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 裕隆,遲來的改變

    裕隆最近7連勝,他們平均每場失分低於74分,重防守、球流動、控制籃板,基本輪換用人多達9-10人,儘管還是偶有傷兵,但氣象一新。

     

    這是很好的改變,雖然來得晚了,但一切都還來得及。目前裕隆的球,打出幾個重生的狀況:

     

    *防守:找回防守的態度和專注防守的精神,是裕隆可以贏得7連勝的關鍵,裕隆原本最穩定的利器就是防守,從個人防守到團隊防守,從協防系統的完整建立到利用防守展開的成功反擊,這是裕隆失傳已久的武器,也是錢一飛時代裕隆隊最重要的贏球武器和優勢。

     

    *用人:從李雲光時代到張學雷時代,裕隆都面臨共同的盲點就是「輪換陣容」,李雲光用人保守,老將擺著待退,新人不敢用,主力只有五、六人,保守用兵,新人不成長,老將派不上用場,只能靠少數幾名主力硬撐,打不出團隊戰力和深度。

     

    張學雷比李雲光好一點,但用人也不夠開放,經過上季失敗和陳信安離隊,張學雷本季不但把原本待退老將吳志偉送上主要輪換陣容,也讓新進前鋒吳奉晟有替補上場機會,加上重獲新生的射手周士淵,搭配原有的主戰陣容曾文鼎、李啟億、陳志忠、李學林、楊哲宜、呂政儒,連內線苦工吳睿晉都能以苦工角色上場頂一下,組成一個9-10人的輪換陣容,重視內線防守和籃板球,真正解放裕隆深度,打出優質團隊、激發戰力。

     

    *信念:做為王者球隊,裕隆球員和教練團、職員難免有一種莫明又不能說的「優越感」,但經過連續三季的失手,同時左右團隊默契的陳信安也離隊之後,裕隆需要重新奮起,每個人都要「皮繃緊」,精神得「武裝」起來。

     

    拋開優越感,注入緊迫性,裕隆全隊爭勝和努力拚命打球的求勝信念,成為這一波7連勝最好的精神戰力。

     

    但,裕隆如果想要「重返榮耀」,奪回SBL總冠軍和裕隆王者之相,光是做到這些還是不夠的,因為他們太倚賴曾文鼎,他們必須在遲來的改變中,再注入幾個元素:

     

    第一、曾文鼎是裕隆的得分、籃板、助攻、火鍋、抄截王,這代表什麼?很明顯,一旦曾文鼎有犯規麻煩或因傷不能打,裕隆隊就完蛋了,裕隆必須在戰術執行和用人方面為曾文鼎解套,除了曾文鼎之外做更多細膩的搭配和調整,如何在沒有曾文鼎的情況下,裕隆依然可以保持足夠的纏鬥力和攻防優勢,這需要教練團的用心和努力。

     

    第二、裕隆的老將體能明顯跟不上要求,裕隆想要打出最好的戰力和韌性,球員的體能和體力就要拉上來。

     

    第三、21歲的年輕後衛林傑閔已經在板凳上坐到「結冰」,如果他真打不到球,就該讓他去好好接受大學教育,活絡腦袋和學養,如果要他打球,就該好好培養他,給他機會和必要磨練,即使李學林受傷,他也得不到重用,甚至還上不了場,這對裕隆的板凳深度和新人養成,當然是一大致命傷。

     

    第四、即使陣中沒有洋將,裕隆還是有足夠的本錢贏球,甚至搶下總冠軍,他們有七、八名主力國手,這才是裕隆要建立的堅定信念和信心,更不能做為輸球的藉口。

     

    裕隆改變的,不只是防守、打法、精神,更重要的是「信念」,一旦建立堅定的信念,他們很有機會讓擁有洋將的球隊全都功虧一潰。

     

     

  • 真相大白,咱們是無辜的

    真相終於大白,原來,黃巨導與桑德斯同樣因為執法裁判「引用規則過當」,被取消罰款,但禁賽已執行,因此無法取消。

     

    這個事實是在今天(312)上午透過中華籃協友人告知,之前媒體有關「桑德斯已被取消罰款」的報導都漏了重點是:桑德斯與黃巨導雙雙都被取消罰款,至於是記者漏植,還是被採訪者遺漏未說明,已不可考。

     

    璞園與金酒大約在今天都會接到中華籃協的公函,真相大白,判例也更正式成型。但我還是要另外下一個結論:整個過程,從頭到尾,從當場判罰、事後檢討、公布說明,真的都很粗糙。

     

    那個非常熱心指教我、挑我毛病的網友「飛翔」,用字遣詞可以說明閣下是個基層裁判,我搞不好也認識你,從你的認知與解讀水平來看,你的進步空間還很大,請多加油,這只是一個非常基本、基礎的認知和場上狀況,如果你根本無力去解讀和判讀,那真的很糟糕,也會影響你未來的裁判之路。

