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
首頁 作者專欄 新聞 市民開講 活動專區 論壇 好康體育台

Schumi的戰術板塗鴉

圓球戰術教練 Schumi 的戰術板塗鴉

  • 淺談horns

     

    很久沒有聊戰術的東西了,承蒙許多讀者不嫌棄,偶爾就會收到希望我還能多寫的訊息,那今天趁著NBA要開打了,介紹一個我自己很喜歡也很常用的戰術:Horns-Offense,近年來說,這算是世界各地最廣泛被使用的進攻戰術系統,那今天就來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戰術。

     

    以這個進攻系統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空間、空間、除了空間還是空間(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拉開空間是非常重要的,基本站位如下圖所示:

     

    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兩個鋒線往底角一站將空間給拉開,禁區是整個被清空的,讓最後一線的幫忙防守者得用到較多的時間與距離才能完成協防(Help),以利後面各種型式變化下的進攻。

     

    再者,在現今世界籃球的潮流下任何進攻都不可或缺的就是擋拆(Pick & Roll)以及大量的空手跑位,在上圖中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在三分線與弧頂的位置設立了兩個掩護(Screen),讓持球者得以選擇兩個不同方向進行Pick & Roll,這也是這個戰術最一般的進攻起點。

    畢竟在禁區清空下,如果控球者(大多是後衛)有一定的切入能力或是急停跳投的能力,便可以在最初的第一次Pick & Roll後,可能因防守者被Screen阻擋到而漏人(防守是No switch的狀況)或是在防守Pick & Roll產生失誤(Switch形成Miss-Match大守小or長人Show的不夠出來被持球者切入成功……之類)就完成一個相當簡單的進攻。

    同時在最初的這個Pick & Roll下就有兩種不同的模式,例如第一種由近邊的Screener完成Pick & Roll

    第二種由遠邊的Screener完成Pick & Roll

    但不論是哪一種,都是利用到一開始的戰術站位去取得較為有利(禁區被清空了)的出手空間,但若是在持球者與高位掩護者以Pick & Roll開始攻勢切入後遭到協防下沒辦法出手,一開始站在兩邊底角的鋒線球員自然就有機會在還不需要設計後續戰術跑位下就利用到對方防守輪轉(Rotation)不及下獲得接球出手的機會:

     

    (這時防守者1應該要在跟不上後發現防守者3作出Help後馬上Rotation,否則就是像這樣漏了底角的進攻者3)

     

    另,在執行這樣的進攻模式下,大多是由身為大前鋒與中鋒的四五號球員來設立Screen,所以若是禁區球員同時也擁有不錯的三分能力,也能變化為執行這樣的進攻(Pick & Roll改為Pick & Pop):

     

    2011年起,中華隊與前兩年的熱火隊、小牛隊、馬刺隊以及許多歐陸球隊均有類似的進攻戰術

     

     

    除了以Pick & Roll作為進攻起點之外,也有將球傳給原先準備要作Screen的禁區球員,讓他們進行High-post的策應作為進攻發起點,可以自己下球進攻、也能傳配合戰術跑位傳給作出的空檔的人完成進攻,所以如果隊上的禁區球員有好的視野與傳球、策應能力,這樣的進攻就能很好的發揮作用:

    (各種不同的機會陸續產生~)

     

    NBA金州勇士著名的電梯門(Elevate)也屬於這種

     

     

    同時,雖然一般都是由禁區球員作策應,但其實也不乏有許將鋒線球員拉到這個位置來的作法(也能配合前面提過的利用Pick & Pop直接進行外線攻擊),例如先前的熱火隊會將LBJ、湖人會將Kobe拉到這個位置來讓他們直接持球來作攻擊。

     

    也有直接將球送往底角兩側的鋒線球員,一樣可以藉由簡單的Pick & Roll配合或是透過戰術走位讓他們直接作攻擊或分球的選項:

     

    最後,在現在的世界籃球中,其實每像進攻戰術的分野並不甚特別明顯,許多種戰術混用搭配的狀況也非常多,像是幾個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阿根廷國家隊以Horns作為起始的進攻站位,但卻在同一個進攻中搭配Flex的打法:

    NBA金州勇士隊則是搭配Floppy

    NBA聖安東尼奧馬刺選擇搭配Hi-Low

    這邊只用很短的篇幅對這個目前現今世界上算是最為主流的進攻戰術挑幾個最常見也最著名的類別作粗淺介紹,其實相關打法還有很多從許多原文書籍與影片都可以找的到,有心想了解更多的可以自行上網訂購

     

    PS:其實有蠻多人私下找我拜師,其實交流交流是不錯也很歡迎的,不過說到真的要跟我學之類,其實不方便也沒那個時間,這邊作個統一回覆,還請見諒。

  • 你所不知的旅美小祕密

    最近看了幾篇有關鍾秀鼐、周儀翔的新聞,又聽說上周是SBL官方的灌籃高手週以及曾跟幾位前輩聊到台灣選手是旅美好還是去跟我們球風相近的南韓好的話題,加之近年來台灣選手一個個前仆後繼的赴美挑戰浪潮掀起,那就讓我們一起來深究一下這個議題吧!

