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 駭Tim Duncan戰術

    馬刺真的老了,34歲的Tim Duncan也不再擁有穩如泰山的關鍵進攻和低位把握。但,馬刺還是可以靠著嚴密的防守,42送走小牛。

     

    看著小牛、馬刺六場比賽的攻防紀錄,Duncan六戰一共罰3517,罰球命中率只有486,小牛教練Rick Carlisle沒有在比賽裡啟用「駭Duncan戰術」,讓馬刺教練Greg Popovich糗一下,給Duncan難堪一下,改變一下比賽的內容節奏,多打一些心裡戰和謀略,反擊馬刺出招,只要能打亂馬刺的防守系統和進攻節奏都可以,或許小牛還可能反被動招架為主動,爭取一些逆轉情勢的契機。

     

    但,現在說這些都不能填補Mark Cuban的恨與痛,更無法撫平小牛迷的感傷與Dirk Nowitzki的哀慟。

     

    很明顯的,Carlisle的執教功力和籃球智商就是不如Popovich,控制球隊與場面的能力,也輸Popovich大師一大截,激發球員潛能的靈感,也比不上Popo。小牛輸的四場球,得分分別是87888990分,這是屬於馬刺的比賽和風格,小牛的奔放、激情,狂野的進攻、跑動,人才濟濟的深度,攻守更均衡的特色,完全沒有發揮出來。

     

    馬刺過關,沒有僥倖,Duncan在進攻上只剩下七成功力,馬刺外線也欠缺一支穩定的火力,但馬刺依然可以六戰收拾小牛,這是教練能力一決高下,也是防守強度決定了季後賽勝負。

     

    眼前這支老馬刺,靠防守和團隊一路殺到西區決賽對上湖人,應該沒有問題,但馬刺有兩個難以填補的罩門:

     

    第一、Duncan真的老了。Duncan在防守、策應上還沒有問題,因為馬刺的團隊防守非常緊密、有系統。但進攻上,Duncan已經失去一慣穩定、關鍵出手的把握與持續性。

     

    第二、第二、馬刺沒有一支精準的外線,像當年的Sean Elliot Mario EllieSteve Kerr一般,在DuncanManu Ginobili都老了的情況下,沒有一支恐怖、穩定的外線冷箭做為內線和攻擊支撐,馬刺想要淘汰湖人會非常困難。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不得不佩服Popovich可以把馬刺調整到這個程度,他擅用了ManuParker兩的角色互換,充分發揮兩人的球技特色, Popo,Manu更多去主導比賽,自由創意,給對手壓力,同時也讓Parker在決勝時刻,可以發揮突破與個人單打、高位擋拆的效果。

     

    即使Duncan單場只能91中,攻下4分,馬刺還是足以靠團隊防守與其他隊友有限的攻擊火力擊敗小牛。

     

    面對太陽,馬刺應該還可以應付,但對上湖人,沒有一個進攻能量非常穩定,同時具有持續性演出的Duncan,馬刺光靠防守想要打敗湖人,那就難了。

     

    我不知道太陽萬一在戰局陷入困境時,會不會想要駭Duncan一下,娛樂大家,改變節奏,轉移焦點,順便給PopoDuncan一些震撼,但光是想到Duncan不到五成的罰球命中率,就覺得想笑。

     

    如果George Hill的外線和Matt Bonner的冷箭,可以持續性的發威,那麼馬刺的球運就會得到許多改善,這也是 Popo目前對馬刺前途最重要的寄託。

     

    再見了小牛,拜拜了Cuban,可憐你了Dirk

     

    這系列埋葬了小牛的悲情和餘恨,那個渴望贏球和總冠軍的Cuban,應該要知道,找個真正明牌教練,才是小牛成為霸主的終極王道。

     

     

  • 討厭馬刺

    我愛王建祥,他的文采、思維、賤嘴、才氣叫人打心底佩服,王建祥挺小牛,他老兄是小牛鐵桿球迷,連史大人都知道這檔子事。小牛恨馬刺,因為他們是世仇,同在德州,同樣想要撂倒對方,小牛老闆Mark Cuban非常討厭馬刺,他就算輸了全世界,也不想輸給馬刺。

     

    小牛雖然在過去10年歷史裡更多時間擊敗了馬刺,但馬刺在030507年封王,光是這三座總冠軍,就會令Cuban氣得內傷又流膿。

     

    討厭馬刺,是小牛、Cuban,還有建祥兄共同的心理,這支過去11年四奪NBA總冠軍的偉大球隊,有一個Tim Duncan就叫人討厭,還有一個幽默冷酷足智多謀的教練Greg Popovich,更叫小牛上上下下恨的牙癢癢的。

     

    我曾經開過一個大玩笑:小牛如果想要總冠軍,最好最快最穩當的方式不是進行什麼球員交易,而是把Popovich請到達拉斯坐鎮執教,然後Cuban不要管事,也不准在場邊鬼吼鬼叫,他只能待在包廂的貴賓室裡乖乖看球。

