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對PTT公審 張宗憲:多去懂點籃球吧!

    SBL富邦勇士「台灣噴射機」張宗憲打從HBL時代就是台灣籃壇備受爭議的球員,他的侵略性作風和台灣籃球講究團隊合作觀念顯得格格不入,回歸SBL兩季下來,順理成章也成PTT鄉民最熱議的台籃球員,面對PTT公審,張宗憲有話要說。

     

    ※喜歡本專欄,歡迎到 Rbc Eddie( 圓球艾迪 ) 個人臉書加好友、按追隨打氣、提供意見,更歡迎分享!  

     

    張宗憲昔日在美國夏威夷楊百翰大學時,也曾會上PTT看鄉民對他的批評,但是看了一、兩年後,他覺得鄉民對他的看法永遠一成不變,就是愛自幹,就算他在大三球季打進NCAA24強賽轟43分、冠軍賽再飆35分,拿下MOP(Most Outstanding Player,最傑出球員)頭銜,鄉民還是認為他就是自幹王。

     

    所以在這之後,張宗憲就顯少會再去注意或在意鄉民在想什麼、在罵什麼,因為不管他自我要求再高,如何努力讓自己從得分箭頭變成全能球員,在鄉民眼中他還是只會自幹,與其在乎鄉民怎麼說、怎麼看,他還是把這時間花在自我提升比較清心、比較實際。

     

    張宗憲本季平均15.5分、4.3籃板、3.1助攻與1.4抄截,是SBL僅有2位平均達「14分、4籃板、3助攻與1抄截」的本土球星,另一位是達欣工程蘇翊傑的14.6分、4.2籃板、4.5助攻與1.1抄截,若是把門檻提高到15分,那SBL不分土洋,只有他和台灣啤酒新洋將夏普(Walter Sharpe)平均22.8分、12籃板、3.6助攻與1.3抄截達標。

     

    昨天富邦例行賽最終戰,賽前我拿PTT鄉民公審所列的「罪狀」,一一銬問張宗憲,看他是否想「申冤」,他笑說:「我都不在意了,你還要來問我哦!」我不死心回他,聽聽鄉民怎麼說嘛!最大罪狀當然是自幹,尤其投籃命中率不高情況下,為何還要一直幹!

     

    張宗憲笑說:「我的球風就是要展現侵略性與破壞力,即使20投落空,我還是要繼續投!」我沒打斷他的話,但我腦海已浮現湖人退休球星Kobe Bryant也曾說過同樣的話,他解釋繼續投下去的理由表示:「如果我不敢投了,對手就會54,那我也沒必要繼續待在場上了。」

     

    但張宗憲也坦承,自己在農曆春節後的投籃命中率的確有下滑,這一點他必須檢討,並且持續苦練走出低潮,他甚至還多承認一點,農曆春節前的上半季,他太過在乎自己的個人數據,因為他上季回到SBL打球,因傷纏身打得一無是處,他想在本季再次證明自己。

     

    但是農曆春節後,他不再去在乎個人數據,他想更用心幫助球隊在季後賽卡位戰衝刺,但重點是,為何在自己已意識到投籃命中率下滑情況下,還是繼續投?張宗憲的答案除了保持侵略性球風外,另外還有臨場狀況與戰術配合。

     

    張宗憲說:「比賽空檔出手沒進,我必須檢討自己,但有些情況是隊友在進攻時限快到前把球回傳給我,我在處理時間已經剩下54321秒情況下,不可能再丟給隊友去拆炸彈,這樣對隊友不公平,也不是好的處理方式,所以我只能選擇出手,但不進就是要檢討自己。」

     

    另外就是戰術配合,張宗憲說:「SBL3胖,我們家大G塞勒(Garret Siler),跟達欣布拉(Sim Bhullar)與金門酒廠拉莫斯(Peter John Ramos)相比,只能算3弟,而且是球技排第33弟,我必須配合教練團的戰術去進攻對方的大中鋒,製造大G的機會。」

     

    這話怎麼說?許多鄉民都幹譙張宗憲不只是自幹,還自殺式上籃去挑戰SBL洋將高塔,真他X的無腦到爆!張宗憲說:「塞勒單打本事無法跟布拉與拉莫斯相比,大家面對塞勒防守也是塞滿禁區,切入要傳小球給他,被抄的風險很高,所以教練團要我們多去挑戰對手洋將中鋒,不進沒關係,塞勒就去衝搶第2波補進!」