     

    總之,謝謝你的關注和一起研究,多給別人和自己留一點空間,並且要有禮貌,這才是相互學習、切磋、進步的良好態度。

     

    有關籃球場上的判例、狀況研究,屬於自由心證的部分,落差難免過大,但都需要不斷的研析、看帶、解讀、切磋,才能逐漸找到一個平衡點和激勵。

     

    目前國內裁判很認真研究規則、判例與精神的,不經意都會犯了「鑽牛角尖」的毛病而不自知,這叫走火入魔,另方面來看,也是程度不好,自我詮釋過當。

     

    另外就是吹牌子和經驗的老裁判派,在尺度、心態、習慣上已經無法改變,導致臨場執法的狀況不斷,失去善用規則與精神去協助比賽進行,維持比賽公平、公正的進行,空有經驗,卻誤用經驗,讓人情、彈性空間充斥比賽,執法情況也不好,真的可惜。

     

    不過,這是一次很有教育性的判例和審判,判的粗糙、決策粗糙、審判粗糙、公告粗糙,每個環結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以現有的裁判機制和人事組成,已經很難去改變現況。

     

    在這時候,球隊和教練們只能自求多福,讓比賽時運氣可以好一點。

  • 黃巨導的無影掌

    黃巨導打了那麼多年球,幾乎不曾引起大家注意,但這一次與桑德斯的衝突,雙雙被判奪權出場,讓他夯到不行。只是,這一夯,好像他成了專業打手,桑德斯則成了冤魂。

     

    現在,我要開始為「黃巨導條款」做更多的解析和判讀,還原真相,並且讓這個判例形成之粗糙,成為文字記載的歷史,讓各方好好去評析。

     

    我的分析與判讀是,桑德斯被趕出場很冤,但同樣被視為揮拳打人的黃巨導,其實更冤,璞園自認受到不平等待遇和無能吹判,上訴申冤,助桑德斯得到平反,贏得一片掌聲,也讓這個判例的形成更有趣。

     

    先還原現場真相:

     

    1、桑德斯籃下出手,黃巨導從桑的右後方打手犯規,在哨音響起之後,桑德斯以慣性與自我保護的動作,右手推黃,然後在混亂中轉身離開事發現場之際,左手肘順勢架向黃的胸膛。(這兩下動作非常漂亮,一氣呵成,這是老江湖在混亂中自我保護動作,但該打的都打到了,被桑打到,算你倒楣,這只是一些籃球場上正常的小動作,但這一次算桑倒楣,因為被裁判過度反應給判了出場)

     

    2、黃被桑的左手肘這一架,馬上腦充血,他「以雙手往下摔開」桑的手肘,我們看到桑抱頭很委曲的離開現場,然後黃很氣氛的用手指著桑,告訴所有人桑德斯用手肘打他胸膛。所以我會說,在肢體對抗中,黃算是笨的,欠缺冷靜陰沈的反擊技巧。

     

    3、從頭到尾,黃都沒有揮肘、沒有作勢打人、沒有追擊的動作。黃唯一的動作就是,大動作的「向下摔開桑德斯架在他胸口手肘」的動作,這個大動作,讓所有人誤以為他是揮肘打桑德斯,其實他是向下揮動雙手,摔開桑的手肘。

     

    好啦,當場執法三名裁判在混亂快速、不很情楚、黃巨導反擊動作又很大的情況下,把兩人都判奪權,這的確是反應過度。最多就是兩人都給技術犯規,很恰當,很有警告性。

     

    但中華籃協審判委員或技術委員在事後檢討和審理中,卻無法也無能對場上的狀況,做更清析的釐清與判例的形成,搞得桑德斯像是被冤枉的,黃巨導則是肇事者,而且被判奪權是合理的懲處,讓所有的真相與專業,都被外行的報導、觀察、言論、球迷式情緒給矇蔽。

     

    黃巨導並沒有揮出任何無影掌或追打動作,他唯一做的動作是當下雙手往下摔開桑德斯的手肘,動作很大,並沒有任何要作勢打人、揮擊、追擊的動作。

     

    這是很有趣但也是很粗糙的判例,璞園申訴有理,這是他們的權利,桑德斯不該被判處極刑,也得到平反。

     

    黃巨導的情況,則因為金酒沒有提申訴,所以技術委員會或審判委員沒有處理,也不予處理,很符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處事原則。

     

    但,裁判要進化,判例要形成,教育要養成,球員和教練、球團要提升,這麼粗糙的判例和內容、過程,實在是大開倒車,讓人失望。

     

    桑德斯很冤,但黃巨導更冤。如果桑德斯的黑肘隨身拐在人家胸膛,這算是自我保護,那黃巨導往下摔開桑肘的動作,算不算另一種自我保護,只是他動作反應很大,被認為是揮肘或揮手打人。 

     

    那個「往下摔開對手架在他胸膛手肘」的動作,不叫揮肘,也不叫打人,這應該是很明確的指標。

     

     

  • 冤枉啊,大人!