     

    首先呼應一下灌籃高手週的主題,該漫畫中赴美挑戰的天才長人谷澤龍二曾說:我以為來了美國,呼吸到這裡的空氣就可以讓我跳的更高』。

     

    所以首先要有個認知就是,並不是到了美國深造就會讓球員跟吃了撒尿牛丸一樣,人明顯的變壯了而且考試都得一百分,美國雖然是籃球大國也算是現今世界籃球潮流的重鎮,但不代表任何球員到了這裡後都可以跳昇一個等級,其中的理由有很多,這邊舉幾個比較不為人知的部分來作為代表。

     

    一.練習時間與練習量

     

    NCAA為例,賽季期間一周的練習時間限制為20小時,沒錯,你沒看錯,就是20小時!其中該周內有比賽的話,一場比賽時間為兩小時,也就是說如果一周內有兩場比賽的話(假設為聯盟例行賽與其他大小錦標賽之類各一場),練習時間就比需扣掉4小時,即為一周只能練16小時,並且每周規定至少要有一天休息日(Rest day,簡單總結一下,一周練六天(比賽當天開始前或結束後也練的話),每天練習時間只有2.67小時而已,頂多就是一天練一趟,而且此規定無論是DIV.I或是DIV.II都一樣;跟台灣的UBA甲一級球隊相比,一周練六天的狀況下通常是一天兩趟,每趟約為2.5~3小時不等。

     

    當然美式的練球風格比較重質不重量,美國教練的教法也比較細膩一點,但以筆者本身師承過的美國教練從高中到NBA等級都有過的經驗來看,其實練球的東西是大同小異的,很多東西台灣的球隊都有練,只是他們相當注重每項訓練的原則性、連貫性同時還有對每個動作的細節要求是相當高的,但除此之外,美國訓練需要球員有相當高的自主性以及對自我發展的想法,因為自主訓練是不需要算在練習時間內的。

     

    上述的練習時間限制在20小時/週是整個聯盟的規定,但諸如像重量訓練、投籃訓練、個人動作訓練等並不在此限(唯教練不可到場,同時投籃與個人技巧訓練不得在學校內進行),也就是說球員需要自己有想法要加強自己甚麼,並與教練討論過後經教練指導、開菜單,最後自行利用時間去安排訓練。

     

    所以若一個球員缺少自主訓練的意識,只是跟著球隊練習,即便受的是多細膩或是多良好的訓練,那進步空間就可想而知了。

     

    二.DIV.IDIV.II的差別

     

    首先要破除一個迷思就是:DIV.II就一定不如DIV.I的學校?

     

    其實一級跟二級的差別不在實力強弱而在學校規模,如果學校規模不夠大,可能只有一兩個學院之類,那是不可能成為DIV.I的球隊的;以台灣為例,可能就像大學內諸如理、工、商、法、醫、藥、社會、語文等學院一應具全,但某些大學就只有理工商法學院的差別。

     

    再者,就算是DIV.I的學校,如果該校並不注重籃球項目(Basketball program)發展,那即便是一級球隊實力也不見得強到哪去,因為有可能學校並沒有提供所謂的獎學金名額(Scholarship;分為全額或半額)給籃球隊,那當然招生來的球員素質也不會好到哪去;相反來說,就算是DIV.II的學校只要注重籃球項目發展或是願意提供獎學金名額給球隊,那自然就能讓招收到好球員並使球隊有發展性。

     

    當然就受到關注度來說是DIV.I來的高,但許多黑人球員的家境並不好,現今仍有相當高的比例是需要有獎學金補助才有辦法念大學的黑人球員,然而各校獎學金名額始終是有限的(特別是全額),自然不免還是有一些不錯的球員因此緣故而去就讀DIV.II的學校。

     

    三.球隊成員的素質

     

    基本上想成為美國任一所大學的球員並不是一件難事,對學校或球隊來說,如果你是自費就讀,並不需要學校給予任何補助的學生,你只需要在球隊練習時間走到體育館,說你想參加球隊或是想跟著練球,大多都可以成功,因為球隊並不需要為你支出任何一毛錢,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損失。

     

    這也是球迷間俗稱的Work-on,以台灣的觀點來看可能就是練習生或是二隊三隊之類的,只是上場比賽的名額就是那樣,除非你是不世出的奇才或是被埋沒的珍珠,不然基本上就是陪公子練功的腳色,但你還是球隊的一員這是無庸置疑的。

     

    這個狀況一樣適用在無論一二級學校,所以這部分算是承接上述第二點的補充,並非DIV.I出身的球員都是可以飛天遁地的。

     

     

    上面這三點算是制度面跟練球文化面的東西,最後當然還有語言上的問題,就筆者個人認為這是最大的問題。

     

    籃球是一項需要溝通的運動,不論是隊友之間或是球員與教練之間,如果溝通上有問題,那很多事情都會有所落差。筆者曾經聽過一個旅美球員在美國打球,教練講了一大串,但他只聽得懂一兩句,結果在練球跟比賽中他作不到教練的要求或者說是作錯教練要的指示就失去了上場機會,跟隊友也配合不起來,那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教練是那一位名師,該球員能有多大的進展就不言而喻了;還記得陳信安曾經多次赴美,有人說他的問題在防守,但前中華隊技術顧問Bob.Hill針對此曾如此回答筆者:『語言問題絕對是比防守還要來的大,這也是林書豪之所以能比陳信安更成功的諸多原因之一,因為他完全沒有溝通上的問題』(雖然當時林書豪尚未站穩NBA,但也已經有了正式上場記錄)。

     

    況且美國籃球不是光打球就好,在校成績如果未到標準是沒辦法上場比賽的。先不論球員本身的腦袋在念書這檔事上靈不靈光,光是語文能力不佳在上課時聽不懂、書也看不懂,那就更不用說書念不念的來了。