     

    沒錯,富邦教練團就是有注意塞勒的單打能力有限,還有對手對付他的往內縮的防守方式,所以鼓勵球員去挑戰對手的洋將中鋒,既有機會可以製造洋將中鋒犯規,就算不進、挨鍋也沒關係,對手洋將中鋒守上來後,塞勒就有機會在禁區衝搶籃板,並且在對手洋將中鋒已經守上去情況下,第2波進攻得分把握性會更高。

     

    所以張宗憲說:「鄉民在譙我自幹出手、自殺上籃時,還是多去懂點籃球吧!」因此當我在提出另一「罪狀」:「為何你只會切右邊?」張宗憲真的只能再搖頭說:「鄉民真的要多去懂點籃球!」然後他問我:「你知道Doubel Drag吧!」哈,我本來是要代表鄉民來公審他的,結果反而被張宗憲考試,這差事真不好幹!

     

    還好,這戰術我雖非精通,但也一知半懂是在高位的雙檔戰術,張宗憲說:「你懂這是高位雙檔就好,戰術下達我在45度靠雙檔往右切,你告訴我,我有雙檔不利用,然後往左切的下場會怎樣!」我想,應該馬上會讓隊友傻眼,被教練換下場吧!張宗憲又說:「對,鄉民只會看我往右切的時候說這話,當我左切、左手上籃時,他們就裝惦惦,不是嗎?」

     

    聽到張宗憲這樣講,我真的也不好意思再公審下去,但是他自己提到,他已經29歲了,當然知道要更用頭腦打球、打得更全面一點,所以他除了得分之外,也很盡心做其他事,他希望鄉民看到他,很賣力去防守、去拼搶籃板、去幫隊友運球過半場的這些表現!

     

    至於鄉民要怎麼說、愛怎麼譙,張宗憲送我5個英文字母:「IDGAF」這也是他日前在自己Instsgram的限時動態上傳的影片,就這5個英文字母,我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但他說:「這是首歌哦,不要自己亂解讀害我!」

    AK9O9517
  • 台啤Walter Sharpe的NBA夢碎、PBA夢魘與SBL夢再續?

    台啤今晚6點將與台銀對決,力拼SBL今年季後賽最後1張門票,昨晚下班趁台啤剛好練球到9點結束之便,去他們的練球場館感受一下戰前氣氛,也很開心,他們的洋將Walter Sharpe能在練球後和我分享他的籃球生涯,非常真實且真誠,讓我感觸非常的深。


     ※喜歡本專欄,歡迎到 Rbc Eddie( 圓球艾迪 ) 個人臉書加好友、按追隨打氣、提供意見,更歡迎分享! 

     

    現年31歲的Sharpe,曾在2008NBA選秀第2輪第2順位被活塞挑中,當年選秀狀元是公牛Derrick Rose,榜眼是熱火Michael BeasleySharpe來自小學校阿拉巴馬伯明罕分校,能夠在NBA選秀總順位第32名被挑中,算是當年的2輪驚奇。

     

    Sharpe昨娓娓道來他被選的經過,由於他名不見經傳,大學最後1年僅出賽12場,平均14.2分與6.8籃板也只算中規中矩,並未受邀參加NBA的官方選秀訓練營,只有受邀去活塞的個別選秀測試,沒想到測試結果讓活塞感到驚豔,他們才會大膽在第2輪押寶他。

     

    Sharpe說:「我在活塞的個別選秀測試中,表現勝過Joe Alexander(沒錯,那位在台灣高雄出生的阿豆仔)Luc Mbah a Moute等人,所以被活塞挑中後,我非常興奮,也非常天真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並埋頭苦練定下要拿下年度最佳新秀的目標。」

     

    但是隨NBA球季開打,他很快發現情況並非自己想像那樣,他承認自己當時不了解NBA能夠上場是分等級的,那些樂透新秀在戰績不好的球隊可以有出賽時間,但像他這種首輪尾或第2輪新秀,往往都是在戰績好的球隊,是必須耐心等待上場機會的。

     

    可是Sharpe當時並不了解這樣的狀況,所以他很快地就變得偷懶,洩氣,然後失去準備好自己的動力,他說:「活塞會選我,是看上我某些特質,但是未能獲出賽時間,讓我錯誤解讀成他們不喜歡我,所以我就失去積極的態度。」Sharpe歸究自己的NBA夢會夢碎,主要是當年名氣不夠大,失去機會後很難再獲得機會,還有就是自己的心態不夠成熟。

