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人」張宗憲瓊斯杯震撼教育

就在光華隊出戰中華隊那場比賽賽後,我在「小飛人」張宗憲臉上看到我未曾看過的表情,困惑中帶著沮喪,甚至有點不知所措,說真的,當時我有點嚇到。

 

因為這不是我認識的張宗憲,一位懷抱著挑戰美國籃壇的小飛人,不能也不應該有這種表情,如果當下可以的話,我很想從他的「後頭殼」巴下去,因為我想告訴他:「這點挫折算什麼!」

 

但是我沒有這麼做,我還是像每一戰賽後一樣,告訴他:「不要想太多,保持你的自信心與侵略性。」

 

光華隊與中華隊之戰,是「小飛人」張宗憲征戰瓊斯杯第3戰,也應該是他接受瓊斯杯震撼教育,表現一場不如一場後的最低潮,所以我也花最多時間和他溝通,因為這個時候該是拉他一把的時候了。

 

張宗憲在瓊斯杯前3戰的表現,分別是首戰出戰黎巴嫩15投4中、6罰3中的11分,第2戰出戰南韓22投5中、4罰1中的14分,然後是第3戰出戰中華隊15投4中、2罰2中的11分,總計3戰平均12分,投籃命中率低至只有2成5。

 

第3戰賽後,我除了連續第3場告訴他:「不要想太多,保持你的自信心與侵略性。」外,我花了更多時間解釋我講這些話的用意,我告訴他:「你和別人最大的不同,就是自信心與侵略性,現在你也只剩下自信心與侵略性而已,難到你連這樣的特質都要放棄嗎?」

 

張宗憲喃喃自語:「這一切和我原先想的都不一樣,我想證明自己,我給自己很大壓力,結果卻打成這個樣子,想太多的結果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打球了。」

 

張宗憲平日有上網的習慣,可是在選手村內並沒有上網,所以我告訴他:「你被網友幹爆了!」他並不知道網友說些什麼,但是他說:「不用說我也知道,我對自己都不滿意了,更何況是網友。」

 

為什麼自信心與侵略性是張宗憲最大本錢?當初他選擇先赴德國職籃磨練,後來轉戰NCAA第2級BYU-Hawaii(夏威夷楊百翰大學),我告訴他:「跟陳信安、田壘與吳岱豪相比,你的身體條件與資質最差的,所以你想挑戰美國籃壇,肯吃苦是唯一一條路,機會是不會憑空出現在你面前的。」

 

除了吃苦以外,我在張宗憲身上看到更值得鼓勵的特質,那就是他的自信心與侵略性,你要說這種特質是臭屁,甚至是目中無人都好,但是這些卻是張宗憲想要挑戰美國籃壇唯一可能成功的特質。

 

因為美國籃壇,像陳信安、田壘與吳岱豪這樣體能條件的球員,一抓就是一大把,張宗憲連陳信安、田壘與吳岱豪都不如了,如果在精神上沒有不服輸的個性,還要去挑戰個屁啊!若沒有這樣的特質,我也早就會告訴他:「你還是在國內籃壇好好打球,甚至好好讀書比較實際。」

 

所以在出戰中華隊賽後,我看到張宗憲困惑中帶著沮喪,甚至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當然會嚇到,他若連這樣的特質都沒了,不要說瓊斯杯不用打了,我看連BYU-Hawaii都不用回去了。

 

所以我向他解釋,為何前3戰不管他打得多麼差,我都只告訴他:「保持自信心與侵略性!」但是保持侵略性並不代表,每一球都要自己幹,每一球都要切入切到山窮水盡,而是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侵略性做更多事。

 

侵略性可以用在防守,或是其他非得分方面,我告訴張宗憲:「不管是美式球風、台式球風或韓式球風,也不管每位教練的調度方式是如何,有一件事是永遠不會變的,那就是上場先從防守做起,從防守重拾信心,然後耐心等待進攻節奏來到自己的身上。」

 

我問他:「你在BUY-Hawaii打球,防守有這麼爛嗎?你若上場沒有先做好防守,你覺得BYU-Hawaii的教練,會讓你繼續在場上打球嗎?」張宗憲說:「不會。」那就對了,既然進攻找不到節奏,為何不先回歸基本面,從防守做起,展現應有的侵略性,再找回進攻的節奏呢?