    璞園桑德斯被禁賽一場罰一萬的冤曲終獲平反,璞園肯定中華籃協知錯能改,中華籃協自我感覺良好,這就好像遲來的正義一般,令人動容。

     

    這次判例當然沒有上一篇專欄所例舉的例判那麼美麗、有趣,但判的粗糙、決策粗糙、內容粗糙、判例修正與形成都更是粗糙,影響其實很深遠。

     

    從這個判例我們可以發現,球隊爭的可能不是什麼正義與公平,而是被吹的超不爽,利益受損,拚命爭口氣。籃協主導的稱不上專業、深度、質感,而是息事寧人的因勢利導。

     

    那次衝突,受害者真的只有桑德斯,被判太重的也只有桑德斯嗎?

     

    桑德斯來台三年,他練就一身不俗的場上武藝和演技,利用本身的體型優勢經常左揮右打的打法,同時轉身順勢而為的出小拐,已經不是什麼秘密,這是小技巧,也是聰明的自我保護。

     

    金酒黃巨導在球場上是個老實人,在籃球密集的肢體對抗裡,他算是笨的,而且拚過頭,很容易衝動。那次衝突真的起因來自桑德斯在肢體對抗中的連環揮與轉身時連環架,在混亂中大家看到的是被桑德斯黑肘架開胸膛的黃巨導憤怒的用雙手摔開對手,伺圖反擊,而不是桑德斯在被犯規的混亂中,左拱右拐的連環動作。

     

    桑德斯因為這樣被驅逐、禁賽、罰款,成為受害者,真的很冤,但黃巨導也為此被逐、禁賽、罰款,卻被視為理所當然,他是肇事者,不是受害者,我認為更冤。

     

    這是外行人的看法與判法,內容與抗爭的訴求非常粗糙,也是典型的「不吵的沒糖吃」,誰叫自認理虧或者被認為是賺到便宜的金酒,默不吭聲。

     

    黃巨導揮的空肘,他只是順勢摔開對手,也可以視為自我保護,並沒有嚴重到要判出場的情況,如果這個判例形成,那麼以後這種反擊式揮空肘的情況是不是都要判出場加禁賽、罰款。這個判例我暫且稱之為「黃巨導條款」,未來打算給黃巨導一些平反的空間。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認為如果桑德斯是受害者,那麼黃巨導也應該是受害者之一,否則這兩人都該取消罰款,甚至取消禁賽(儘管沒有實質意義),但如果中華籃協真的如此從善如流、如此專業、尊重體制,那麼如同中華籃協官員所講的,「取消罰款的情況,雙法並存的盲點未來可以修正」,那就該一併取消禁賽,或許更符合公平、公正的規則精神。

     

    雖然我也認為當下判的太重、也判的不恰當,但如果當場執法裁判認為,「雙方都有揮肘動作並且引發衝突,揮空肘情況,基於控制比賽,並且制止雙方場上愈來愈多不必要肢體衝突,我決定雙雙判他們出場」,雖然判太重了,但有赫阻性和制止作用,是不是也可以說得過去。

     

    判的不好,審判粗糙,決策太過表相,看起來好像平反桑德斯的冤曲,認錯順民意,有為有守,實際上樹立的是另一種更不恰當的判例與尺度。未來,我們要緊釘「黃巨導條款」,看看像黃巨導這種揮空、甩人的動作,是不是一律要被趕出場加罰款、禁賽。

     

    上周還有一個「美麗判例」是達欣艾倫在最後一擊,連續兩次揮肘攻擊,兩次都命中佛伊爾臉部,打得台灣大佛伊爾流鼻血,最後球進算、達欣逆轉、哨音沒響的案例,艾倫的「超級螳螂拳」打法,游走暴力侵人尺度邊緣,下回分曉。

     

     

     

     

  • 美麗的判例

    老實說,我很不喜歡談規則、研究判例,因為,那太傷神,而且要訪問很多很多我的老師、前輩、好友,並且要翻很多很多的規則、條文,再耗盡腦汁去思考、判讀、分析。況且,說再多、解析再透徹,也未必能獲得肯定與認同。

     

    但,有些判例真的太「美麗」了,因為那種特殊的情況與判例,還有規則引用,真的百年難得一見。在我看來,如果連大師級的資深裁判、規則研究者都會犯的錯,那就更有趣了。

     

    227SBL金酒對璞園之戰第二節剩下4分多鐘,當時璞園以3829領先金酒,金酒林志隆投籃,璞園毛加恩犯規,在林志隆尚未主罰兩球前,璞園教練許晉哲、助理教練劉義祥因連續向裁判抗議、不滿、碎碎念,連續被判兩次技術犯規。