     

    Sharpe能在分享中向我坦承這一點,我除了訝異,還有點錯愕,因為他沒有必要在一位只見過幾次面的記者面前,說自己心態不成熟,Sharpe還嘆了一口氣說:「我現在多希望能坐在NBA板凳上,我的心態一定不一樣,一定會準備好自己的!」

     

    只是更慘的事還在後頭,結束2008-09NBA球季,Sharpe回到大學母校和昔日隊友鬥牛,準備打2009年的NBA夏季聯盟,但就在夏季聯盟開賽前2周,他挫斷了右膝前十字韌帶,然後2天後他就被活塞交易至金塊,7月底又被交易公鹿,然後2009-10年開季前就被公鹿釋出了。

     

    Sharpe還說,他的經紀公司在他受傷後,也不再鳥他了,所以他只能不斷地換經紀人尋求打球的機會,包括在NBA發展聯盟、海外聯籃聯盟等,但是NBA也是很講究經紀人和球隊的交情,所以在這之後他連去NBA夏季聯盟的機會都沒有,只有在2011NBA封館結束,以NBA發展聯盟球員身份到灰熊季前訓練營支援練球,這也是他最後1次在NBA了。

     

    我告訴Sharpe,之前我從未看過他打球,但是在SBL仔細看他打了幾場比賽下來,發現他的球風非常全能,內線有步,外線有手感,球技整體很有質感,應該能在NBA有一席之地的,尤其是當今NBA強調快節奏球風,他會是不錯的鋒衛搖擺人輪替球員或功能性球員,他又嘆了一口氣:「我到其他地方打球,也聽過同樣的話,他們都告訴我:『你應該在NBA的!』但聽到這些話只會讓我更懂得謙卑。」

     

    不過比NBA夢碎更遭、更慘的際遇還在後頭,20133月他轉戰菲律職籃PBA,當時他大概有快半年沒打球,所以體能狀況並不好,PBA首秀就輸球,加上在PBA人生地不熟,所以沒有到處亂跑,就待飯店裡,然後第2戰是打白天的,他表現更糟,只得2分還犯滿畢業,賽後他更沒有理由和隊友出去解悶。

     

    但是當天晚上,他的隊友又邀約他一起出去,他不希望隊友認為他不合群,不是他們同夥的,所以在很累的情況下,還是答應前往赴約了,但是由於他有「嗜睡症」的緣故,幾杯酒喝下肚就不省人事,然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讓他非常難過、又難堪。

     

    Sharpe告訴我,這是非常離奇且離譜的過去,但他長話短說,隔天醒來他是在飯店沒錯,但是他媽從美國打電話告訴他:「你昨晚到底幹了什麼好事!」Sharpe他告訴他媽媽,他真的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了,但他現在人在飯店,有什麼事嗎?

     

    然後Sharpe的媽媽就傳1張已經在網路瘋傳的照片給他,然後問他:「你自己喝茫了,茫到睡在街頭都不知道嗎!」這下Sharpe才意識到情況不妙,而球團、聯盟也開始追究他到底出了什麼包,會喝掛、睡死在街頭,被路過球迷拍照上傳網路的糗態。

     

    我的直覺反應問Sharpe:「靠,啊,你的隊友都跑去哪裡了,為何將你棄置在街頭!」Sharpe說:「沒錯,我的反應也是如此,我是喝掛了,但是我是和隊友在一起,我也不知道隊友為何會將我棄置在街頭!」

     

    Sharpe的隊友後來跟他解釋,他們一群人是要離開酒吧沒錯,但出來後又進去結帳,當時就先將他安置在停車場的座椅上,沒想到出來時就發現他呈S型狀攤睡在地,周遭的路人經過就朝他拍照,然後竊竊私語離去,Sharpe說:「這是我隊友告訴我的經過,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但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Sharpe接著又是一聲更長的嘆氣說:「但是這一切都是我自己要負責的,我已經是成年人了,不應該讓自己身處在會出包的情況裡,我並非那種喜歡狂歡開趴的人,我也不喜歡在很累的情況下喝酒,因為我有嗜睡症,若再加上酒精催化,就會不省人事,我自己知道,但是沒有藉口,是我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的。」

     