     

     

    所以綜合本文所述,這都是需要考慮進去的因素,並非旅美就是神,也非DIV.I都很強、DIV.II就不怎麼樣,如果語言能力不佳、沒有自我思考能力以及高度自主性、選擇學校時沒有詳加打聽深思熟慮並且能在打球外兼顧課業,那就算旅美後也不見得能有多大成長;而對球迷來說應該也可以對旅美打球這件事有更深一些的認識,瞭解到NCAA內的一些教不為人知的規定與美式練球文化的不同。

     

     

  • 2012中華隊記錄之一

    目前中華隊在參加完日本的邀請賽後,開始進入到一個比較長的集訓準備期之中。

     

    練球的過程現階段為每次三小時,其中一小時屬於體能與重量的訓練,由NIKE的體能訓練師在主導

    比較不同的地方是有特別強調在伸展這方面,畢竟練習的強度會慢慢的往上調整,為的是避免球員肌肉在高強度的練習之後有緊繃不適或是受傷的狀況發生。

     

    球隊目前的氣氛都還不錯,每個人都蠻投入在練習之中

    同時去了一趟日本回來,在中華隊陣容不全同時以練兵調整為前提下,對上主力幾乎都打超過30分鐘以上的日本隊也僅以小輸收場

    對球員們的信心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是這次因為曾文鼎因球隊不願放人而被拉進中華隊的李德威

    在邀請賽之中與竹內兄弟對抗並沒有居於下風,上場12分鐘拿下5投中2、3籃板1阻攻的成績(賞了竹內公輔一個大火鍋),教練團對此是蠻滿意的!

     

    傷兵狀況的部分:

    先前舊傷復發的學林已經重新投入到練習之中,而且他在回台的這段時間有持續在加強自己的對抗能力,整個人壯了一圈

    只要不要讓舊傷加劇,在先發控球這個位置上應該是不用太過擔心。

     

    信安的膝蓋在去日本前就有點積水的狀況,以致於他在邀請賽也沒有打太久(12分鐘)。

    目前練習時他也是都在一旁自我練習(投籃或是核心肌群訓練)居多,不過信安已經是個有經驗的球員,相信他知道該怎麼去調整自己的狀態

     

    毛加恩與吳岱豪都在邀請賽之中被撞到膝蓋。

    其中比較嚴重的是毛加恩,目前照過X光之後骨頭並沒有異狀,後續就等MRI的報告出來,但他本人覺得應該也不會太嚴重,吳岱豪應該也是稍作休息即可。 

     

    另外本次是由我負責中華隊的情蒐工作,以亞洲盃的分組來說,目前資訊比較缺乏的是同組的印度

    雖然他們並沒有太耀眼的國際賽成績,但據聞身材蠻不錯的,因此也希望市民們如果能有相關影片或是情報可以提供給我

    可以在"與作者對話"留言或是直接私人訊息到圓球帳號,謝謝 

     

    這邊也附上一段影片

    http://youtu.be/HsPeb-OrqVA


  • 新的FIBA3X3不同於以往公園鬥牛的地方?

    上周末於松山高中舉行的FIBA三對三選拔賽,筆者也前往現場觀看,這邊除了先恭喜來自師範大學的世青四少以全勝之姿取得代表台灣參加亞洲大師賽資格之外,也與市民們分享一下這台灣唯一與世界接軌的首屆賽事的賽況!

     

     

    說到三對三,約莫十年前曾經在台灣是十分風行的一項活動,每每時屆暑假,總會有各種琳瑯滿目的三對三比賽,從成人組到青年學子組比比皆是,後來隨著時光變遷,慢慢的數量開始減少了,一直到今年,看到又增加了許多不同的廠商願意出資辦比賽讓所有籃球人享受這揮灑汗水的夏日時光,實感興奮!同時也聽聞未來將會有經過中華民國三對三籃球協會努力下所催生的,全台灣別無分號、唯一擁有FIBA認證核可成績與世界排名的三對三聯盟產生,更使人對台灣這塊土地上的籃球人對籃球的熱愛感到可愛!

     

     

    而本次比賽中發現到現行FIBA對三對三的規則作了不小的修改,除了一球算一分之外(三分算兩分),罰球上則是改為僅有一罰的機制,同時與我們所有一般在路邊打PLAY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三個地方,首先第一是進球後的攻守轉換,並不允許球員有抱著球帶球走的情況,是需要以運球或是傳球的方式將球送回弧頂,如果像在路邊打球那樣拿著球走回弧頂,是會被吹走步的;第二是沒有洗球這種規則,一旦將球送回弧頂,裁判即會視同比賽開始,洗球這個動作就等於把球權白白送給對手;第三是進攻上有12秒的限制,同時球一回弧頂就會馬上開始計時。

     

    整體來說,整個比賽的節奏會加快很多,會讓人有十足的緊湊感,並不會亞於全場籃球,相反的可能在高手過招之間讓人更是球球屏息以待。不過也由於採用了FIBA的新制規則,選手們一開始都還不太進入狀況,一直到各隊的第二場出賽開始狀況就好了很多,這邊也不得不提本次奪冠師範大學的四名選手,可能是到各地比賽的經驗比較豐富,對規則與場上的調整都來的很快,相信也是本次他們能取得代表資格的原因之一!