     

    我原本沒有注意到,這次出手犯規+兩次技術犯規,金酒到底該罰多少球+控球權,但在金酒尚恩罰43後,換林志隆上前主罰遭到執法裁判制止後,場上一片混亂,我才好奇的去研究這個判例,到底發生什麼事。

     

    原來場上情況是這樣子的:

     

    1、依規則精神和程序,先犯先罰,所以,正常的程序是:林志隆先罰出手投籃的犯規兩球後,再由金酒主罰四球技術犯規的罰球,最後金酒+控球權。

     

    2、但尚恩一上場就罰了4球中3球後,換林志隆主罰時被裁判發現制止了。裁判認為,尚恩最先兩次罰球是頂替林志隆罰球(頂替罰球員),因此取消這兩分,同時再讓尚恩主罰兩球(因為尚恩罰完兩球後,金酒還有一次技術犯規可罰兩球)

     

    3、結果場上的情況是:尚恩連罰了六球,林志隆因為裁判認定,尚恩頂替他罰球,被取消最開始主罰的兩分,加上尚未第5罰踩線不算,因此金酒在這一波應該有六次罰球的判決裡,一共只罰進兩分。

     

    FIBA規則來看,並且秉持比賽公平、公正的精神看來,我認為這個判例實在太美麗、太有趣,但判的實在不好。依照比賽的規則精神與公平的原則來看,我認為這個判決應該要這麼判最理想。

     

    1、如果要依據規則、程序,先犯先罰的精神,那麼我認為尚恩一上去就主罰的4球,就全數取消,讓林志隆罰兩球後,再交給金酒任何一名球員主罰四次技術犯規罰球,再擁有控球權,這才是最理想、最公平的判決和判例。

     

    2、我一直不懂的是:為什麼裁判就要認定,罰球員錯誤,罰球員頂替這種「狀況」是球隊預謀,而不是裁判員自己的疏失和錯誤造成。從場上狀況來看,這也可能是裁判的疏失和程序執行錯誤,為什麼要球隊來承擔這樣的錯誤,當尚恩上場主罰時,尚恩認為他要罰的四球是兩次技術犯規的罰球,何來頂替之虞,為什麼不是裁判自己的疏失和錯誤。

     

    3、雖然程序有誤,但場上的狀況並沒有違反比賽公平、公正的原則,更沒有損失任何一方的權利。反正金酒就是要罰兩次出手犯規的罰球+四次技術犯規罰球+控球權,林志隆先罰兩球,或者不經意先執行了四次技術犯規罰球,反正都不影響比賽的公平、公正原則與精神,因為金酒還擁有控球權。所以,在尚恩罰完四次技術犯規的罰球之後,林志隆補罰兩球,金酒再擁控球權,程序是不對,但並沒有影響比賽公平、公正最高原則與精神。

     

    因此,我不認為用「罰球員錯誤」去取消尚恩的前兩罰,這是合適、公平、公正的判例。

     

    42009年一個亞籃判例「中華隊消失的兩分」,曾經引起不少爭議和抗辯,當時的情況與引用也是,裁判拒絕承認錯誤,以罰球員錯誤(球隊刻意頂替罰球員)做為判罰,取消這兩分。在維持比賽公正、公平前提下,如果是因為裁判在程序執行上的錯誤或疏失,卻總是由球隊來承擔後果,那麼豈不更失去比賽的公平與公正精神。

     

    5、如果這個判例可以判得更完美一點,金酒可能可以一共罰進5分,但最終只罰得2分,因為裁判的疏失或執行程序錯誤,卻讓球隊來承擔這樣的後果,我認為是一點都不公平、公正。

     

    我始終相信,裁判錯了,要有承認和承擔的勇氣,而不是犧牲球隊權利和拿規則文字的引用,去證明自己可以是「對的立場與判罰」,同時彌補裁判在執法程序上的錯誤或疏失,這反而失去了比賽最終公平、公正的精神。

     

    這是個「超美麗的判例」,也可能因為絕無僅有,所以特別「美麗」,但它真的不完美,也不符比賽公平、公正的精神。

     

     

  • 與姜鳳君同行

    我回來了,希望大家都很想我。經過這次國泰女籃風暴姜鳳君事件,圓球的粉絲可能更多了,現在我還是想延續女籃的話題。

     

    國泰女籃決定要退出今年WSBL賽季,中華籃協將會在本周三(24)晚上召開紀律委員會定奪,這是官方裁決,意義大不大,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有人說我寫快了,那倒不盡然,我只是提出我的質疑與論點,讓所有的證據可以一一登上檯面,讓大家更清楚來攏去脈,何來對錯之分,何來顛倒是非之議,何來快慢之譏。

     

