家要在網路上收看,我會告訴大家時間。

 

有個在大陸工作的台商告訴我:台灣人到大陸去工作,只有兩種人會成功;一種是帶很多錢去的,一種是不帶錢去的。前面一種是可以用錢砸出錢,後面一種是沒有什麼退路背水一戰者;帶的不多不少,很快就會花錢花完,然後變成「台流」。我還沒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的涵義,但是台灣人在大陸工作,人雖然不少,但在媒體業裡卻不多,你不置之死地而後生,恐怕也沒什麼選擇。很多人「恭喜我」,因為他們也想去卻苦無門路,而我卻不覺得有什麼好「恭喜」的,因為這反映了台灣運動媒體的現狀,

 

這次去北京工作,會做多久也不知道,肯定的是自由會變少一點,沒辦法像以前到處跑去採訪。但北京本身的籃球活動也很多,像CBA聯賽,台灣的幾位球員在大陸比賽的,我也能夠就近去看看,也算是一種收獲。我還是可以在網路上看到HBL這些我非常喜愛、關心的比賽,因此也不是人在北京就不能知道台灣籃球的動態了,只是在觀點上,會用更廣泛的視野去看。

 

我這一輩子,都在試著去實現我的理想,不做到一定程度絕不鬆手。在我進入這行裡頭,有太多的「對手」因為「生涯規劃」而轉換跑道,但我堅持了下來,並不是他們沒有才能,而是他們不夠勇敢,所以我還在為籃球工作奮鬥,而他們已經消失了。這條路既然是我選的,我就沒有退縮的理由。「生如櫻花之燦爛,死如落葉之靜美」,我已經有這種覺悟了,也只能抱著Allen Iverson的座右銘「Fear no One」、「Only the Strong Survive」奮鬥。如果我能為更多有意願往大陸發展的台灣後進打出一條路,誠所願也。

 

祈禱我不要吃到什麼有毒的東西,或者出言惹禍好了。我媽只告訴我一句話:「要活著回來。」

 

    中國足球的啟示

在奧運期間,只要一講到「中國足球」,那不僅是一項「體育」或是「比賽」,而是一種撲面而來的「民怨」。足球我看是會看,但不是說有多懂,只是我有點想不透為什麼會變成「民怨」。問了之後,答案讓我相當吃驚。

 

●我問道,中國足球為何會如此惹人厭?球員、球隊、裁判,乃至於主管機關中國足協,他們的形象都已經破產。為什麼破產?賭球是一個,球員酒色財氣什麼鳥事都沾也是一個,國際賽戰績不佳也是一個。我問過某個計程車司機,他說他可以容忍踢不贏,但不能容忍球員實力差、還吃喝嫖賭樣樣都來,甚至還有耍流氓砍人的都有。

 

●大約在六年前我開始接觸中國的一些運動媒體後,也開始認識到足球在中國的市場有多大。這個熱潮,到了中國踢進世界杯的時候達到了最高峰。但是現在,足球在中國的急速衰退,已經到了非常誇張的地步。在幾年以前,曾經有個女足球記者,因為當時她往往可以採訪到中國足球隊總教練米盧的「內幕消息」(據說是有些「曖昧關係」),結果某媒體花了80100(可能更高)的「轉會費」(除了薪水之外,另外付給該記者本人的錢),把她從另一家媒體挖過去,就專門搞總教練透露的內幕。不論結果如何都說明一個事實:這是有市場的。沒市場的話,根本不會這麼做。記者被挖走還有「轉會費」?這在台灣根本是不可想像的事。

 

●我還是認為,在中國,看足球的比看籃球的要多,但是看足球的有很大一部份是看國外的聯賽,如西甲、義甲或英超等等,而中國本身的聯賽,「再看中超就是SB(傻逼)!」,這是一個氣憤的球迷告訴我的。

 

●為什麼會造成這種情況?因素太多了,但一言以蔽之:中國足球的市場「像是一群暴富而低水平的人們搞出來的。」(這句話不是我說的)因為如此,太多莫名其妙的黑手,伸進了這個聯盟,干預了這個聯盟,最後也毀了這個聯盟,甚至毀了整個中國足球。如果中國足球不是影響太大,怎麼會變成「民怨」?這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是幾年積怨下來的結果。甚至在北京參加殘奧會的中國盲人足球隊都敢講:「別把我們跟中國男足混為一談!」那種不屑與之為伍的感覺,都很令人吃驚。

 

好了,你知道我要說什麼嗎?看看我們的SBL與中華職棒,有幾點是跟中國足球的情況相符者?你能不怵目驚心嗎?賭球、社會負面形象、國際賽戰績不佳、有那個情況,在中職跟SBL沒發生過?如果我們不能以中國足球為戒,一項運動卻經常在社會版出現,甚至弄成人人喊打的情況,那還有救嗎?

 

棒球會怎麼樣,我沒資格說話;而籃球會怎麼樣,我就得再強調一次:勿以「惡小」而為之。別以為形象問題不重要,等到發現很重要的時候,SBL已經完蛋了。

Published 17-09-2008 08:44 by 朱彥碩
Filed Unde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8年9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