     

    這次總共有五隊與賽,清一色都是由UBA的一流好手來赴會獻技,因為有了這些新規則,大幅增加了比賽的節奏感,有好幾場比賽都讓場邊的觀眾看了是大呼過癮,整體的比賽強度上也十分精采!筆者的感想是:在這個只有半場大小的比賽場地中,人數也足足比正規球賽少了四個人,大大增加了球員在個人技巧上的發揮空間,有如來自師大的洪康橋所說:33較自由,更有發揮個人動作的空間。師大最後能拿下代表資格,也與他頻頻切入後發揮優異的籃下腳步的爛帳攻力有著莫大關連!

     

    整體上而言,三對三較為強調個人能力,整個球隊的差異會凸顯在球員本身的基本條件上,但在這樣的比賽中,外線能力則也是相當重要而且不可或缺的一環,舉例來說,本次也有參賽的義守大學排出來的陣容以阿飛施顏宗為首,平均身材來說是最高也可能是最適合打這樣快節奏同時可以禁區內人數比較少的比賽,但最後卻沒能進入冠亞軍賽爭奪代表資格,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在外線攻擊這個環節上相對比較發揮的不好,相較於義守,師範大學A隊的亞青四少則是將外線攻擊這的武器給發揮得更好,自然也不意外的以全勝取得代表台灣參加亞洲大師賽的資格。

     

    除了進攻之外,防守上沒有太多的包夾,更多的是交換防守(以遇到Pick&Roll為例),同時普遍抄截與拍掉進攻球員手上的持球這兩個狀況居多,筆者認為這也是拜場地與不同的規則所賜。

     

    總結來說,比賽的觀賞性很高、節奏很快、完全與全場五對五的籃球有另一番風味、同實球員的個人能力將會很大的左右比賽的勝負,但本次比賽中跑位這東西是比較少的,幾乎都是一個傳球拉開後就交給持球者發揮個人單打去結束攻勢,不管哪一隊都一樣。

     

    這點筆者認為如果在國內或許還行的通,但對即將要參加以亞洲大師賽的市青四少而言,如果到國外去參賽,除了會遇到體能更強甚至是技巧更好、身材更高的外國選手,如果在這樣缺乏配合下要靠個人單打去突圍拿分的話是比較令人擔憂的!

     

    各位市民們,看到這裡,除了更了解本次選拔賽外,你是不是也對這個未來即將進軍奧運的新制三對三產生興趣了呢?那就快去報名暑假的各項三對三比賽吧,而如果你也想有擁有世界排名與世界接軌的話,今年中華民國三對三籃球協絕對會是你唯一的選擇!

  • 專訪中華隊總教練 - 許晉哲

    次專訪的對象是連續三年榮獲SBL最佳教練獎肯定,甫於第九季SBL率領璞園建築籃球隊奪下隊史第一座總冠軍,同時也是新科中華隊總教練的許晉哲教練,將於本文中與球迷分享他對本次帶領中華隊的想法與組訓的點點滴滴,並且附上一段許教練想對球迷說的話(影像檔)廢話不多說,就馬上進入主題吧!

     

    Schumi

    教練您好,這是您第一次以總教練身分參與中華隊,但其實之前您已經有歷任過亞青隊的總教練,不知道您有沒有甚麼不一樣的想法或感想?

     

    許晉哲教練:

    首先客觀的現實面來看,亞青隊是由學生球員組成的,自然會比較單純一點,對他們來說就是教練說一動就作一動,不管是在訓練指揮或是生活管理上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成人隊(中華隊)的球員都各自有自己的外在因素會影響到,像是母隊的訓練或行程要配合、或是本身有帶球隊的球員也要兼顧到自己學生的訓練、甚至是有家庭的球員也有家裡的事需要處理,當然像旅外球員就更不用說了,可能時間上的安排跟掌握上會有比較多的因素會去影響到整個訓練的過程。要是再深入一點去看,雖然很多人說打中華隊是一種國家榮譽,但是就台灣整體的運動產業來評估,對這些球員來說很直接會有的想法是:那萬一我受傷了或怎樣了誰來照顧我?所以在徵召上像是旅外球員的部分,對岸的球隊會認為這是屬於他們球隊的資產,就算籃管中心說放人,老闆不放人,對真的有心想打的球員來說也是兩難,所以從現實面上來說,光這些外力的因素就會使人跟帶亞青時在心理上有很大的不同。

    那另一方面如果是從想法上來說的話,當在帶高中球隊時我的目標就是要成為亞青隊總教練,而當在帶成人球隊時我的目標當然就是要成為中華隊總教練。不過當你達到這兩個目標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有不同的壓力,像以帶成人隊而言,之前我幫過鄭光錫教練、三哥還有Bob.Hill教練這你也很清楚(),但當自己站上這個位置時,光是從組訓開始就會受到很多與論的壓力,為什麼選A不選B啊?為什麼選這麼多自己球隊的人啊?然後是訓練上的方式甚至是最後的成績如何,這些跟亞青比起來都會是更大的挑戰。

     

    Schumi

    剛剛教練您也提到組訓的部分,有一些聲音是這次您選人看似乎有璞園的球員為骨幹的作法,所以不知道這次中華隊的組成與球員的挑選上有甚麼特別的大方向或是不同的地方嗎?