    然後Sharpe接下來除了被PBA聯盟當局以「有違社會道德」之名罰款外,也被球隊解約,結束只打了2PBA的夢魘,他還說:「這次風波讓我接下來1年多,尋求打球機會到處碰壁,大家都知道我在PBA所出的包,對我都有所疑慮,不敢和我簽約。」聽完Sharpe訴說他在PBA不愉快經驗,我感受到他這個人非常實在,更佩服他能勇敢面對自己的過去。

     

    之後Sharp大多在中南美打球,也曾打過中國NBL,我告訴他,其實最近這23年都陸續有經紀人向SBL球隊推薦他,但是SBL由於「Sim Bhullar效應」,基本上各隊都是找長人,所以SBL球隊看完他的基本資料,身高僅203公分,身材又偏單薄,加上球風屬23號類型,對他並沒有太大興趣。

     

    台啤最後也是在尋找洋將一波不只三折情況下,將就簽下他,沒想到他的表現算是出乎預期之料,全能球風,又有牽刺力、策應能力,剛好可以彌補團隊戰力的漏洞,又可以帶領隊友,才能保住台啤力拼季後賽的最後希望。

     

    Sharpe自己則是很珍惜SBL,除了希望能幫助球隊打進季後賽外,更想在下季繼續為台啤效力,因為他很喜歡這裡,也認為本土隊友很好,他搞不懂有這麼好的本土隊友,為什會最後1名,但他現在想這也沒用,就是先全力拼進季後賽再說吧!

     

    Sharpe來台1個多月了,平日大多就待在宿舍,沒事就是休息、多睡覺,很少出去,出去就是搭Uber,吃的幾乎都是靠Uber Eats,最近比較常去信義區走走,主要也是去吃東西,因為那邊有Friday’sChili’sKrispy KremeJamba JuiceBurger King等美國餐廳、餐點。

     

    我也跟Sharpe閒聊到有吃什麼台灣小吃、餐點嗎,他是那種對吃很小心翼翼的人,基本上,只要名字怪怪的,菜單照片看起來怪怪的餐點,他是根本不敢嚐試,因為他有心理障礙,像他有看到臭豆腐,他就說:「既然是臭的,為什麼我要吃!」還有就是整條魚,家禽內臟等,他都不會去碰,因為他想像魚頭朝著他、魚眼瞪著他,還有血淋淋的內臟,他就吃不下去了。

     

    所以Sharpe到現在敢吃的就只有火鍋而已,涮涮肉片(但不吃豬肉)、燙燙蔬菜等,這些都可以接受,我問他吃不吃辣,他說吃,所以我就推薦他下一個台灣必嚐試的美食是牛肉麵,可以找機會請隊友帶他去吃牛肉麵,他應該會喜歡才對。

     

    昨晚和Sharpe9點半聊到快11點,還害他練完球只沖個澡還未吃東西,聊完要離開時,他也滑起手機準備叫麥當勞外送,他送我到球館的門口,然後握手道別,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NBA夢碎、PBA夢魘的事,他的分享是這麼開誠布公,只希望他來SBL走這一遭能夠留下好的回憶,下季再回來繼續未完的SBL夢當然更歡迎。

    AK9O0676-2
  • SBL比賽中斷延賽破天荒頭一遭,NBA有幾遭?

    SBL開打15季,128在桃園巨蛋進行的璞園建築出戰裕隆納智捷之役,因場外下大雨,場內下小雨屋頂漏水緣故,比賽打到上半場結束前155秒被迫中斷,史上破天荒一頭遭延至327,改到板橋體育館打完剩下比賽,那麼NBA史上是否也有類似的延賽案例?

     

    ※喜歡本專欄,歡迎到 Rbc Eddie( 圓球艾迪 ) 個人臉書加好友、按追隨打氣、提供意見,更歡迎分享! 

     

    有的,最近一次是19901128,老鷹作客塞爾蒂克,比賽打到第2節還剩1030秒,由於先前打冰球比賽的水反潮回滲到地板上,比賽被迫中斷,並改在1223賽完剩下比賽,塞爾蒂克在比賽中斷前以3722領先,最終以132104大勝。

     

    另一次是198612,太陽作客超音速(現雷霆),比賽打到第2節還剩1048秒,和SBL一樣場外下大雨,場內下小雨屋頂漏水,比賽被迫中斷,並改在16打完剩餘賽事,太陽在比賽中斷前以3524領先,最終也以117114險勝。

     