     

    這當然有違Cuban老闆行事風格,不能親身參與球場戰役,跟球員、球迷、教練同仇殺敵,特別是打敗馬刺,視傲德州,讓史大人氣結,那麼玩NBA球隊還有什麼樂趣。

     

    今年馬刺、小牛這系列,我預測第七種子馬刺可以扳倒第二種子小牛,第一戰小牛在主場就修理馬刺,讓我的分析和個人喜好,真的慘兮兮。

     

    Cuban「非常討厭馬刺」的情緒看來,我更可以確定小牛真的是怕死了馬刺,特別是今年季後賽。

     

    如果連小牛老闆都這麼怕馬刺,那麼馬刺應該就還有機會。

     

    第一戰馬刺輸在那裡?

     

    Dirk Nowitzki實在守不住,成了馬刺的死穴,另外Caron ButlerJason Kidd也打出水準以上的進攻,Shawn Marion關鍵時刻還能連續命中,讓馬刺死的不冤。但更要命的是,馬刺在禁區漏掉太多的籃板球,同時發生了太多不合理的失誤。

     

    不合理的失誤是可以避免的,特別是發生在馬刺這樣一支團隊一向穩定的球隊裡,第二戰馬刺肯定會有精準的調整與修正,避免再犯相同的非受迫性失誤,這些失誤除了攻防節奏失控所產生的失誤外,更多的是非受迫性失誤,成為馬刺輸掉第一戰的致命傷。

     

    但有效保護籃板球和禁區,可能就是Duncan和馬刺的罩門,這需要Duncan花費更多心力和體能,同時他的搭檔Antonio McDyess也要煥發青春,對抗更年輕力壯的小牛內線。

     

    馬刺以Manu Ginobili先發,主導進攻節奏,增加進攻決策與侵略性,這一招應該是不會改變,第二戰Tony Parker先發似乎也可以預見,因此,爭取更多上罰球線機會,切用突破、擋拆衝擊小牛內線,是馬刺要在第二戰擺平小牛的主軸。另外當然就是針對Dirk 的防守、協防,一定要執行的更徹底。

     

    第一戰小牛靠什麼贏球?

     

    一是籃板,二是罰球,三是Dirk的精準投籃與罰球。如果小牛Dirk不能持續保持他的高命中率和罰球,同時利用更好的體能、速度、衝擊力去挑戰馬刺的內線,給馬刺內線帶來壓力,那麼小牛在對戰中的優勢,勢必會受到影響。

     

    現在馬刺和小牛這系列,要考驗的是教練的調整功力與應變,這一點我相信Popovich會有更務實的表現與關鍵能力,這也是我認為馬刺可以在系列戰中找回均勢的關鍵。

     

    當然,教練再足智多謀,球員的穩定性和臨時表現,更直接左右著戰局和戰術,小牛在人手、板凳深度和對戰才華上佔盡優勢,這一點是馬刺需要打出最佳狀況才能克服的盲點。

     

    小牛和馬刺這系列就像總冠軍賽對決,那不只是第一輪季後賽,讓我們靜靜的欣賞下去吧。

     

     

  • 投下神聖一票

    手裡沒選票,心中有選票,這是籃球化外之民快樂且不受拘束的自由。

     

    在中華籃協理事長龍頭改選前夕,人家吃米粉,沒投票權的我們在喊燒,的確蠻無聊的,幾乎每天都有朋友問我,你會投給誰,我也總是很無奈的回覆:我不是籃協會員,我也沒有投票權,但我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投下我的選票。

     

    那時候,有意參選理事長的兩大人物毛高文部長,以及李鴻鈞委員根本都還沒有開始串連動作和展開運作。

     

    毛部長曾是籃球界大家長,從1987年開辦的大專籃球聯賽、1988年開打的高中籃球聯賽,都是毛部長任內政績,他熱愛籃球,打算以志工身分競選籃協理事長,推廣籃球,服務基層,不但要迅速解決眼前所有教練、聯賽、裁判、球員、球館問題,更要同時從組織架構上去建立籃球全新規畫與機制。

     

    不管是從教育著眼,還是籃球著手,或者是人生裡最重要又無可取代的某種動力,毛部長的文人風骨,平易近人的風範,老而彌堅的企圖心,很符合籃球人的期待。

     

    搞教育,愛籃球,用運動彩繪人生,毛部長的教育、籃球、人生心路,就像一部經典電影,在他決定投身籃球志工,展開服務,貢獻個人資源與熱情的同時,這部電影賣不賣座,不但是台灣籃球事務成敗指標,也是影迷們必須看得懂的精華。

     

    那些認定毛部長將會是現任理事長王人達「傀儡」的言論,的確太瞧不起毛部長。

     