     

    許晉哲教練:

    首先這次組隊上比較大的不同在於籃協只給了我15人的名單限制,而以往都是18人甚至20人,最差就是18人,也造成在這個前提下本來就很容易有很多所謂的遺珠之憾。

    那當然每個教練都會有自己組隊上的想法跟考量,所以這一次我除了像曾文鼎、吳岱豪、林志傑、李學林這些所謂不動的主力之外,比較偏向功能性的選人跟作出一些變化的考量去組隊,同時加強針對球員在數據上的分析來作為考量。

     

    舉例來說,像後衛部分,這幾四五年來都是帶學林、世念、小四這三個來打,實際上也絕大多數讓學林吃掉大半的場上時間,所以我想把陳世杰選進來是想作一點改變,同時他今年拿下SBL冠軍戰MVP的表現也是有目共睹;另外像伊朗那兩個爆發力很強的後衛,他們跟學林、溪湖是同一時期的亞青的對手,所以我想借重他們曾經有過對戰上的經驗來面對這次比賽,而蘇翊傑的話今年他拿下助攻王、最佳五人等獎項,不選他也說不過去,而雖然大家說他可能對抗性不夠、外線命中率不佳,但實際上今年小四的命中率是比世念要來的好的,當然世念今年或許是受到吳永仁的壓縮,這可能是一個遺珠,但我想後衛部分作個替換把陳世杰放進來不見得是壞事。

     

    二三號球員部分也是有考慮過像陳順詳、陳靖寰是防守功能性比較好的球員,但劉錚今年也拿下抄截王,就這部分來看,我是一個很注重傳承的人,希望能由這些有經驗的球員來帶領新血作成長;像是十年前那一次大換血,其實我個人是很反對的,即便那一批亞青像小鼎、岱豪都是我自己的學生,但為了一個所謂培訓幾年進軍奧運的目標,就把像羅興樑、黃春雄、劉義祥這些有經驗的球員都換掉的確是讓人有很多非議之處,也造成說現在這一批國家隊的主力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有所成長,同時因為長年打國家隊造成他們有些人到現在已經有厭戰的心態出現。所以希望這一次可以作的就是至少帶一個新的球員進來讓老球員幫助他成長,去作到傳承這一件事,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可以像之前的張宗憲一樣,讓他的活力跟打法去刺激到這些老球員產生化學效用,當然宗憲如果可以回來打是最好,不過他有要挑戰NBA的想法我們還是祝福而且尊重他,所以才想說那把劉錚選進來培養看看。林宜輝今年的表現也是進步很多,現在他外線要三分有三分、中距離要急停有急停,而且今年他把自己的身材練的比以前壯,也增加了一些低位上的進攻手段,我一直覺得他被中華隊忽略太久了,所以希望他這次也可以證明自己。毛加恩雖然今年上場時間沒有特別多,但那是因為傷勢的關係,在我自己的球隊上他可以從一號打到四號,同時他也是國內少數190cm以上可以瓜代控球的長人,我想這樣的功能性對中華隊來說是需要的。陳信安入選則是沒甚麼疑問。呂政儒雖然他的防守是有點比較弱勢,但我選他就是要他的三分火力,雖然去年國際賽表現不好,但前年亞運會上的表現好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還是把他選進來。

     

    四五號的部分,周柏臣我想也是基於傳承的理由,而且像這幾年他本來就是中華隊積極培養的人選,同時今年整個賽季下來各隊的老外也是都會讓他去扛到,所以選他應該也是理所當然的。簡浩則是看上他有心臟大顆的特質,去年在瓊斯盃的表現已經算不錯了,當然要放他可以,不放也可以,最主要是考量到田壘有婚期的問題,如果田壘不報到,那我是希望能讓簡浩去填補田壘的位置。簡嘉宏去年他也證明了自己是可以藉由一些腳步跟進攻手段去對抗到比他高的國外選手,所以像這幾個自己球隊上的球員把他選進來,我不覺得是私心,就是一個功能性的考量跟一些或許可以帶給中華隊的化學變化!

     

    那當然我不否認另外像許致強、鄭人維這些都可以入選,但因為今年就是有15人名單這個限制在,如果你給我18人甚至20人名單那這些人都一定選,而且每個教練一定都會有自己的想法,我的想法就是盡量帶一些多功能性、能打兩個位置或是以上的球員去面對這個比賽,這也是去年Bob.Hill教練所帶給我的觀念(拼命點頭贊同)!同時明年的中華隊總教練是不是我也是一個未知數,所以也很希望在今年我能組成一個過去大家所希望而這些好選手卻都沒有能湊在一起過的一個中華隊!像小鼎跟岱豪是自己學生也都願意幫忙,那我另外也是盡量透過各種管道去徵詢像田壘或是志傑這些旅外選手,希望他們可以一起打拼,信安自己本來是想休息,但他自己說明年不知道還會不會打中華隊,加上今年又是我來擔任總教練,也是跟我表示只要是我帶他就一定打,那對我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

     

    Schumi

    但台灣過往有個不太好的模式是選訓小組可能選而不訓,而負責訓練的教練提出的人選可能選訓小組不想要,今年您有遇到這個問題嗎?

     

    許晉哲教練:

    今年選訓小組倒是沒有對人選有太大的意見,就把人選的決定權放給我,不過他們唯一堅持的就是這個15人名單的限額,像前面那些提到的遺珠,我當初也是有爭取想要選進來,但籃協方面則是說就只能15人;不過這部分其實我們對亞洲籃總是可以報到一個24人的大名單,這些人也包含在內,只是籃協不願意公佈而已,當然這部分有很多考量。所以要是到時有人不報到我就可以馬上進行補人的動作,或像練球過程有人退訓或是瓊斯盃打完想要進行一些調整的話還是有空間的,不過我想到了瓊斯盃結束後中華隊也已經練習了一段時間,陣容上那時不會也不能有甚麼大變動,頂多就是一些微調而已。

     

    Schumi

    國手名單決定以後緊接著就是訓練的問題,去年我在專訪三哥的時候他也提過他遇到的問題是可能訓練是早上或下午練一趟,晚上要再練一趟,對教練與選手來說在移動上是一個困擾,同時我們沒有一個完善的可以全天24小時提供訓練與住宿的基地,今年訓練場地的選擇是否有考量到這點?同時為什麼籃協沒有想過在左營訓練基地進行集訓?

