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個臉聽聽Marbury怎麼說吧!

即使尼克Stephon Marbury已經聲名狼藉狼,從「紐約之子」變成「紐約之恥」,我想Marbury在被外界宣判有罪、銬上手銬前,也有高舉雙手喊喊:「政治迫害!」之類的發言權利吧!

 

我認為,Marbury在這次陣前抗命、臨陣拒賽疑雲中,並沒有說出:「我不想出賽。」的字眼,當然,他也沒有明確點頭表示:「我可以出賽。」,由於尼克Mike D'Antoni是位耐不性子的「急驚風」,溝通便產生誤會,加上Marbury已經把自己搞臭掉了,大家很自然把這筆爛帳再記在他頭上。

 

再聽Marbury的告白前,我們先再還原一下D'Antoni在21日作客公鹿時所透露出的兩人溝通對白(我附上原文,更有助大家了解雙方原意):

 

D'Antoni向Marbury說:「Look Steph, one of the principals are gone, Jamal Crawford. There's 30-35 minutes out there, and they're yours if you want them. Are you ready to go? 」 然後D'Antoni說Marbury的回覆是:「He wasn't comfortable with the situation, and he did not want to play.」D'Antonie一聽到這樣的反應,也回說:「O.K., that's your decision, and that's fine. Thats it.

 

上述這段話的大意是D'Antoni告訴Marbury:Jamal Crawford被交易出去了一下子空出3035分鐘上場時間不知道你是否準備好要打了」然後D'AntoniMarbury的回覆是「他對這樣的情況並不舒服所以不想出賽。」聽到這回答後,D'Antoni說:「我了解你的想法了,OK,這是你的決定,沒關係,就這樣了。」

 

這邊需要澄清的是,Marbury並未以:「我不舒服」做為他不想出賽的理由,而是他對整個情況不舒服,所以不想打。至於是什麼情況讓他不舒服,那就是當開季時,D'Antoni先是在開幕戰讓Marbury坐滿48分鐘板凳,然後第2戰前向他解釋,由於球隊已經另有重建計畫與方向,他並不在這計畫內,為了避免再度出現坐冷凳情況發生,所以決定將他列入「未出賽」名單(Inactive List),這樣他就不用擔心換上球衣,卻打不到球了。

 

那麼這個情況為何會讓Marbury不舒服?我想應該就是「奇檬子」的問題了,Marbury會認為:「當你人手夠,調度無虞時,就將我擺在一邊不聞不問,現在因球員交易,造成暫時性的人手短缺,就想到我,並要我來湊人數,我當然會不舒服了。」或是說難聽一點,Marbury當然不爽。

 

不過現在問題來了,Marbury在23日表示,他並沒有拒賽,以下就是他的說法,Marbury說:「 I never said:『 No, I'm not going to play. That never came out my mouth. 』I said:『You told me y'all were going in another direction, and you were moving forward.』」然後Marbury說D'Antoni的回覆是:「I understand where you're coming from.」

 

上述這段Marbury的發言大意是:「我從來沒有說過我不會出賽,這句話從未從我嘴巴吐出,我說的是:「你們都告訴我,尼克已經邁向另外的方向,我已非在重建計畫內,你們已經向前走,不再回頭了。』」然後Marbury說D'Antoni回他:「我了解你的立場。」

 

Marbury再次強調:「Why would I say I'm not going to play? Thats insubordination. Why would I say that?」也就是他重申「我幹嘛說我不會出賽這是抗命行為我為何要這麼說。」

 

在這裡,必須給Marbury一個公道,就是在這次風波之前,打從季前訓練營開始,Marbury得知自己將被降至替補,到開季錯愕了解自己非但不能打替補,還上不了場的事實後,你不得不承認,Marbury在公開場合的發言都小心翼翼,展現應有的職業球員風範,而非像以往一樣口無遮攔,大放厥詞。

 

我在聽到D'Antoni所陳述的Marbury的拒賽「事實」,第一時間也認為,Marbury忍辱負重的「乖乖牌」行為究竟還是「破功」了,真是讓人惋惜,無法堅持下去,只會讓他原本已臭掉的形象更灰頭土臉。

 

但是聽完Marbury所陳述的「事實」後,我改變原先看法,而認為是雙方溝通有誤,誤會之所以發生是D'Antoni很單純問Marbury要不要打,Marbury沒有直接回答:「要」或「不要」,而是反問D'Antoni:「你們不是已經將我列在計畫外了嗎?」

 

D'Antoni是位急性子,不想多廢唇舌的人,聽到這樣的回答,很容易就失去耐心,於是就告訴Marbury:「我了解你的立場,也知道你的決定了,沒關係,就這樣。」

 

為何我會如此做這樣判斷,因為Marbury後來又說,21日出戰公鹿那天下午他在飯店接到D'Antoni的電話,D'Antoni在電話中說:「Stephon, I'm going to need you to dress out because were going to need eight guys. 」 Marbury回他No problem, Coach. I'll dress out.

 

也就是說,D'Antoni後來又要求Marbury著裝,因為NBA規定,每隊比賽至少要有8人著裝,Marbury很「阿莎力」告訴D'Antoni:「沒問題,我會穿上球衣。」事實上,Marbury還說:「如果D'Antoni要我出賽的話,我會出賽的,否則我幹嘛還在賽前綁腳。」

 

後來媒體針對Marbury所言再向D'Antoni求證是否屬實,D'Antoni已經不願再多做回應,甚至很不耐煩的說:「這件事就到此為此。」

 

這也是我傾向相信Marbury所言的原因,他既然已經「忍辱負重」了這麼久,就沒有必要為了此事「破功」,讓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悲情」形象毀於一旦,甚至可能永遠都不能翻身了。

 

打「悲情牌」,繼續展現應有的職業球員風範,也是目前Marbury唯一能走的路,他如果不想再忍,就得向尼克低頭「認賠殺出」,以打折方式買斷最後1季年薪達2190萬美元的合約,折數最少8折起跳,最多對折。可是截至目前為止,Marbury仍堅持領完合約的每1分、每1毛。

 

無法打折買斷合約,也是Marbury歹戲還要僵持下去的主因,因為尼克籃球事務總裁Donnie Walsh是出了名的「勤儉持家」總管,做事又是「慢郎中」,無法忍受無條件釋出Marbury,讓他既支領尼克全薪,又可以加盟別隊再領一分薪水,甚至還會回來紐約耀武揚威。

 

既然雙方無法達成打折買斷合約協議,那麼Walsh很可能磨到到明年2月19日球員交易截止日前,看是不是有球隊要提早進行大破大立重建,想交易Marbury最後1季合約來清出團隊薪資空間,尼克也能多少藉交易撈回些好處,這時候這齣歹戲才有可能落幕。

 

在這樣的做法下,除了Marbury坐領乾薪領得很辛苦外,也是苦了D'Antoni,因為對他而言,畫出100套小球戰術,遠比想出100套如何向紐約媒體「報告」Marbury歹戲進度的說辭,來得容易100倍!
Published 25-11-2008 09:05 by 艾迪
Filed Under: ,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8年11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