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NBA分區決賽首戰之後...

有網友形容,西區決賽首戰馬刺以108:100擊敗來訪的爵士,拔得頭籌,打得好像是場慈善義演賽,這樣的形容很貼切,馬刺大概是替西區準決賽出戰太陽的骯髒形象贖罪吧,而且還有可能把第二戰「義賣」給對手。

這樣的「義賣」論調並非口說無憑,而是馬刺上季季後賽即有慘痛經歷,5月5日晚上105:83擊敗國王,以4:2晉級西區準決賽,5月7日下午緊接著出戰小牛,根本休息不到48小時,首戰雖在主場以87:85險勝,但是5月7日再戰小牛即以91:113撇海,讓小牛帶著主場優勢班師回達拉斯,最後以3:4出局,衛冕失利。

馬刺今年西區準決賽以4:2淘汰太陽後,同樣在不到48小時內即「加班」打西區決賽,首戰贏爵士看似贏得輕鬆,不過若非第二節一波32:16強攻存夠贏球本錢,從下半場險象環生,第四節尤其驚險的情況來看,馬刺的體力實在讓人擔心,更讓人憂心第二戰會不會重蹈上季覆轍。

首戰賽後記者也針對馬刺先盛後衰的現象窮追猛打,第一戰將Tim Duncan承認,下半場的確被爵士壓著打,不過Duncan也很不服氣說:「反正我們表現好到可以贏球就夠了。」教練Gregg Popovich也不諱言,馬刺諸將因上半場大幅超前就自滿了,被爵士抓了21個進攻籃板即是最大徵兆,但是Popovich也說,至少我們撐住了,贏球才是最重要的。

這種似是而非的論調,實在讓人難以解讀馬刺目前倒底真正的精神與體能狀態為何,只知道這批年輕爵士經過季後賽前兩輪的考驗,已非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泛之輩,所以馬刺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Manu Ginobili憶起上季西區準決賽第二戰:「我們淘汰國王後,知道緊接著就要出戰小牛,首戰根本不敢放鬆,還是戰戰兢兢拿下比賽,不過贏球後即鬆了口氣,以為第二戰應該簡單一些,結果並非如此,我們犯了大錯,還被痛宰。」

Popovich認為首戰擊敗爵士並沒有什麼指標意義,因為:「通常馬刺不會投得這麼準,我們該看的是籃板這部分,我們的對抗性必須再檢討。」馬刺首戰投籃命中率達54.3%,籃板則以33:48落後。

禁賽兩場歸隊的老將Robert Horry也認為馬刺首戰贏球不準,因為爵士休息4天,通常這樣的情況會需要半場的「回復期」來調回真正的比賽節奏與體能,馬刺只是把握這點打出贏球契機。

看到這裡,你不會覺得馬刺低調、謙虛到有點詭異嗎?讓人搞不清楚是虛張聲勢,還是真的有點力不從心,不過馬刺昨天放假一天是千真萬確,球員練不練隨興,今天22日接著打第二戰。

另外一點很詭異的是,馬刺Tony Parker在首戰前一晚還帶爵士Deron Williams到聖安東尼當地的法國餐廳用餐,結果Willaims首戰大發神威,攻下全場最高34分,另添9助攻,僅1失誤,第四節幾乎無人能擋,還表演一記切入突破Parker與Fabricio Oberto單臂大車輪,媲美勇士Baron Davis在Andrei Kirilenko頭上那記單臂大車輪。

Willaims大爆發,讓Parker有點沮喪表示:「我不能再帶他去吃法國菜了,要改帶他是吃點會「落塞」的菜。」Parker是因為老弟T.J.昔日在伊利諾州西北大學打球緣故,和當時效力伊利諾大學的Williams很熟,連帶也成為好朋友。

但是有好到有必要一起共進晚餐嗎?這或許是馬刺所允許的文化,因為記得2005年NBA總冠軍賽,Popovich和當時仍任教活塞的師父Larry Brown對決時,場上明算帳,場下也是一起吃飯。但是換到別隊情況就不同了,如果沒記錯的話,公牛「大班」Ben Wallace在東區準決賽出戰前東家活塞,想要在芝加哥宴請活塞麻吉們,話塞諸將都敬謝不敏,認為現在還是當敵人就好,否則敵我意識會有所混淆。

不過相較於馬刺與爵士的好來好去,詭異到好像有點在套招一樣,至少轟出來的破百比數還算好看一點,看看東區決賽首戰活塞79:76險勝騎士的比數真是慘不忍睹,可是枯燥中又帶著非比尋常的詭異。

馬刺是Duncan所言「表現好到可以贏球即夠了」的一派輕鬆,騎士卻是好到無法贏球那種無奈。騎士怎麼好法?籃板49:41佔優勢,禁區得分36:26也優於對手,似乎不像賽前所預測,活塞的強勢鋒線將打爆騎士禁區。

那麼為什麼輸球?有兩大最受爭議疑點,第一:切入在NBA幾乎無人能擋的「大帝」LeBron James,全場15投5中,竟未獲任何罰球機會;第二:或許是James認為此役討不到犯規,所以最後5.9秒騎士以76:78落後時,操刀執行最後一擊未強行上籃,放棄即使未進也可能製造規的機會,改傳給三分線外大空檔的Donyell Marshall出手,這個空檔有多大,據騎士教練Mike Brown表現,足夠坐下來喝杯咖啡那麼大,結果球彈框而出,讓活塞留下勝利。

賽後James飽受質疑,認為他未拿出一哥的擔當挺身而出主宰勝負,卻傳給隊友來決定輸贏,James對此回應:「I go for the winning play. The winning play when two guys come at you and a teammate is open is to give it up. It's as simple as that.」意指,他只專注在可以幫助球隊的play,而非一定要得分,當被包夾時傳給空檔隊友也是天經地義的決策。

活塞Richard Hamilton也說:「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迫使James傳球,讓他的隊友來擊敗我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也心服口服。」James也繼續補充:「贏球並非只靠大量投籃,況且我第四節只出手3次,我們還是有贏球機會不是嗎?」

我對James的論調沒有疑慮,但是我只想提醒他要以小牛Dirk Nowitzki引以為惕,勇士就是要讓他成為傳球者(passer),而非讓他扮演最擅長的射手(shooter)角色,結果Nowitzki也認為比賽並不能硬打、強攻,他還是可以調整自己的角色,改從其他方面來幫助隊友。

如果James也執意要當passer,而非他最犀利的slasher(切入者),那麼NBA季後賽最被討論的「真男人」與「領袖氣質」話題,很快就會聚焦在James身上,就像Nowitzki因為領袖氣質問題被包括自己教練Avery Johnson譙得滿頭包一樣。

我相信還算是年輕氣盛的James,隔天看完報紙後,應該會對自己所持的打球態度有所程度修正,第二戰應該會讓人領教什麼叫做領袖氣質與一哥風範,所以只贏3分的活塞,千萬不能大意。

Published 22-05-2007 11:11 by 艾迪
Filed Unde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7年5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