    好像有人說過這麼一句名言:如果批評錯誤的事,就被栽贓,那真的令人不齒。畢竟喜歡胡說八道的人太多了,為反對而反對的人也不少,看不懂簡單文字與意涵,還真麻煩。

     

    我可能寫的不夠清楚,需要再一次釐清。

     

    我支持國泰女籃,但他們並不完全就是對的,我當初是用比較級,女籃和台灣籃球機制這麼複雜、紊亂,該負責的單位是不能推諉的。

     

    國泰女籃引用對他們有利的法規,這是可以理解的立場,中華籃協也同樣引用對籃協有利的法條來說明,這沒有是非對錯之分。但我沒有支持籃協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主因在於,籃協是主事者,是協調者,是權衡者,你自己不能在這麼紊亂的法規與女籃秩序中,找自己有利的點去說明,籃協應該要說明或證明,95年制定的女籃管理辦法沒有通過,或者已經失效,同時也說明97年制定的男女籃通用法,才是唯一適用的管理辦法。

     

    國泰女籃當然也要檢討和理虧,他們同意97年制定的法規,是不是有搞清楚裡頭的文字意義和精神,同時是不是與95年的女籃管理辦法同時並存或廢止。

     

    在法制混亂與處境不爽的當下,找95年女籃管理辦法來說明自己的立場,國泰女籃的作法我可以理解並支持,但他們自己真的要檢討,我說過了。

     

    籃協做為主事者,應該要立場清楚而且堅定,不是只挑自己有利的立場與位置來說明,籃協不同於國泰,既然法制清析,就直接證明並說明,否決95年女籃管理辦法已經廢止、沒有並存或沒有通過,至於國泰能不能接受,要不要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一向支持自由球員市場,我反對長久存在的「女籃默契」,那就像打了20年的「中職默契」一樣,是運動競技和文化倒退的根源。

     

    但,判例和建立秩序,還有運動屬性與文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法制要清楚,秩序要明確,機制要有序,台灣女籃癱在那裡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國際賽成績再好,也拉不起來,10幾年來華航女籃解散、南亞女籃解體、亞東女籃衰微,並沒有帶給女籃更大的教訓和啟發。

     

    老實說:籃協也真沒有為女籃市場、行銷、秩序,做過什麼突破性建設和奠定基礎。

     

    球團和球迷可以怪籃協,籃協也可以推給女籃自己封閉、不長進。但,誰對誰錯又如何,女籃還是躺在那裡,籃協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失去的是女籃市場和資源,丟掉的是媒體的關注和球迷、企業、贊助商的支持。

     

    七、八年前,已拆的白館(台北體院體育館),瓊斯杯女籃賽冠軍賽也曾經多次爆滿,一票難求,傳統中韓、中日之戰也是萬人空巷,氣氛熱烈。

     

    曾幾何時,女籃已經衰退到谷底中的谷底,但大家還是為了一名球員也可以爭的你死我活,殺的片甲不留,彼此不留餘地。

     

    我在年前第一個專欄就說過了,這次姜鳳君事件是女籃重生的重要契機,利用這一次建立新秩序,組成新聯盟,女籃界大家應該要坐下來好好想想,未來如何經營、重振、紮根、創造市場,拉攏球迷、媒體和合作夥伴,迎來新生,讓女籃成為一個值得信賴與鼓掌的產業。

     

    姜鳳君自己要檢討,他是鬧翻離開國泰,不是約滿退休走人或告老還鄉退役,情況很特殊,從頭到尾並沒有人要刻意排擠他,封殺他,因為女籃秩序不清、法制重疊、引用不同、默契當道,讓姜鳳君頓時成為女籃邊緣人,他也可憐,但自己的性格與決定也得負責。

     

    我寫寫專欄,發表論點,支持國泰,找出質疑點,給女籃和籃協建言,卻也遭到譴責、追殺、批判,看來,我只能暫時跟姜鳳君一起哀嘆,同是天涯淪落人。

     

    親愛的市長,我愛你,對不起,請回來吧。

     

  • 夢想的女籃國度

    此時此刻,國泰女籃在憤怒,其他女籃隊在等待、觀望,媒體拿著刀隨時等著砍,中華籃協是砍國泰也不對,順國泰也不妥,前退兩難。不少粉絲,也在等著看我如何延續這次女籃風暴與話題。

     

    蠻好的感覺,每個人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與立場,相互尊重,展現不同的觀點和分析,這才是文字與論壇、新聞的價值。新聞工作者實事求是,仗義直言,不帶情緒,不懼權勢,才能找到比較真實且符合現況與現實的焦點。

     

    寫專欄表達我的觀點,傳播我的信念,這不只是分享與切磋,更重要的是呈現不同的聲音與面貌,斷章取義,情緒左右理性,都是不智。我沒對林志傑事件(本季恐無法返台打SBL)、陳信安事件(兩年前的24名國手限制外放大陸名單)發表專欄與看法,並不表示我沒有看法與評論,因為我真的沒有時間寫這麼多專欄。