    NBA若是因天然災害、人為因素導致比賽尚未開打前就被迫取消、擇日再戰的例子,就更多了,這些天然災害包括暴風雪、濃霧與地震等,人為因素則包括2000112黃蜂後衛Bobby Phills車禍身亡、1999420丹佛校園槍擊事件、1992430洛杉磯暴動、1966222紐約大停電、19631122甘迺迪總統遇刺身亡等。

     

    但這裡還要附帶一提的在NBA曾發生,但SBL目尚未發生的「重賽」情況,也就是比賽原本已經打完,但因為球隊對裁判執法、記綠台操作提出抗議,最後經NBA主席檢視比賽過程,認定的確有出現這方面的瑕疵與疏失,最後做出比賽重賽的裁定。SBL也有在賽後提出抗議的案例,但最終都未獲得重賽機會。

     

    NBA史上最有名的重賽案例是1978118,籃網作客76人,原本比賽是76人以137133獲勝,但籃網事後提出申訴,表示裁判Richie Powers執法過當,在第3節結束前550秒,在籃網球星Bernard King與總教練Kevin Loughery都各被吹判第2次技術犯規必須驅逐出場情況,再各吹2人第3次技術犯規,這樣的吹判讓人難以接受。

     

    當時NBA主席Larry O’Brien,賽後檢視比賽,認定Powers執法過當,除了將他處以禁吹5場比賽的懲處外,也裁定比改期至1979323重賽,從第3節剩餘550秒打起,不過最後76人仍以123113獲勝。

     

    但是這次重賽最詭異的部份是,籃網與76人在197927進行交易,76人將Harvey CatchingsRalph Simpson交易至籃網,換回Eric MoneyAl Skinner,在323重賽這4位涉入交易球員也被允許出賽,所以形成了替新東家打老東家的奇景。

     

    4位球員中,除了Skinner外,其他3位在原賽與重賽都有出賽,最強的是原本效力籃網的Money,在原賽先發替籃網攻得23分,重賽改披76人戰袍,替補上陣又得了4分,至於Simpson在原賽替76人得8分,重賽改披籃網戰袍得分掛蛋,而Catchings在原賽並未替76人得分,重賽則幫籃網得了8分。

     

    像這樣原賽、重賽已經換東家的情況,也曾在20071219熱火作客老鷹之役發生,主場老鷹的記錄台發生疏失,記錯熱火Shaquille O’Neal的犯規次數,導致O’Neal在終場前51.96犯畢業離場,老鷹最終以117111獲勝。

     

    當時NBA主席David Stern重新檢視比賽,裁判老鷹記錄台的確有疏失,除了罰款老鷹5萬美元外,也裁定200838,熱火再次作客老鷹時,2隊先重賽最後51.9秒,然後休息15分,再進行當天比賽。

     

    但最好笑的是,O’Neal在該季的交易大限已被熱火交易至太陽,所以重賽依NBA規範,不需要再出賽,熱火在重賽中,僅有10位原賽的球員,老鷹也在該季交易大限做交易,重賽中,僅有9位原賽的球員,最終老鷹仍以114111拿下這場比賽。

     

    最後再回到SBL這場首上首度延賽,當時裕隆是以3732領先,但籃協已對327延賽做出規範,兩隊必須維持128所登錄的12位球員打完剩下的比賽,這對裕隆比較不利,因為當天主力替補周士淵因傷未登錄,所以27日這場延賽即使無病無傷也不能出賽,璞園就沒有這樣的困擾。

    640_da5e4bf0cea688c7b5ef87bb04816687
  • SBL第8隊有譜,所以呢?

    中華民國籃協在11日改選理事長,由政商關係雄厚的彰化縣議長謝典霖出線,他也在上任後展現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氣勢,拋出SBL8隊的議題,但是不管第8隊是哪隊,這真的是SBL當下最需要的1把火嗎?還是第8隊其實只是淪為假議題。

     

    ※喜歡本專欄,歡迎到 Rbc Eddie( 圓球艾迪 ) 個人臉書加好友、按追隨打氣、提供意見,更歡迎分享!