     

    許晉哲教練:

    首先我想這是每年中華隊都會遇到的問題,就是沒有專屬的訓練基地的問題。你提到的左訓可能在15年前有國訓隊的時代是有訓練場地的,但現在的左訓是國家奧運培訓基地,籃球並沒有被列在奧運培訓重點項目之中,現在的左訓是有籃球場,但只有一個半場,是提供其他運動項目選手作放鬆休閒用的,回過投來看北部,哪有甚麼籃球訓練專屬場館?所以北機一直是這幾年我們的首選,因為它可以同時提供練球與住宿;但我想比較困擾的一點是,我們往往是決定好教練與球員人選之後才開始找場地,這中間可能有些場地的檔期已經被訂走了,像今年我們也不是每一天都可以在北機練球,在7/10之前北機的狀況是有場地練球但沒有辦法住,中間有幾天也是要另外找地方,所以在練球計畫上也要因應這些外在因素去做調整,那我的想法是前面10天我們就不住了,不能用的那幾天就另外在台北找場地,訓練上可能前面10幾天也是一天練一趟,精緻化一點這樣。這問題我想是免不了會遇到的,因為像裕隆球場或是女籃有國泰淡水球場都是一個比較有完善功能的訓練地點,但男籃最大的問題就是每年都換不同的教練來帶中華隊,也不可能今天中華隊要用籃協一個行文下去就要裕隆出借球場與房間,他們也有自己的球隊要用,所以這個部分我只能盡力去做到讓大家都可以減低通勤與移動的時間。

     

    Schumi

    由於去年集訓其實我們也合作過,整個訓練過程我大多也都有參與,觀察到的現象是整個集訓拉的很長,中間穿插比賽又有移地訓練,球員其實到亞錦賽開始前的最後階段都累了,今年您的作法是甚麼?

     

    許晉哲教練:

    就像前面提過的,這次會走比較精緻化的路線。像瓊斯盃之前我粗估大概是練45天,對我來說我覺得這樣的時間夠了,而且在第一階段訓練到瓊斯盃結束甚至是亞洲盃前都不會排移地訓練,因為一旦要移地訓練有兩個問題是,第一,出發與搭機的那兩天等於都不能練;第二,在國外可能是當天有比賽就不能練球,或是要練球就沒有比賽,那與其這樣倒還不如就在國內好好練球然後打一個盃賽來以戰代訓或是當作一個檢測也好。

     

    那就像你提到的,去年整個訓練時間是拉很長的,球員到後面都累了,他們在打完一整個賽季一定也都會想要休息。所以這次報到日期訂在7/2,整個SBL在五月初就打完了,等於他們整整有將近兩個月的休息時間,我想這樣就比較不會有去年的問題。同時以報到日期來說離瓊斯盃有47天、離亞洲盃有74天,整個瓊斯盃打完我們還有十幾天可以作調整,我想這樣應該就夠了。

     

    Schumi

    去年瓊斯盃的時候我們採用一個18人的名單輪流登錄,同時有幾場練兵的味道很濃厚,但也有球迷反應說大家入場不是要去看中華隊練兵的,但我想某種程度上這對教練與中華隊而言都是必要之惡,那今年您的想法與作法是甚麼?

     

    許晉哲教練:

    這個就像你說的,去年的確有這個狀況,但這對教練來說是很兩難的,你自己也是教練應該可以體會。那去年的狀況其實你也知道賽制安排上是很詭異的,整個瓊斯盃連著九天打九場比賽,真的對球員來說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同時文鼎在比賽中又受傷,所以三哥當時也是當機立斷決定既然我們的目標是亞錦賽,那某幾場比賽就在人員上作些調整,讓一些替補球員上去打,所以我想這個很難取捨,球迷有球迷的立場,那中華隊也有中華隊的立場,很難說誰對誰錯。

     

    就今年而言,我是會跟球員溝通一個觀念是,雖然我們最後的目標是亞洲盃,但瓊斯盃畢竟是國內一項重要的賽事,所以我們還是要認真的去打出一點成績,同時也只有全力去打我們才能去檢測第一階段集訓的成果跟檢測自己的問題在哪裡,那當然我不諱言這某種方面來說還是會有練兵的可能,只是說我們基本上會抱著要看看自己的問題在哪裡的心態並且全力去面對瓊斯盃。

     

    Schumi

    這個問題去年我也問過三哥,就是在現在這個時代,特別是這批球員大多已經參與國家隊十年了,但國家隊給球員的補助與待遇說實在也不是非常足夠,那你怎麼去看待國家榮譽這件事?又打算怎麼與球員在這件事上取得默契?