     

    林志傑與陳信安事件是非常有趣的兩個特案,當有心人想要封殺他們時,法規就會被一再引用或創造,這就是台灣籃球微妙卻不難懂的政治手法。

     

    國泰女籃事件,我支持國泰,那是在當下的爭議點與混亂情勢,我很支持國泰的立場與堅持,因為他們也是秩序不全與機制混亂的受害者。但並不表示,我就認為約滿離隊,不能成為自由球員,一定要停賽兩年,拿NBASBL來做比對和引喻,都是不恰當的。

     

    台灣女籃有女籃的文化與難解的互動、生態、僵化,台灣男籃有男籃的問題與爭執,一套法、一種思維、一個決策,根本無法也無力去制約整個生態,建立有序的文化。

     

    中華籃協引用97年通過的新法,國泰女籃引用95年女籃管理辦法因為麥雅惠事件例判所制定的舊法,誰對誰錯呢?如何判定籃協是對的,而國泰是錯的。

     

    再者,舊法是徹底廢了,只能用新法,還是雙法並行並用,或者還有其他不同的適用狀況,總要有個解釋與公告,籃協也可以大聲的說,舊法已廢,只有新法,讓國泰徹底死心。如果是新法也有,舊法未除,雙法都在,那這樣混亂的秩序與法理,大家各說各話,這又是誰的能力問題所造成。

     

    我支持國泰,並不代表我反電信,我不喜歡姜鳳君,那完全是兩碼子事,人們太過情緒,會迷失立場。我認同國泰的立場,批判籃協的混亂,並不表示我就是反籃協,籃協做為主事者,要談體制,原本就該弄的清清楚楚,而不是到處都有糊糢地帶,隨便你講。

     

    我不喜歡看到的是,掌權和稀泥時就瞎和,但要封殺對手或對自己立場有利時,就引用這個、牽拖那個法條。女籃的亂相、自私,男籃的詭異、一盤散沙,都不是一天兩天造成,我們的籃球秩序與機制到底在那裡?能夠依循的重點與精神又在那裡?籃球產業的願景又在那裡?這才是大家要關心的重點。

     

    或許,利用姜鳳君事件引爆的話題,讓關心女籃的球隊、教練、企業重新看清自己,也看到女籃的夢想國度,這才是更有價值也更積極的思維。

     

    國泰失去姜鳳君又如何,電信得到姜鳳君又如何,籃協與各甲組球隊、企業如果不能把女籃市場和產業做一個全面提升與改變,建立女籃的市場價值,重新讓球迷感動,拉抬電視收視率和贊助商,並且結合媒體做好行銷推廣,重現女籃的價值,大家吵完了,爭完了,罵完了,台灣女籃還是癱在那裡。

     

    此時此刻,如果籃協不能重整女籃秩序,打造一個願景和希望,釐清所有糢糊地帶和機制,各隊不能有最後的自覺與內省,女籃最終還是要喪送在自己手裡。

     

     

  • 超過92000人的達拉斯盛宴

     

     

    達拉斯小牛美國航空球場將是2月12日NBA明星賽新秀對抗賽、2月13日技術挑戰賽的比賽場地。2月14日明星賽壓軸東、西區明星對抗賽則移到可以容納10萬人的NFL達拉斯牛仔體育館進行。

     

    在進一步聊起2010NBA明星賽達拉斯預估將有超過92000名觀眾同時觀戰的歷史紀錄之前,NBA和圓球合作,要送給圓球球迷、網友「2010NBA明星賽紀念T恤」活動,請把握時間,趕緊上來預測一下。

     

    為了迎接美國時間212日展開的這場NBA明星盛會,圓球與NBA合作回饋球迷,只要猜中今年明星賽東、西區對抗的勝負和MVP,就有機會贏得2010NBA明星賽紀念T恤。活動方式如后:

     

    NBA明星賽預測活動題目

    12010NBA東西區明星對抗賽的獲勝隊伍是?

    2MVP 

     

    NBA明星賽預測活動說明:

    以上答對任何一題即可參加抽獎,活動日期即日起至日期214日止,請將答案寄到:nba@roundballcity.info信箱,註明姓名、聯絡電話、聯絡地址,就可以參加抽獎活動, 獎品是2010NBA明星賽紀念T恤乙件。

     

    2004年我去了一趟達拉斯,很幸運的跟當時效力小牛的北卡飛人史代克豪斯(Jerry Stackhouse)、閃電後衛哈里斯(Devin Harris)一起吃牛排大餐,參與籃球活動,並且體驗美國總統甘迺迪當年在達拉斯被暗殺的歷史場景。

     