     

    先不談SBL目前最需要是哪把火,或是第8隊是否淪為假議題,我們就先來談SBL8隊該怎麼進場的問題,這方面籃協其實並沒有白紙黑字的規範,先前也只有在SBL領隊會議中有提議過,如果有第8隊要進來,必須先支付給7支球團各1000萬元,共7000萬元的加盟金,但這只是個初步想法,最終並未正式列入SBL規範條例。

     

    所以若真有第8隊想進場,籃協也已經說明了,必須先送交SBL委員會進行討論、投票決議,確立進場機制,並先從社甲聯賽打起,因為先前也有社甲球隊表達想打SBL意願,這樣對所有球隊才公平。SBL委員會現有成員為召集人高志鵬、7支球團、籃協、體育署與轉播單位共計11票投票權,並採多數決。

     

    假設SBL8隊確定成軍,並且從社甲聯賽打起,那麼以社甲聯賽約莫都是在下半年的9月、10月才進行,緊接即是SBL新球季的到來,那麼第8隊要能進軍SBL,應該不會是2019-18年球季,最快也要到2019-20年球季才能正式在SBL登場。

     

    OK,既然第8隊的議題有可能是20個月後的事,那麼對於亟待振興的SBL,當下根本不需要第8隊這把火!SBL目前最需要的1把火甚至有可能是減隊、精緻化、職業化,才能拯救這個已經營運15季,卻顯得搖搖欲墜的招牌,而球迷對於這塊招牌還有多少忠誠度、信任感與支持度?

     

    找回球迷就是SBL現在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要找回球迷就要行銷,不管是聯賽行銷,或是球隊各自行銷,都必須拿出比現更專業、更投入的規格,這也是何體育署把SBL15季當成最後觀察,強迫各隊要動起來,並且贊助7隊將「主題日」提升到「主題周」,就是要看各隊的行動力可以到什麼樣的力道。

     

    因為體育署知道,籃協就是個行政單位,他們在行政業務上有其專業能力,但是籃協並非行銷單位,也沒有專業的行銷團來替他們包裝、宣傳SBL,如果籃協沒有行銷能力,球隊再不動起來各自做行銷,那麼這個聯賽真的只剩下消化比賽的功能而已,是不會引起球迷共鳴的。

     

    體育署也在去年提出退場機制的概念,這個概念,可能是替職業化鋪路,但更可能就是去蕪存菁,因為SBL就只有7隊,但每支球隊的屬性、財力、資源各不相同,在差異情況這麼大的情況下,是無法靠,也無法倚賴某些指標球隊就能把整個的聯賽的品質提升起來,最慘是的這些指標球隊還會被拖著無法前進,久而久之還會心灰意冷。

     

    所以體育署的構想會是讓聯賽更精緻化,不一定繼續現有的7隊格局,但是一定要有專業的行銷團隊來提振聯賽品質,球隊也要有能力、有意願動起來配合聯賽的行銷,最好有各自的主場,然後主場的盈虧各自承擔,而非往往就把行銷的事都推給籃協,自己就只管比賽就好,這並非一個想進步、想突破聯賽應有的心態。

     

    所以我才會說,SBL目前最迫切需要的不會是第8隊這把火!況且若真的需要第8隊,很多球迷還希望本季是成軍首季、目前正在打ABL東南亞職業籃球聯賽的寶島夢想家,直接拉來打SBL還更快。

     

    夢想家本季進軍ABL,戰績雖不盡理想,目前只有116負,但是他們落腳彰化縣立體育館、主場化、在地化的經營模式,和現有SBL各隊的行銷能力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我問過夢想冠,他們不會回來打SBL,至少成軍這3年他們想在外面闖闖。

     

    夢想家去年會成軍,其實或多或少都是被國內籃球大環境太過僵化、太過官僚化所逼,他們在無法從體制內改變的情況下,改從體制外尋求突破,他們就像台商走出台灣找尋生路一樣,當台灣無法足他們的需求時,不能只是困守台灣坐以待斃。

     

    但是就像大部份的台商一樣,他們還是希望根留台灣,必畢竟這裡才是家,夢想家走出去,就是想幫助台灣球員找SBL以外的出路,但他們還是全心全力經營在台灣的主場,為培育台灣籃球人才盡一份心力,他們更希望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做出成果,成為台灣籃壇可以當成參考的打造職籃球隊模式。

     

    所以我才會說SBL不需要第8隊的議題,SBL8隊也可能只是假議題,SBL當下就已面臨救亡圖存的關頭,好好做好聯賽與球隊的行銷,或是根本就是砍掉重練,直接找齊成立職籃聯盟最基本所需要的4隊共同打造新的籃球品牌,這樣才是球迷所樂見的改善或改變!