    至於毛部長與前後任教育部長的關係,他能揉合國中、高中、大專與社會籃球的能力,在政經界的深厚人脈和龐大資源,以及他一天連續看三、四場球賽的執著與理解力來看,毛部長的性格不但很「籃球」,看球的視野很「細膩」,觀察入微的剖析很「獨到」,他的想法和創意,務實而深入。

     

    在毛部長眼裡,田壘應該很好守,那也暗示,我們的教練層次、球員能力、防守深度都需要提升。在他看來,裁判問題、台北市等大都會的球館問題、聯賽機制建構、女籃生態改變、學生聯賽與社會籃球的緊密結合與紮根工作,都迫在眉捷,不能任其荒蕪,需要儘快有效解決。

     

    只有基層籃球健全,聯賽體質結構健康,組織架構完整,籃球才能全面升級,展現競爭力。

     

    特別是在2011年底行政院體委會將裁併到教育部之後,毛部長的影響力、人脈與資源,勢必可以產生立竿見影的協調能力與效果。

     

    那些長年在野,抑鬱不得志的非主流籃球人士,可以視毛部長為新的期待,他需要全新的專業人才幫助他,為籃球做出奉獻。那些渴望投下賭爛票的籃球派系,也不必再義憤填膺,毛部長平易近人,腦袋清析,閱歷過人,他的改革與清新作為,值得期待。至於懷抱無限理念和理想的熱血青年,中新生代國手,應該要冷靜下來,看清形勢與背景,以毛部長為核心的籃球服務團隊,沒有權勢,不談派系,不論對立,只有專業與熱情。

     

    這不是西瓜效應,而是一種對籃球無可救藥的必要體認與冷靜。

     

    尋找對籃球發展與改革最有利,無私堅定,擁有最豐厚資源,最有效人脈,同時也最具執行力的領導人,無疑是籃球重建最大的希望。

     

    李委員長年走在政壇,問政卓越,形象一流,屬於典型的政治人物,他的家人把這次參選視為頭等大事,因為他們熱愛籃球,關心參與,並且積極提出改革之議,讓人佩服。在邁向理事長的路上,他重視有選票的人,但更要多聽聽沒有選票的人的聲音與意見,並且多到球場走走,親近大眾,看看籃球需要什麼。

     

    尤其是在卸下參選外衣與立委身分的同時,離開團隊,真正深入他可能不曾看過、聽過、想過的層面。

     

    毛部長的「教育、籃球、人生」,跟李委員的「政治、人生、激情」,誰能更貼近籃球,深入學校資源,重建組織架構,建構高效率的籃球系統,並且以無私的志工精神投入奉獻與服務,應該是所有手裡握有選票與心裡也有選票的籃球人共同的期盼。

     

    這是籃球復甦的時刻,不能賭爛,不能盲目,需要理性和視野格局,更不能為反對而反對。

     

    投下神聖一票,台灣籃球更有希望。籃球,加油!

     

     

  • 從周儀翔再奔美國談起

    泰山高中191公分前鋒前鋒周儀翔,確定「留美」深造,挑戰美國大學籃球,目前正在幫他尋找學校和安排旅美事宜。

     

    周儀翔決定旅美深造籃球,並不讓人意外,這大概是一年多前就可以確定的方向,這對周儀翔的籃球生涯會有較大的突破,就像人在BYU夏威夷楊百翰的張宗憲,美國大學籃球可以給他們更大的激勵與成長環境,未來無限寬廣。

     

    在洛杉磯打專科籃球的莊宗勳,以及打高中籃球的邱金龍,都是高中畢業後旅美的例子,他們打進NBA的機率非常非常小,但他們充實自己籃球生命,挑戰自我,赴美開啟籃球視野的決心和毅力,令人佩服。

     

    旅美打球,那種生活、語言、經濟、場內外的煎熬與壓力,難以言喻,除了貴人相助,更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態度,能夠堅持下來,持之以恆,找到更寬廣的人生道路,在人格形成與意志決心的成就,自然比半途而廢的人更受到肯定。

     

    談到周儀翔旅美計畫,不僅讓我同時想起,非明星級的高中、大學籃球教練,在招生上的困難與掙扎。

     

    像周儀翔這種等級的球星,如果他不決定赴美深造,他不是進入台灣師大,就是會挑文化、輔大,這幾乎是不變的傳統。兩年前開始,彰化明道大學提供優質環境與成長空間,現在多了一些競爭力,也讓高中畢業生有了更多選擇。

     

    像林口醒吾技術學院這種大專二線學校在招生上,就面臨許多困難,醒吾正在招招生,如果你自認有良好的技術和野心,並且希望有球打,有成長空間,有良好紀律的高中畢業生或轉學生,趕快去找醒吾教練王金城報到。http://w2.hwc.edu.tw:80/board/view.asp?ID=10968

     

    我並不是排斥明星學校,而是對許多高中一線球員,進入大學卻在學校坐了兩、三年板凳,打不到球,甚至很難爭取到上場空間與時間感到婉惜。

     