    在達拉斯明星賽即將開打之際,大得離譜的達拉斯機場、超大走到讓人腳軟的shopping mall、哈里斯的平凡親切與他13號的球鞋、史代克豪斯冷冷的殺氣,還有二月達拉斯冰冷的空氣,一幕幕浮現腦海。

     

    對我來說,達拉斯除了籃球、NBA、明星賽和難忘的牛排大餐,更重要的是,那裡還有圓球兩支名筆王建祥兄與凱文老弟,能夠到達拉斯跟老友聚聚,那是更重要、讓人開心的事。

     

    雖然不能恭逢盛會,但遙寄老友的祝福與思念,有圓球做為媒介,有NBA做為圓球的精髓,還有2010NBA明星賽閃耀達拉斯,希望達拉斯老友們可以好好享受明星賽那種歡樂氛圍,為小牛老闆柯本(Mark Cuban)揚眉吐氣的創紀錄之舉喝采。

     

    最新的資料顯示,達拉斯明星賽214日最後一天壓軸「東、西區明星對抗賽」,這場在達拉斯牛仔體育館舉行的盛宴,已經賣出超過92000張票,締造籃球史上單場觀眾人數最多紀錄,牛仔體育館可以容納100000人,柯本希望所有小牛球迷都可以真正看到並參與達拉斯明星賽的心願,已經實現。

     

    其實體驗明星賽眾星雲集是一種很特殊的氛圍,但更好玩的是明星賽附加的所有周邊活動,包括東、西區明星隊練球,菜鳥對抗,還有琳瑯滿目的籃球遊戲NBA嘉年華,以及Block Party戶外籃球震撼體驗活動,這些都是NBA明星賽要送給籃球迷最重要的禮物。

     

    200910月,台北迎來史上第一場NBA季前熱身賽,溜馬和金塊成為台灣NBA球迷第一次真實體驗,這場熱身賽已經讓台灣球迷大開眼界,感受震撼。

     

    一般球迷可能很難想見,至少92000人塞進NFL達拉斯牛仔體育館同時欣賞NBA明星賽的浩大場面,儘管我們無緣親眼目睹盛況,但透過電視轉播與當代傳媒的快速傳播,達拉斯10萬人同時觀賞NBA賽事的歷史一刻,圓球將會與所有球迷一起見證,並且在第一時間呈現最多、最豐富的明星賽訊息。

     

     

  • 女籃紅了

    女籃紅了,很久很久,女籃從沒有這麼受到大家談論和關心。

     

    決定要封殺中華籃協和姜鳳君的國泰女籃,先宣布退出今年WSBL賽事,成為輿論浪頭,這不意外,同情心和不滿的情緒造成多數球迷對國泰的指責與不諒解,可以想見。

     

    台灣女籃特殊的地方,就在於自己的文化,那種封閉、僵化、只顧自己利益的互動關係,讓台灣女籃數十年來始終無法建立一套進退有序的機制。

     

    這就像中職文化一樣,兄弟有自己的堅持和立場、利益,興農有自己的立場與價值,大家都不願相互妥協和退讓,徹底保護自己的權益,寧可大家都僵死不進,也不要走真正的職業運動文化,讓20年的中職內容只有倒退。

     

    SBL何嘗不是如此,七隊各有立場和私心,沒有人想要真正去投資,建立一個有效的機制與規範,創造一個願景的籃球市場所以只能像路邊攤的玩一年算一年,只有到了走不下去了,才會有另一個小火苗出現。雖然不會徹底毀滅,但也始終好不起來。

     

    NBA經營文化來比較台灣女籃,那有點白癡,拿職場的工作與文化來形容女籃自由市場,那是更智障的白癡,不同的市場、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背景屬性、不同的舞台,當然有不同的價值觀與衡量。在國泰女籃決定退出WSBL,堅決否定中華籃協處理這事件的情理法上,豈有是非對錯黑白之分,那除了情緒,更多的是自以為是的「大頭症」。

     

    拿到離隊證明,成為自由球員,可以成為自由球員,這當然是合理有序的機制,也是一般的常識。然而,我們的女籃數十年來,這裡文化與市場、互動、價值一直不是這麼回事,女籃比中職更封閉,更讓人受不了,更叫人無言,在這個女籃文化裡,除非四個隊都同意並且簽字、公告,否則什麼規章、法條、新法、舊法,都不代表是非對錯。

     

    這場風暴的源頭與原罪,還是在主事者在判例、修法、制法時的能力不足,從修法、制訂、公告,都沒有一套合理有序的機制,才會讓球隊不賣帳。國泰說的是麥雅惠停兩年再轉隊的判例,主事者拿的是一套新法來解釋,這是場典型的羅生門。

     

    國泰到底知不知道這套新法?有沒有參與協調?制訂後有沒有公告?在四隊與籃協會商新法之後大家是否都簽字通過?這應該都有紀錄可以調查,籃協如果要以正視聽,就該拿出紀錄,證明這套新法是四隊都參與、修訂、簽字認同通過的。