 

所以在第4戰出戰伊朗,張宗憲的表現開始有些好轉,即使全場投籃命中率12投4中,仍不理想,但是獲得7罰,表示他有維持應有的侵略性,攻下13分,另添3籃板、2助攻與2抄截。

 

第4戰賽後,張宗憲看到我,露出久違的小小偷笑說:「我防守還可以吧!」我當然不會滿意,我告訴他:「你有沒有注意到伊朗14號Nikkhah Bahrami,他是伊朗現在第1得分箭頭,但是他的防守充滿殺氣,你在防守的時候,眼神沒有像14號那種殺氣,所以還可以再強悍一點。」

 

張宗憲有了偷笑的心情,我就更放心告訴他更多事情,你是得分箭頭,但是終有一天你要成為球隊的領袖,難到你不想嗎?那麼想要成為球隊領袖,除了攻守要以身作則外,還要受教(coachable),然後還要能鼓勵隊友,和團隊打成一片,這些都是你在前3戰沒有展現出來,或是表現不夠的地方。

 

我還舉例,Pau Gasol當初前進NBA,後來回到西班牙國家隊,被教練罵到臭頭,說他把美式英雄主義的壞習慣帶回來。同理,這也是張宗憲在瓊斯杯前3戰所面臨的情況。

 

我告訴他,要懂得靈活轉換美式球風與國際籃球球風,來到光華隊,你要展現一對一的切入破壞力,但是就並不代表你就可以為所欲為,要有team的觀念,要服從教練,要鼓勵隊友,更重要的是,「防守第一」到哪裡都是不變的真理。

 

同理,我也不希望張宗憲為了team,犧牲自己的侵略性,因為再回到美國籃壇,他一定要證明自己在一對一情況下有獨當一面的能力,不然我看不出來BYU-Hawaii有提供他籃球獎學金的任何理由。

 

美式球風是建構在一對一基礎上,當場上5人都有一對一對付對手的時候,再藉小組配合與團隊默契,不斷地試探對手弱點,當找到突破的缺口時,即毫不留情地猛打這個缺口,打出最佳贏球機會。

 

那我為什麼要到第3戰,甚至第4戰賽後,才要跟張宗憲解釋所謂「保持自信心與侵略性」的用意,而非在他第1場,第2場即打得不對勁即告訴他?理由有二,第1,我不是教練,我沒有辦法教他打球,現在比賽箭在弦上,一場接一場,要教什麼也來不及,而是要到比賽結束後,再來檢討改進。

 

第2,我雖不是教練,但是我知道什麼對張宗憲最重要,那就是讓他闖,不要設限,即使他現在唯有一「切」,而且是一檔到底又何妨,就讓他切切看,看看能夠切出什麼樣的驚奇來,即使切不出來,撞到頭破血流,不也是一種成長,讓他刻苦銘心知道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

 

光華出戰黎巴嫩、南韓與伊朗,這3隊皆是防守很強,禁區高度優勢很足的強權,即使張宗憲投籃命中率慘不忍睹,但是你不讓他試,你怎麼知道他有沒有辦法擺脫黎巴嫩Fadi El Khatib,有沒有辦法挑戰南韓金周成,甚至是在伊朗218公分Hamed Haddadi頭上灌籃。

 

我真的是在賽前告訴張宗憲:「若你在Haddadi(NBA灰熊中鋒)頭上灌籃,賽後我請你吃飯!」張宗憲是沒有在Haddadi頭上動土,但是他也的確有很多次漂亮切入突破,即使是累積許多出手機會換來的,我認為還是很值得,你也不得不問:「真要放手讓台灣球員去切,能夠得手的又有幾位!」

 

我不是教練,但是我在出戰中華隊賽後,我唯一一次告訴張宗憲該怎麼打的看法是:「你投太多外線了。」這場比賽,張宗憲三分球出手7次,只進1球,我告訴他:「中華隊的禁區嚇阻力,遠不及黎巴嫩與南韓,你怎麼反而投起外線來了,而非持續挑戰籃框。」

 

因為張宗憲已經困惑了,陷入想太多的迷思之中,冒然想改變自己的打法,捨擅長的切入,然後去投仍未那麼穩健的外線投籃,所以我必須再次提醒張宗憲:「不要想太多,保持你的自信心與侵略性。」