     

    許晉哲教練:

    首先我想我們先不討論薪資的問題,因為球員打國家隊並不是為了所謂的薪水打的,就像你去年來中華隊作情蒐也不是為了錢,所以也不能說球員不看重國家榮譽這件事,但是也希望在其他像是保險這部分籃協能不能給支援;像璞園今年有幫所有的球員去做運動傷害的保險,不管是傷後的賠償或是其他之類的,那這部分去年不管是旅外或是SBL的球員也都有提到看能不能有保險這樣的制度,但最後是沒有的,所以今年我會希望籃協看能不能在這部分給球員一些保障。

     

    那再來就是我都跟球員講,今年雖然是我帶中華隊,但國內消耗教練的速度是很快的,也就是說明年亞錦賽是誰帶都還不知道,所以這說不定是我最後一次當中華隊總教練,可能是你們最後一次打中華隊也說不定,那今年我們就是大家互相配合,好好把這一次比賽給打好,發揮出我們應有的實力跟水準。

     

    Schumi

    在前兩次的亞錦賽分別有鄭光錫教練與Bob.Hill教練等兩名外教來幫助中華隊,您也都有參與到,那這次換成是您成為總教練的時候變成是要自己獨挑大樑,沒有所謂外教的幫助,您怎麼看這件事?

     

    許晉哲教練:

    其實我覺得國內還是有很多認真的好教練的,像我自己以前高中在帶再興的時候也去了五、六次韓國,到了帶璞園的時候則是換成去美國好幾次,都學了很多東西。那剛好像這兩個外籍教練我也都有幸去跟到他們,也從他們身上學了不少,當然美國有美國的好處、韓國有韓國的優點,都沒有誰是壞的,所以我想就是一個Mix吧,既然這次是由我來擔任中華隊教練,那我一定也會盡我所能把這兩個教練教給的跟自己在國外學到的最好的一面帶給中華隊還有所有球迷。

     

    當然外籍教練來帶會有一定的好處,像是國內的隊籍問題,就像可能我選的人因為是自己母隊的比較多就會被人家講私心或怎麼樣,或是說可能選進來這些各自平時不同隊的人會認為因為誰是我自己的球員我就讓他上場比較多,那如果換成是外籍教練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外籍教練沒有所謂利益上的衝突。我想這是一個由我們自己國內的教練出任時容易發生的問題,但實際上身為教練的人必須要為最後的成績去負責,如果真的是一個很好而且可以幫助球隊的球員怎麼可能我不去用你?但一樣的作法可能球員就會比較信任外國教練,像我自己今年隊上也是,用誰比較多另外一個同位置的人就會有意見,但我覺得這件事講開了就好,所以我這次也會希望跟球員溝通好這件事,讓大家是在一個比較團結並且有一致就是要贏球的目標下去面對未來的所有訓練跟比賽。

     

    Schumi

    這幾年您都有參與到大大小小的國際賽,亞洲各國的概況也看了很多,你覺得亞洲籃球目前的趨勢是甚麼?台灣面臨到最大的問題又是甚麼?

     

    許晉哲教練:

    我想還是歸化球員吧,各國都在作,像菲律賓今年又歸化一個NBA金塊隊的、黎巴嫩那麼強他們還是有歸化、卡達就更不用講了,去年你作給中華隊的資料裡面幾乎他們整隊都是歸化!這是一個大家共同的認知就是亞洲籃球本來就有身材上的限制,特別是我們台灣,以前人家都說東亞四強是大陸然後中日韓,現在大陸不講好了,日本、韓國的身材都比我們好,而且連香港也慢慢有起來的跡象,我們的身材可能都快要被東南亞追上了,所以這部分是我們應該要面對的,如果真的想要在亞洲賽場上有突破性的成績這是免不了的。有人可能會說像以前我們只有阿龍那些人還不是可以打到四強,但以前沒有中亞、西亞也沒有歸化球員的問題,如果再不盡早去改善可能有一天我們真的會連亞錦賽打不進去。

     

    台灣目前的問題的話主要是人才跟環境:像文鼎、岱豪、田壘這批人退了之後,後面禁區比較能接得上來的就是柏臣,但馬上身高就掉了六公分;然後另一方面就是環境跟待遇,其他國家的運動環境都是越來越好、訓練方式越來越先進、薪水越來越高,但台灣就是侷限在自己的框框裡面打轉,也才會造成一些優秀球員都要出走到CBA去。

     

    Schumi

    這次中華隊您自己設定的目標是?

     

    許晉哲教練:

    如果是瓊斯盃的話希望至少能有前三,亞洲盃的話賽制上跟意義上跟瓊斯盃都不太一樣,所以希望是能拿到前四。畢竟我自己帶隊不喜歡練兵或打一些沒意義的比賽,既然大家都知道這個亞洲盃對我們的重要性在哪,那去東京打一些甚麼五、六名的排名賽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我想目標當然能跟瓊斯盃一樣有前三名是最好,本來比賽就是一個競爭,那既然要打就是要想辦法去拿一個好名次回來。

     

    Schumi

    最後有沒有甚麼話要對球迷說的?