     

    停賽兩年,不是我訂的,是籃協對麥雅惠轉隊的判例,當初也是目前打算吸收姜鳳君的電信所堅持的。

     

    另外,姜鳳君離隊的內容與爭執點,也跟一般球員約滿離隊、告老退休的情況不同,正值當打之年的姜鳳君不爽國泰決定退休,這樣的例子與情況非常特殊,球團有權利在離隊之後做出一些要求與因應,也很合理,這就象大家堅持球員需要舞台一樣,都很合理。

     

    在圓球裡,患大頭症的很多,這也很有趣,不過這是好事,有大頭症,表示大家都愛籃球,每個人可以說說自己的意見與立場,沒什麼不好。但圓球裡如果是白癡太多,的確讓人失望。

     

    人可以白癡,但不能可惡,尊重不同意見,應該是基本的素養,否則還談什麼風骨。

     

    女籃紅了,可惡的人也變多了,真叫人失望。

     

     

  • 國泰女籃「羅生門」

    當國泰女籃因為不滿中華籃協處理姜鳳君轉隊加入電信女籃過程與決策,宣布今年要退出WSBL賽事時,知道內情的,不了內情的,一知半解的,自以為是的,幾乎大多把國泰給狗幹一頓。

     

    其實,我還蠻支持國泰女籃的,雖然他們唯我獨尊的立場與經營私心很可惡,但我認為主事的中華籃協,以及其他看好戲或得便宜的球隊更可惡。

     

    以可惡的程度來區隔,如果國泰在這起事件的可惡程度是70分的話,那麼我認為其他球隊可惡的程度是80分,中華籃協糟糕與可惡的程度是90分。如果真要用比較級來做對比,我還是會比較支持國泰。

     

    先不用急著下定論和生氣,我來說說我的理解:

     

    *台灣籃球本來就沒有什麼秩序和願景、機制,每一次遇到爭執、立場、利益之爭,籃協就拿出這個法、那個法來引述,我是覺得很好笑。

     

    我同意該給姜鳳君舞台,但應該要比照四年前電信離隊球員麥雅惠,停賽至少兩年,再轉隊加入台元的判例,而不是拿出什麼新法舊法的引用。

     

    *姜鳳君自己也要檢討,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女籃舞台就這麼小,去不了美國,也去不了大陸,姜鳳君唯一能繼續打球的地方就是台灣,跟國泰不爽、鬧翻,現在再來轉檯,她是應該要受到一些懲戒與制裁。否則以後大家都來鬧場、搞決裂就可以達到目的,那還有什麼秩序可言。

     

    *這個事件我認為最大的亂源是主事的中華籃協,而不是國泰女籃,國泰爭的是自己的權利和判例,有關各甲組球隊的球員轉隊、自由球員機制,應該要獲得各隊的同意與協調之後產生。

     

    電信麥雅惠的判例與實例擺在眼前,籃協又弄出一套新法來解釋,實在是「更亂」的根源。機制該如何事先建立,並取得共識,凝聚為共同規範與法條,籃協的執行力和行政能力,是最該檢討的地方。

     

    *國泰女籃在這麼亂而無序,各為其利,各有立場的女籃僵化文化裡談判例和權利,自己也要檢討。長期以來,台灣女籃就是這麼自私、紊亂而不受重視,每況愈下的女籃產業與獨霸的國泰女籃王朝,更是息息相關,做為女籃火車頭與最有資源的球團企業,國泰應該要有更多的付出與建立機制的格局。

     

    很遺憾的是,國泰沒有這樣的想法與做法,各隊也沒有這種共識與思維,女籃產業與文化如此低劣,叫人無奈,國泰的長期姑息與只顧自己利益的守舊作風,是該受到責難,其他三支女籃隊也要受到檢討。

     

    *國泰每一年花超過四千萬元支持女籃,培養好手,養成教練,基層紮根,同時提供國家隊的資源與支助,國泰長期對籃球的付出與貢獻,應該受到肯定與支持。那些執行不力,只會批判,卻坐收漁利的組織、單位,才是要受到嚴厲譴責的對象,而不是國泰。

     

    在對比的立場上,我支持國泰的堅持與捍衛自己的立場。

     

    在姜鳳君需要舞台的立場上,我同意讓他有舞台,但得比照麥雅惠,至少停賽滿兩年。姜鳳君自己決定要離開國泰,停賽兩年的後果就要自己去承擔。

     

    但更重要的是:女籃已死,而且死了很多年,媒體不報,球迷不看,電視不轉,廣告贊助不來,再鬧下去,不如重建。趁這個機會「重組聯盟,自組機制,把女籃職業化」,才是最積極、正面的做法與革新之舉。

     

     

     

     

更多發表 « 前一頁 - 下一頁 »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