 

然後我向他解釋:「進攻有3種威脅,分別是投、切、傳,切入是你目前最厲害的武器,然後投籃還算OK,傳球則是你較不擅長的,現在瓊斯杯正在熱戰之中,已經來不及強化投籃與投籃能力,你若不展現切入強項,那你還要拿什麼來打瓊斯杯?」

 

幾乎沒有一位籃球員會是渾然天成,投、切、傳能力是一次到位的,而是先有其中一項專長,然後再去強化其他能力,張宗憲也是如此,經過瓊斯杯的洗禮後,他會知道自己目前的強項切入達什麼程度,然後了解自己在投籃與傳球能力上還差多遠,這些即是他在瓊斯杯結束後必須勤加苦練的暑假作業。

 

還好張宗憲即時穩住自己的思緒與打法,昨天第5戰出哈薩克,打出本屆代表作,全場17投10中,包括三分球4投2中,外加9罰6中,攻下28分,另有3籃板、2助攻與2抄截。

 

能夠即使回穩,張宗憲還要感謝認同他球風的教練邱大宗與力挺他的隊友,因為邱大宗面對媒體質疑:「張宗憲是不是太自幹了點?」邱大宗表示:「張宗憲就像是鉛筆的筆尖,很銳利,他若沒有這樣打,就不像是張宗憲了。」

 

不過邱大宗也強調:「張宗憲要了解自己的進攻威脅性,除了可以單兵突破外,更可以吸引對手防守,幫助隊友有更好的進攻機會。」所我我也半開玩笑告訴邱大宗:「該在場邊做伏地挺身是張宗憲,下次他再放槍,就直接到場邊伏地挺身。」邱大宗則苦笑:「我是在進行隊友搶抓進攻籃板訓練。」

 

光華隊國手資歷最深的呂正儒也將面子做足給張宗憲:「憲哥好不容易大暴走,我們當然要全力贏球,不然太對不起他了。」我聽到這句話,也馬上在呂政儒面前虧張宗憲:「那麼先前輸球不就都要記在張宗憲頭上,因為他實在表現欠佳!」

 

其實除了呂政儒,像是深具領袖氣質的洪志善面對媒體對張宗憲的質疑,他也很很有道理地的分析:「張宗憲擁有過人的破壞力,當他在場上,對手即會針對他進行防守,這樣其實是幫了球隊大忙,張宗憲只要更懂得利用這種優勢即可。」

 

我也告訴張宗憲,光華隊中的老大哥,每人都有值得學習之處,像是陳順詳,除了打得很穩以外,當他手感不好時,仍懂得在防守與籃板上對球隊做出貢獻。所以張宗憲在瓊斯杯除了可以印證自己的切入破壞力外,也可以學到所謂的團隊精神,這裡面包括服從教練,鼓勵隊友,彼此站在同一陣線上並肩作戰。

 

也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只關愛張宗憲?他雖是這個世代的最佳球星,但是跟其他世代相比,他不見得是最好的。」我告訴他:「我對每位好球員都很關愛,也都很鼓勵他們,只是張宗憲多了期待,我希望他能成功,所以我更關愛他,但是這種關愛,並非吹捧,該講的話還是要講,能不能聽進去,就看他了。」

 

沒錯,張宗憲也只是台灣這個世代的代表球員而已,即使不是最佳球員,至少他是出得去,也很努力追求自己夢想的一位,在異鄉打拚的甘苦很難體會,多給他一分關愛,或多或少就多一分力量。

 

有了哈薩克這場好球,我也要告訴張宗憲:「一場好球不算什麼,就像一場比賽打爛了,也沒什麼大不了,你不只是為了這一時的掌聲或噓聲,你也不是為球迷、媒體打球,你是為自己的夢想打球,遠光要放長遠。」

 

我也不忘叮嚀他:「你快21歲了,這個夢想之窗與希望之窗,也很快就要關上了,你自己也知道的,所以更要把握像瓊斯杯這樣的機會,讓自己的強項更強,並讓自己缺點愈變愈少,這樣離夢想才會愈來愈近。」

Published 23-07-2009 07:25 by 艾迪
Filed Under: ,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9年7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82930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