    周儀翔的學校泰山高中也是如此,公立高中在招生上原本就處於不利的位置,資源少、競爭力強,今年打進高中四強的泰山和松山高中不像私立學校,可以提供學雜費全免,195200公分以上長人,甚至還可以支領營養金的福利,大舉招收一流的籃球人才。

     

    這也是為什麼,今年打進高中四強,創隊史紀錄的泰山高中教練陳志忠,以及衛冕二連霸的松山高中教練黃萬隆,在取得隊史高峰之後,為什麼有「為何而戰」的無奈與感嘆。

     

    公立學校資源有限,招收籃球資優生自然也面臨許多困難,在辛苦打造學校招牌與名氣之後,如果不能打開更多窗扇,贏得更多的資源,衝擊僵化體制大門,多少會讓這些基層教練感到束手縛腳,有心無力。

     

    泰山也在招收新生,如果你想成為另一個周儀翔,飛向籃球世界的極致,挑戰自我的極限與能耐,去找阿忠吧,他除了會教你打球,教你念書,教你紀律和服從之外,也能健全你的人格,豐富你的籃球生命。

     

    又一個高中天才飛向美國大學籃球,周儀翔跟著莊宗勳、張宗憲、邱金龍的腳步,他們的決心與努力,讓我們的籃球世界得以更精采。

     

    有機會和時間,我會去跑一圈,把他們旅美奮戰的故事報導出來。

     

     

     

  • 洋將「退化論」

    洋將加入SBL應該是「進化論」的重要基礎,利用洋將的球技、體能條件帶來刺激,提升本土球員對抗性和能力,讓賽事更精采,競爭更激烈,勝負更難料,提升球賽品質,進而全面改善本土球員在球技和對抗上不足。

     

    這樣的理論與理念是正常的,CBA中華職籃雖然只打了4年多就停擺,但每場上場兩名洋將,每隊可以登錄四名洋將,短時間內就大大改善本土球員的對抗性和攻防能力,讓CBA賽事、內容更精采,力量、速度、防守、團隊兼具。

     

    當年CBA比賽快速好看,對抗性強,洋將素質一流,本土球員也在抄截、助攻、得分上展現十足競爭力,就是最好的證明。周俊三、顏行書包辦聯盟助攻王,鄭志龍、東方介德在得分榜上不遑多讓,李雲光的神偷妙手,精湛技藝和閱讀比賽能力難以言喻,到現在還是經典中的經典。

     

    別忘了,蔡福財扮演第六人的那一手神射,朱浩仁和羅興樑從板凳上來提供的無限深度和激情,在洋將銳利的光芒下,依然深得人心,未受掩蓋。

     

    SBL連續第四年開放洋將,每隊只有一名,三分之二球季過去了,SBL球賽更精采了嗎?競爭力和內容提升了多少?球迷增加了嗎?收視率和贊助商,媒體的熱力是不是更加投入?SBL的市場氣氛是否更濃、更炙熱?本土球員的表現和球技、對抗性,是不是也有了明顯的提升?

     

    跟當年CBA不同的情況是,我認為洋將讓SBL呈現一種不容易看見的「退化」。

     

    達欣擁有艾倫,可以確定他們的戰力更堅強,更完整,也更具衛冕實力,因為各隊很難同時解決「艾倫+田壘」這樣的又高又強又硬的內線組合,特別是在74勝的系列戰,想要同時擺平艾倫+田壘,內線既要扛死艾倫,外線又要封鎖田壘,進攻時既要躲艾倫、又要閃田壘,那實在是非常艱苦的事。

     

    但也因為艾倫的存在,田壘的作用與功能在退化,田壘的三分球出手永遠比兩分球多,戰術性運用,他大多只需要待在外線等球、跳投。防守上,田壘只要扮演第二道防守,或者後頭還有艾倫扛住,所有禁區的籃板球、防守、卡位、苦工,反正艾倫都負責包辦了。

     

    艾倫的存在,不但讓田壘功能更單純、更簡單,責任不再吃重,艾倫同時吃掉了蔡峻銘、李豐永、岳瀛立的上場時間與空間。

     

    這裡要先恭喜裕隆,因為他們本季沒有啟用洋將,所以,讓一群本土球員找到了更多的發揮空間與發揮功能。如果裕隆也找來一名會飛會蹦會衝的內線洋將搭配曾文鼎,那麼吳志偉、李啟億、吳睿晉真的只需要在板凳上「翹二郎腿」看洋將+曾文鼎表演就夠了。

     

    達欣和裕隆的情況是不是「特例」,我不知道,但隨著戰事的拉長,本土球員的表現和生態,愈讓人擔心。

     

    在洋將幾乎包辦籃板、得分榜前三名的同時,得分榜上的本土球員領先者鄭人維、陳順詳、楊敬敏都是砍將,他們閱讀比賽的能力,處理球的工夫,防守的能量,領袖作用,是不真的能扛下國家隊主力,在國際賽打硬仗,讓人害怕。

     

    璞園後衛洪志善外線和得分爆發力,讓人印象非常深刻,他並沒有因為桑德斯的主控、組織、發動攻勢,而失去自己控球後衛的基本功能。但璞園這支球隊的整體運作和用人、輪換、球員角色設定,還是「莫測高深」,他們可以打出更好的團隊、更強的戰力,但他們始終表現不穩定,沒有持續性,同時也看不到一套攻防主軸,他們靠極佳的手氣和進攻贏球,在打防守戰和半場攻防時,他們還不是一支成熟的球隊,也不是一支因為洋將加入,變得更完整、更強大的球隊。

     

    這算進化,還是退化?