    AK9O5020
  • 中華男籃《黑豹》超級英雄Quincy Davis

    220跟隨中華男籃踏上2019年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預賽第2階段,作客日本的征途,我從未懷疑中華隊可以帶走最勝利,甚至在走出東京羽田機場出境大廳時,我都想好「勝利文」要用的電影《黑豹》(Black Panther)梗了。

     

    ※喜歡本專欄,歡迎到 Rbc Eddie( 圓球艾迪 ) 個人臉書加好友、按追隨打氣、提供意見,更歡迎分享!  

     

    先不要笑我,我知道《黑豹》是部電影,但我忙到沒去注意這部電影是在演什麼,只知道我臉書上的臉友狂推這部電影,包括幾位打過SBL的洋將,但我還是沒去了解這部電影到底是什麼賣點可以狂推,直到「新台客」戴維斯(Quincy Davis)告訴我。

     

    我和戴維斯是一同搭乘20日早上930日日航班機赴日,入境時海關逾百人要等著入關,我在長長的排隊人龍和戴維斯隔著幾排聊天,我先問他飛機上有沒有睡一下,他說也睡不太著,我也點頭說,我很難在飛機上睡,所以就看電影。

     

    提到電影,戴維斯突然很興奮問我:「你看過《黑豹》沒?」我當然回他說:「沒啊,我哪來時間看電影!」他有點難以置信告訴我:「別部電影沒關係,這一部一定要看!」我當然順口問他,為什麼要看這部。

     

    戴維斯很正經告訴我:「這是首部以黑人為主角的超級英雄系列電影啊,以前《超人》、《蜘蛛人》、《蝙蝠俠》都是白人,終於等到有黑人擔綱的超級英雄系列電影。」當他講完,我才恍然大悟,為何我臉書上的洋將都狂推《黑豹》了。

     

    但非常「狗腿」的我,馬上就回戴維斯:「那我不用看這部電影了啊!」戴維斯一頭霧水,可能有點想打我的樣子問:「我都說了,你還不想看?」我接著定氣閒神說:「過2天,我就可以在比賽中看到中華隊上演《黑豹》了!」大家可以想像戴維斯那時笑得多燦爛。

     

    其實也不是我狗腿啦,戴維斯的確是「抗日」超級英雄啊,打從中華隊2013年歸化他後,在這次世界盃資格賽前,國際賽只要有戴維斯坐鎮禁區,中華隊出戰日本攻無不克,拿下4勝戰績(未包括瓊斯盃全勝)

     

    中華隊在「戴維斯時代」出戰日本,唯一失手的國際賽就是去年8月亞洲盃,當時戴維斯因腰傷舊傷復發掛免戰牌,台灣隊出戰日本以4987慘敗。戴維斯在世界盃資格賽之前,最近1次出戰日本是去年6月東亞錦標賽,在日本地盤以7873贏球,最終拿下金牌。

     

    大家就可以想像有沒有戴維斯的中華隊,戰力有如天壤之別,所以我對這趟日本行這麼有把握就是因為戴維斯的「護國神Q」本色,而戴維斯在22日當天比賽也未讓球迷失望,拿下「雙10」拿下「雙1012分與11籃板,另添全隊最多6助攻與2阻攻,既帶領中華隊拿下世界盃資格賽首勝,也順利延續個人對日本5連勝的不敗紀錄。

     

    不過由於中華隊在對日本之役,有太多人挺身而出,包括胡瓏貿與陳盈駿這2位在中華隊一軍首度挑先發大樑的CBA台將,各攻下全隊最高15分,所以當天我就沒有用《黑豹》這個梗來寫戴維斯又一次的抗日英雄事蹟。

     

    其實那天入境我和戴維斯聊《黑豹》時,也是邊講幹話啦,聽他說完《黑豹》有多好看時,我突發奇想問他:「那台灣要不要拍《黃豹》(Yellow Panther)?」戴維斯聽到後哭笑不得,他說,黃皮膚已經有《李小龍》是深植人心的超級英雄了啦。

     

    戴維斯說的也對啦,但是回到現實的中華隊競爭力,我們不能只靠戴維斯扮演黑豹,一次又一次在國際賽帶領中華隊力挽狂瀾,我們需要像這次抗日一樣,除了胡瓏貿與陳盈駿外,還有蘇翊傑、周儀翔、黃聰翰等,這樣的黃豹跳出來,才能齊心合力聯手打出更多漂亮的勝利。

    IMG_20180224_201808
更多發表 « 前一頁 - 下一頁 »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19年7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