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爾席特!

因為圓球憲法有規定,儘量不要在NBA比賽重播前於文章的標題與導言明示當日比賽結果,所以我遵照辦理,對於「公牛vs.活塞」第三戰我只有一句評語:「布爾席特!」

什麼是「布爾席特」?就是bulls**t!中文大多翻譯成「狗屎」,不過用在公牛身上應該是「牛屎」,以此類推用在艾迪身上就是「艾屎」。

今天總算有網友按捺不住,針對我的東區準決賽「公牛vs.活塞」預測發難表示:「艾迪你公牛vs.活塞系列的預測會不會差太遠了?現在活塞已經快橫掃公牛了...。」事實上,早在首戰公牛被活塞以95:69打爆掉,我就已經知道大禍臨頭,挫著等被網友大罵這系列預測簡直是「狗屎」,要罵「艾屎」也可以,等到第三戰對我已是很仁慈了。

我沒有因為預測公牛會擊敗活塞而後悔,但是預測與結果天差地遠,實在有檢討的必要,簡單說,我今年太高估NBA新生代的接班能力,首輪即指押寶公牛會贏熱火、爵士會勝火箭,不過也錯估了暴龍會淘汰籃網,但是最離譜的當屬第二輪預測公牛會贏活塞。

我雖對公牛有信心,但是季後賽的歷史教訓還是很管用的,即使昔日「籃球之神」喬丹所領軍的公牛,過去也是先繳學費被活塞電一電,才能修成正果通過「壞孩子」這關考驗,進而挑戰NBA總冠軍。現在的公牛何德何能,首度面對活塞「壞孩子二世」一試即闖關成功?

我太高估今年的公牛了,尤其是太高估那些年輕公牛球員的能力,認為他們有「大班」Ben Wallace這種經過NBA總冠軍認證過的精神領袖加持下,經驗與抗壓性可以速成,事實證明,公牛的火候還是有一段距離,至少在和活塞這支連續4季闖進東區決賽的老狐狸相比,該繳的學費還是要繳清。

公牛可能以首輪橫掃熱火就樂昏了頭,太過自我陶醉,加上例行賽和活塞對戰取得3:1領先優勢,就認為這關並不難闖,所以首戰才會發生那種對手早就有備而來,自己還渾然不知死活、掉以輕心被狠卯的窘況,這頓狠卯也讓公牛一下措手不及第二戰再掉一場,第三戰回到主場雖有回魂之勢仍無法守住曾經領先達19分的戰局。

我沒有必要,也不想要在公牛已經陷入0:3劣勢情況下,繼續在修辭上落井下石公牛,只想以公牛面對活塞區域防守一籌莫展為例,來解釋公牛在經驗上與抗壓性的不足。

活塞區域防守不只是第三戰被提起,早在前兩戰公牛撇海時就被廣泛討論,活塞教練Flip Saunders過去任教灰狼時代即是區域防守的愛用者與善用者,對於今年拿來對付公牛的區域防守也取了一個很高深莫測的專業名詞:「hyperbolic, paraboloid, transitional, floating zone defense,簡稱HPTFZ」

有興趣的人,可以逐一去查這字義,我可以揣摩Saunders的意境來翻譯一下,這套區域防守可以說是區域帶盯人防守,也可說是狗屎區域防守。艾迪不是來搞笑的,因為Saunders提到這套區域防守也笑得很詭異。

怎麼詭異法?Saunders說:「NBA球員壓根就瞧不起區域防守,對區域防守有刻板印象,認為人釘人守不好才會黔驢技窮守區域,也就是認為區域防守不夠男子漢。」所以Saunders上季掌活塞兵符時,灌輸球員區域防守觀念與技巧時,根本未獲活塞諸將認同,說難聽一點是認為Saunders有辱活塞「壞孩子二世」的防守尊嚴。

這樣的反彈在「雙Wallace」身上最明顯,大班去年和Saunders鬧不和原因之一即是對區域防守不屑一顧,Rasheed Wallace也曾公開表示區域防守對於活塞等於是「心虛」的象徵,已失去過去強悍防守的招牌。

經過上季東區決賽被熱火淘汰的挫敗後,活塞諸將也做了相當程度的自省與改變(加上大班又離隊),開始接受Saunders的想法,認為區域防守是有必要的,因為現在的NBA進攻實在太強了,有時候還真得改變一下防守戰術,藉由擾亂對手進攻節奏,達到同樣的防守效果,而且區域真要守的好,是比人釘人更難的。

Saunders在第三戰賽後振振有詞表示,下半場他們就是靠區域防守(或是所謂的HPTFZ)翻盤的:「我們下半場大概只有4、5次play是採人釘人,其餘皆是區域防守,藉此來抵消公牛擅長的傳切與擋切,尤其是讓他們的後衛打得很辛苦,當然Chauncey Billups的挺身而出也功不可沒。」

事實上,活塞的區域防守真的有這麼神嗎?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他們只是展現應有的強度、意識與韌性,守得很積極、具侵略性、又有耐心,然後就看公牛自亂陣腳,彷彿自己才是落後19分球隊,第三節一陣兵慌兵馬亂後即萬劫不復。

公牛教練Scott Skiles也對於活塞區域防守被神化不表認同,他並沒有不尊敬活塞的防守表現,而是認為活塞的區域防守沒有那麼難破解,主要是自己空檔出來投不進:「如果我們是看同一場比賽的錄影帶的話,你可以輕易發現,我們到處都有空檔,只是大約錯失18至25次空檔出手投籃。」另有有非官方統計,在活塞區域防守下,公牛是35投7中。

Skiles另外又再補充,活塞的防守的確很好,尤其他們人高手長,防守半徑很大,不過這些仍構不成公牛諸將空檔不進的理由,群牛就是太過緊繃放不開身手。

除了對區域防守束手無策外,我又錯估了公牛防守的強度與韌性,原先我認為公牛打小球雖然很冒險,因為只要一旦外線失準,就會打得很辛苦,不過他們將小球的機動性也發揮在防守上,即使進攻不順,防守仍有辦法扳回來。

事實上,他們並沒有扳回來,而是在進攻上愈打愈急、愈亂後,防守也失去應有的專注力與強度,也就是有患得患失的傾向,這些都是經驗與抗壓性不足的實例。

在公牛落入0:3絕境後,芝加哥當地媒體也毫不留情批評年輕公牛不濟事,該是找老將來搭配大班的時候,這樣才能有助於公牛急欲在這幾年挑戰NBA總冠軍賽的企圖心,沒有必要再等待年輕球員的成長,甚至已經想好公牛應該將防守不力的Ben Gordon交易出去,搭配老將P.J.Brown即將到期的合約,外加今年首輪選秀權去交易來灰狼「狼王」賈奈特(Kevin Garnett)。

我是沒有這些媒體這樣悲觀,但是看完這三場慘敗,加上NBA「只有今天,沒有明天,甚至沒有未來」的封王哲學,公牛今年季外的確該思考值不值得這樣孤注一擲,就像當年熱火挖角來歐尼爾(Shaquille O'Neal)就是放眼當下就要奪冠,只有現在奪冠才是真的,即使今年即被橫掃出局,歷史紀載上他們仍是2006年NBA總冠軍,再看看小牛的慘例,一旦和總冠軍失之交臂,即使再怎麼強,不但不能保證來年即可如願以償,還有可能連首輪都過不了關。

Published 12-05-2007 12:10 by 艾迪
Filed Unde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7年5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