     

    台灣大和金酒這兩支年輕球隊何嘗不是如此,在佛伊爾驚人的體能和爆發力背後,台灣大並沒有馬上蛻變為一支季後賽球隊,尚恩的火力與瘋狂進攻,跟金酒球風很搭,但他們終究還是一支游擊隊,靠投籃手氣和感覺打球的情況,並沒有改善太多。

     

    更重要的是,本土球員的技術能力與理解比賽的籃球智商,團隊的融合、防守都因為洋將加入而進化了嗎?

     

    洋將「退化論」有點悲觀,但需要被重視和正視,那支球隊能儘快找到問題,並且解決問題,真正提升本土球員的技術、能力、防守,並且融入比賽和團隊,那才會是最後的贏家。

     

     

  • 給李委員的一封信

    除了德高望重,形象滿分的毛部長,積極布局入主中華籃協,年輕有為,作風積極,形象清新的立法委員李鴻鈞,則是另一個籃協龍頭大選的競爭者。

     

    儘管擁有中新生代國手群的鼎力支持,包括鄭志龍、周俊三、李雲光、錢薇娟、曾增球、東方介德等著名少壯派國手齊聚一堂,但相信籃協龍頭大選情勢演變至今,李委員與他的競選團隊,難免會有「形勢比人強」的感慨與體認。

     

    除了熱情,除了理念、革新,還有年輕、清新的形象與積極作為,李委員在這場籃球戰爭裡,想要扳倒毛部長,力抗當權派,競選策略與手段,需要有更大的突破。

     

    在好事的寫信給籃球界大長輩毛部長,上書建言後,我決定再寫一封信給李委員,支持他想要為籃球界奉獻、改革與努力的真情,同時表達個人拙見,淺聊一二,請勿見笑。

     

    敬愛的委員您好:

     

    我沒有選票,在籃球界更沒有分量,因此,我的個人建言也就無關痛癢。但我關心籃球,喜愛籃球,希望我對籃球、文化、權力結構的理解,可以做為您大舉進軍籃協的參考。

     

    台灣籃球需要什麼?一是汰舊換新,二是資金,三是健全聯賽,我在「給毛部長的一封信」裡已經簡要說明,不再贅述,再怎麼說,這些都是革新的重點。對年輕有為的李委員,應該還有更多的期許。

     

    競選就像打仗,檯面下要集結、拉攏派系,檯面上要有策略,駕馭情勢,最好還可以操作媒體、文宣,創造形勢,改變對峙氣氛。當然,更重要的就是用人精準、執行團隊能力超強,以及不斷創造具有說服力、影響力,可以左右選情和選票的「焦點」。

     

    很多時候,在選戰上正面交鋒,採正規軍的作戰模式,一波波端出上等務實好吃的牛肉,也很有說服力,比起政治手法和操控派系,未必遜色。

     

    有那些大型企業、指標球隊支持李委員,有那些知名國手、籃球人贊助他、挺他,這都是可以宣傳行銷,改變氛圍,大打文宣戰的焦點。

     

    另外就是資金的展現,這應該是一種「難以預估」的選票誘因,畢竟,要玩籃球,要談改革,要展抱負,有錢最大,沒有資金,什麼都動不了。

     

    充分展現資金來源、實力,端出看得到的牛肉,讓所有人都真正看得到你的實力、抱負、遠見,而不是只有理念、熱情,多少可以顛覆一些傳統。

     

    在選戰裡,「西瓜靠大邊」效應還是跑不掉,展現資金實力,雖然未必會成功,但絕對有十足影響力。比賽多了,工作機會多了,制度健全了,聯賽結構、體制完備,競爭力提升,男籃SBL聯賽、甲組聯賽要突破現況,女籃聯賽要改革、重新建立,這一切都要花大錢投資,以一個「投資者+經營者+籃球CEO」的角色出現,絕對比只是當一名「決策者」要更有說服力。

     

    台灣籃球需要一名「籃球CEO」,而不只是一名革命家或政策擬定者,或許是委員可以發揮年輕有為作風的助力。

     

    執行團隊的能力與幕僚的視野,更關係著大選成敗,如果委員以改革者出現,但也躲不開舊勢力與人事的「分權與卡位」,那一切都是空談。

     

    務實努力,策略精準,正面交鋒,駕馭形勢,台灣籃球非常需要一個真正高效、無私、懂得用人的領導人。

     

    最後敬祝委員平步青雲,心想事成。

     

    如果你也真正喜愛籃球,多年來有恨鐵不成鋼的憤怒,也有自己的理念和積極建言,並且想要表達出來,那麼請寫mail給我,我會一一彙整出來。我的電子郵件信箱是:doctorlee53@gmail.com

     

     

     

  • 給毛部長的一封信

    前教育部長毛高文決定出馬競選中華籃協理事長,他的競爭對手是立委李鴻鈞,決戰時間大約就在5月。

     

    除了毛、李雙方各自表態,闡述理念與改革之議,尋求支持,已解散的九太科技籃球隊董事長沈會承在大選之前開出第一槍,他個人信賴毛高文對籃球的投入與改革決心,同時更願意為毛高文抬轎拉票,一旦毛選上,他還會以實際支持贊助籃球,展現他對籃球的熱愛。

     

    不過,沈會承認為,毛高文與李鴻鈞都是想要對籃球有所貢獻與付出的人,這是籃球界的新氣象,毛部長有資歷、經歷和深厚人脈,25年前一手創造各級校園籃球聯賽,是籃球界的大家長,李鴻鈞年輕有為,深愛籃球,不如這一任四年由毛部長出掌龍頭,全力改革,李鴻鈞擔任副手,兩人攜手共同為籃球進行深耕、改造。

     

    四年後,李鴻鈞再接手籃協,發揮抱負,實現籃球更大更多的夢想。

     

    建言理想,但形勢難料,在雙方都打出「必勝」口號,並且積極全省走透透,上下串連集結之餘,這場20年來最受矚目的「籃球戰爭」,只怕已經沒有妥協餘地。

     

    競爭帶來進步,籃球需要新象,毛部長、李委員兩人身上背負多少籃球人的深深期許與長久等待的革新契機,理想的人充滿激情,務實的人冷眼旁觀。

     

    跟大家一樣,我也熱愛籃球,關心籃球發展情勢,人微言輕,但真情不減,依照輩分,先寫封信給德高望重的毛部長,上書建言,表達拙見。

     

    親愛的部長您好:

     

    我不是籃協會員,因此我沒有投票權,也可以確定,毛部長不用約見我,暢談理念,積極拉票。

     

    在這勝負交關的時刻,有票最大,但手裡沒選票,手中有選票,除了心中的選票,個人對籃球情勢、人心、權利分配,還有一些小小的判讀與理解。

     

    台灣籃球需要什麼?

     

    1、汰舊換新:台灣籃球幾十年來很微妙的現象是,老一輩的擁有選票,但他們長期霸佔,沒有作為,倚老賣老,卡位、搶位的人真不少,真的該退、該被淘汰了。新一輩只有想法,但沒有務實投入的能力與經驗,歷練太少,也難成大器。

     

    但汰換是必須的,如果最關鍵的人事布局、執行團隊、幕僚長,還是只能受到選情和選票牽制,老不除去,新不成器,將難有作為。

     

    2、資金:台灣籃球現在最需要的是「資金」,這才是最務實的牛肉。SBL組織重建要錢,女籃聯盟革新要錢,甲組籃球機制健全要錢,基層籃球扎根要錢,地方基層補助要錢,國家隊經營組訓人才培養要錢,舉辦賽事要錢,教練養成要錢,規畫台北興建場館要錢,文宣傳媒策略運用要錢。

     

    談錢傷感情,但沒錢,什麼都做不了。

     

    籃協做的是所有「服務工作」,不是當官的地方,當籃協理事長,絕不能只是嘴巴說,「錢,沒問題」,誰能出錢、贊助企業有那些、實際資金來源在那裡,理監事也不能只是權利的分配者與運用者,他們必須是籃球發展的實際贊助者。

     

    3、健全聯賽:聯賽要健全,組織要健康,行銷要周全,自然可以提升籃球整體競爭力和國家隊實力,再去談跨兩岸的結盟或杯賽,才是務實有本之道。

     

    女籃聯賽要徹底重建,職業化是最好的道路,男籃要將SBL聯盟、甲組聯賽完整建立起來,組織、架構、管理、行銷都要健康,這才是指標性提升,指標明確又提升,基層上來就會有目標,企業媒體會關注投入,籃球資源才能源源不絕。

     

    拙見一二,只是表達心裡長久期盼,毛部長老帥出征,更讓人無限期待。

     

    最後敬祝部長一帆風順,馬到成功。

     

    如果你也真正喜愛籃球,多年來有恨鐵不成鋼的憤怒,有自己的理念和積極建言,並且想要表達出來,那麼請寫mail給我,我會一一彙整出來。我的電子郵件信箱是:doctorlee53@gmail.com

     

     

  • 裕隆,遲來的改變

    裕隆最近7連勝,他們平均每場失分低於74分,重防守、球流動、控制籃板,基本輪換用人多達9-10人,儘管還是偶有傷兵,但氣象一新。

     

    這是很好的改變,雖然來得晚了,但一切都還來得及。目前裕隆的球,打出幾個重生的狀況:

     

    *防守:找回防守的態度和專注防守的精神,是裕隆可以贏得7連勝的關鍵,裕隆原本最穩定的利器就是防守,從個人防守到團隊防守,從協防系統的完整建立到利用防守展開的成功反擊,這是裕隆失傳已久的武器,也是錢一飛時代裕隆隊最重要的贏球武器和優勢。

     

    *用人:從李雲光時代到張學雷時代,裕隆都面臨共同的盲點就是「輪換陣容」,李雲光用人保守,老將擺著待退,新人不敢用,主力只有五、六人,保守用兵,新人不成長,老將派不上用場,只能靠少數幾名主力硬撐,打不出團隊戰力和深度。

     

    張學雷比李雲光好一點,但用人也不夠開放,經過上季失敗和陳信安離隊,張學雷本季不但把原本待退老將吳志偉送上主要輪換陣容,也讓新進前鋒吳奉晟有替補上場機會,加上重獲新生的射手周士淵,搭配原有的主戰陣容曾文鼎、李啟億、陳志忠、李學林、楊哲宜、呂政儒,連內線苦工吳睿晉都能以苦工角色上場頂一下,組成一個9-10人的輪換陣容,重視內線防守和籃板球,真正解放裕隆深度,打出優質團隊、激發戰力。

     

    *信念:做為王者球隊,裕隆球員和教練團、職員難免有一種莫明又不能說的「優越感」,但經過連續三季的失手,同時左右團隊默契的陳信安也離隊之後,裕隆需要重新奮起,每個人都要「皮繃緊」,精神得「武裝」起來。

     

    拋開優越感,注入緊迫性,裕隆全隊爭勝和努力拚命打球的求勝信念,成為這一波7連勝最好的精神戰力。

     

    但,裕隆如果想要「重返榮耀」,奪回SBL總冠軍和裕隆王者之相,光是做到這些還是不夠的,因為他們太倚賴曾文鼎,他們必須在遲來的改變中,再注入幾個元素:

     

    第一、曾文鼎是裕隆的得分、籃板、助攻、火鍋、抄截王,這代表什麼?很明顯,一旦曾文鼎有犯規麻煩或因傷不能打,裕隆隊就完蛋了,裕隆必須在戰術執行和用人方面為曾文鼎解套,除了曾文鼎之外做更多細膩的搭配和調整,如何在沒有曾文鼎的情況下,裕隆依然可以保持足夠的纏鬥力和攻防優勢,這需要教練團的用心和努力。

     

    第二、裕隆的老將體能明顯跟不上要求,裕隆想要打出最好的戰力和韌性,球員的體能和體力就要拉上來。

     

    第三、21歲的年輕後衛林傑閔已經在板凳上坐到「結冰」,如果他真打不到球,就該讓他去好好接受大學教育,活絡腦袋和學養,如果要他打球,就該好好培養他,給他機會和必要磨練,即使李學林受傷,他也得不到重用,甚至還上不了場,這對裕隆的板凳深度和新人養成,當然是一大致命傷。

     

    第四、即使陣中沒有洋將,裕隆還是有足夠的本錢贏球,甚至搶下總冠軍,他們有七、八名主力國手,這才是裕隆要建立的堅定信念和信心,更不能做為輸球的藉口。

     

    裕隆改變的,不只是防守、打法、精神,更重要的是「信念」,一旦建立堅定的信念,他們很有機會讓擁有洋將的球隊全都功虧一潰。

     

     

  • 真相大白,咱們是無辜的

    真相終於大白,原來,黃巨導與桑德斯同樣因為執法裁判「引用規則過當」,被取消罰款,但禁賽已執行,因此無法取消。

     

    這個事實是在今天(312)上午透過中華籃協友人告知,之前媒體有關「桑德斯已被取消罰款」的報導都漏了重點是:桑德斯與黃巨導雙雙都被取消罰款,至於是記者漏植,還是被採訪者遺漏未說明,已不可考。

     

    璞園與金酒大約在今天都會接到中華籃協的公函,真相大白,判例也更正式成型。但我還是要另外下一個結論:整個過程,從頭到尾,從當場判罰、事後檢討、公布說明,真的都很粗糙。

     

    那個非常熱心指教我、挑我毛病的網友「飛翔」,用字遣詞可以說明閣下是個基層裁判,我搞不好也認識你,從你的認知與解讀水平來看,你的進步空間還很大,請多加油,這只是一個非常基本、基礎的認知和場上狀況,如果你根本無力去解讀和判讀,那真的很糟糕,也會影響你未來的裁判之路。

     

    總之,謝謝你的關注和一起研究,多給別人和自己留一點空間,並且要有禮貌,這才是相互學習、切磋、進步的良好態度。

     

    有關籃球場上的判例、狀況研究,屬於自由心證的部分,落差難免過大,但都需要不斷的研析、看帶、解讀、切磋,才能逐漸找到一個平衡點和激勵。

     

    目前國內裁判很認真研究規則、判例與精神的,不經意都會犯了「鑽牛角尖」的毛病而不自知,這叫走火入魔,另方面來看,也是程度不好,自我詮釋過當。

     

    另外就是吹牌子和經驗的老裁判派,在尺度、心態、習慣上已經無法改變,導致臨場執法的狀況不斷,失去善用規則與精神去協助比賽進行,維持比賽公平、公正的進行,空有經驗,卻誤用經驗,讓人情、彈性空間充斥比賽,執法情況也不好,真的可惜。

     

    不過,這是一次很有教育性的判例和審判,判的粗糙、決策粗糙、審判粗糙、公告粗糙,每個環結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以現有的裁判機制和人事組成,已經很難去改變現況。

     

    在這時候,球隊和教練們只能自求多福,讓比賽時運氣可以好一點。

  • 黃巨導的無影掌

    黃巨導打了那麼多年球,幾乎不曾引起大家注意,但這一次與桑德斯的衝突,雙雙被判奪權出場,讓他夯到不行。只是,這一夯,好像他成了專業打手,桑德斯則成了冤魂。

     

    現在,我要開始為「黃巨導條款」做更多的解析和判讀,還原真相,並且讓這個判例形成之粗糙,成為文字記載的歷史,讓各方好好去評析。

     

    我的分析與判讀是,桑德斯被趕出場很冤,但同樣被視為揮拳打人的黃巨導,其實更冤,璞園自認受到不平等待遇和無能吹判,上訴申冤,助桑德斯得到平反,贏得一片掌聲,也讓這個判例的形成更有趣。

     

    先還原現場真相:

     

    1、桑德斯籃下出手,黃巨導從桑的右後方打手犯規,在哨音響起之後,桑德斯以慣性與自我保護的動作,右手推黃,然後在混亂中轉身離開事發現場之際,左手肘順勢架向黃的胸膛。(這兩下動作非常漂亮,一氣呵成,這是老江湖在混亂中自我保護動作,但該打的都打到了,被桑打到,算你倒楣,這只是一些籃球場上正常的小動作,但這一次算桑倒楣,因為被裁判過度反應給判了出場)

     

    2、黃被桑的左手肘這一架,馬上腦充血,他「以雙手往下摔開」桑的手肘,我們看到桑抱頭很委曲的離開現場,然後黃很氣氛的用手指著桑,告訴所有人桑德斯用手肘打他胸膛。所以我會說,在肢體對抗中,黃算是笨的,欠缺冷靜陰沈的反擊技巧。

     

    3、從頭到尾,黃都沒有揮肘、沒有作勢打人、沒有追擊的動作。黃唯一的動作就是,大動作的「向下摔開桑德斯架在他胸口手肘」的動作,這個大動作,讓所有人誤以為他是揮肘打桑德斯,其實他是向下揮動雙手,摔開桑的手肘。

     

    好啦,當場執法三名裁判在混亂快速、不很情楚、黃巨導反擊動作又很大的情況下,把兩人都判奪權,這的確是反應過度。最多就是兩人都給技術犯規,很恰當,很有警告性。

     

    但中華籃協審判委員或技術委員在事後檢討和審理中,卻無法也無能對場上的狀況,做更清析的釐清與判例的形成,搞得桑德斯像是被冤枉的,黃巨導則是肇事者,而且被判奪權是合理的懲處,讓所有的真相與專業,都被外行的報導、觀察、言論、球迷式情緒給矇蔽。

     

    黃巨導並沒有揮出任何無影掌或追打動作,他唯一做的動作是當下雙手往下摔開桑德斯的手肘,動作很大,並沒有任何要作勢打人、揮擊、追擊的動作。

     

    這是很有趣但也是很粗糙的判例,璞園申訴有理,這是他們的權利,桑德斯不該被判處極刑,也得到平反。

     

    黃巨導的情況,則因為金酒沒有提申訴,所以技術委員會或審判委員沒有處理,也不予處理,很符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處事原則。

     

    但,裁判要進化,判例要形成,教育要養成,球員和教練、球團要提升,這麼粗糙的判例和內容、過程,實在是大開倒車,讓人失望。

     

    桑德斯很冤,但黃巨導更冤。如果桑德斯的黑肘隨身拐在人家胸膛,這算是自我保護,那黃巨導往下摔開桑肘的動作,算不算另一種自我保護,只是他動作反應很大,被認為是揮肘或揮手打人。 

     

    那個「往下摔開對手架在他胸膛手肘」的動作,不叫揮肘,也不叫打人,這應該是很明確的指標。

     

     

更多發表 « 前一頁 - 下一頁 »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