     

    許晉哲教練:

     



     

     

  • NIKE All Taiwan Camp 教練講習紀實

    為期三天的2012-Nike-All-Taiwan-Camp在上周五於台啤球場畫下完美的句點,首先十分感謝Nike提供了一個這麼好的平台給台灣所有教練來進修充實,也很有榮幸能夠與全台灣的所有優秀教練共聚一堂一同學習。

     

    古人說學無止盡,球員如此,教練亦然;籃球是一項不斷在進化中的運動,對教練來說不斷精益求精也是必須的,也唯有如此才能使球隊更加強盛。而這次的講習會請到了曾經任教於沙加緬度國王隊與現任金州勇士隊暨Pete Newell Big man Camp固定教練的Otis教練擔任講習主講者,則是給了國內所有教練學習美式籃球訓練的絕佳機會,特別在台灣籃壇的教練長年來絕大多數是後衛或前鋒出身,對四、五號長人的訓練方式一直有所欠缺或不足的情況下(同樣身為教練的筆者亦然),這次的講習不啻是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相信也在這三天中讓所有教練在這一方面有所成長。

     

    Camp的整個過程中,其實講解演練的東西並非是一些沒看過的東西或技術,更甚者可以說國內的球隊大概練的東西也都是大同小異,但Otis教練對每個項目均拆解的十分詳細,不光是戰術跑位的部分,其他的個人或小組配合的技術與觀念亦同,舉凡從手部的細微動作、腳步、身體重心的移動與轉動方式等任何一個環節都沒有漏掉,同時Otis教練也說過一句話:Less is More小地方的很多東西往往很容易被忽略,但偏偏這些小地方都很有可能是決定一個play或是一個戰術的成功失敗與否的關鍵!

     

    針對這些細節部分,對這以筆者去年參與中華隊的經驗分兩方面來談的話,首先第一是我們在亞錦賽不論是自身的進攻或是面對對手的防守,在擋拆(Pick n Roll)這個環節上都有很大的改進空間:進攻時的掩護不確實,造成我們的進攻時常是路線有跑出來但沒人沒擋好而空檔作不出來,或者是擋不住人造成戰術失敗讓自身的進攻窒礙難行;防守時對方只要一個確實的擋人掩護就讓我們的後衛或中鋒只能在後面跟屁股進而把我們打趴(要搶四強資格對上菲律賓時從第二節後半屢見不鮮的狀況…);再來第二則是在戰術執行上,我們的球員與教練有時會將戰術流於空跑路線,沒有深入去理解或指導戰術上在每一個動作的意義在哪裡,執行上真正要的東西是甚麼?

     

    也就是說這樣的東西是需要教練能夠把這些細微的東西給作到,把小地方給作好,整體的成效也才會徹底的發揮出來,對此,Otis教練也說:Basketball is same around the worldthe same courtthe same ball所有戰術與技術其實要求的都大同小異,能夠把小地方給作好,才能在更大的環節上出顯出差異與高下,這點是令筆者在這次Camp中感受最深的,Less is more

     

    同時Otis教練是個美籍教練,整個Camp中充滿著濃濃的美式風味,講解的東西與節奏十分明快易懂,能夠用很簡單的方式與話語去傳達每個項目的重點為何,讓人很清楚每一個動作要的是甚麼,精髓是甚麼;在講解上,Otis教練十分注重循序漸進這件事,像是以防守(不管是全場壓迫還是設陷阱作包夾)來說,都是先從簡單的一對一到二對二到三對三最後進到五對五的由簡單到複雜來讓所有球員清楚明白每一個環節自己要負責的範圍外也可以藉此讓球員了解到整個防守系統中其他人再作些甚麼、自己又該怎麼與隊友配合。

     

    以進攻來說也是一樣,同時他強調要把這種戰術的講解訓練放在最前面,並且將速度放慢,讓所有人都聽懂後再實際於一個半場內執行路線的演練。但他也強調:有時候在半場裡分開操作三、四個不同戰術跑位時球員看似都沒問題,但實際上往往會有落差。所以他會在前述的程序走完之後,再利用全場攻守轉換的模式去讓球員練習,同時會加入隨機是由教練或控球後衛喊戰術的方式去看看球員是否真的能夠融會貫通(在現場就得以很直接的發現,執行球員進到這個模式下就不像在半場時跑動的那般順暢,開始會有人跑成不一樣的戰術或走位錯誤,也就是說這樣同時可以收到培養球員在平時就養成在球場上隨時隨地互相溝通的習慣),並且教練還強調:球場上是很吵雜的,觀眾的聲音、哨音、球鞋磨擦地板的聲音,都會影響到球員接收指令的程度,這樣的作法可以收到使球員在平時就習慣自己教練或自己隊上控球後衛的聲音的額外好處。

     

    講習內容中令筆者感到最不同的兩點,一是在戰術觀念上,Otis教練十分強調原則性的東西,像是最後一天針對全場壓迫不論是區域還是盯人的破解,他所指導的系統都是源自於前兩天講習之中所提到的各種小細節的觀念所建構起來的,並且強調只要針對正確而且簡單的原則,只要在一些地方(如站位方式)就可以面對任何一種壓迫防守去破解它;另一個則是針對一些像是人盯人(Man to Man)防守上的輪轉,他特別點出很多NBAFIBA不同的地方,主要是因為NBA的許多規則與球場大小是跟FIBA有所不同的,相對的在場上遇到可能是相同的場面,處理方式上就會有所不同,例如當射手處於三分線底角附近,而防守他的防守者在盯人之中是處於二線(Wing-side)時,在NBA裡比較趨向當一線(Ball-side)防守者就算被過了,二線也不要上去作協防(Help),因為在NBA球場的底角是整條三分線中離籃框最近的一個點,同時與邊線的空間也比較大一點,這就是與FIBA現行球場的不同,自然應對的作法就不能相提並論。

     

    並且而除了教學認真仔細之外,Otis教練的熱情與風趣更令人印象深刻,在這一整個11天下來的Camp,每天需要工作八個小時的他其實是最累的了,每每在結束後一同用餐時都顯現的十分疲憊,卻還是絲毫不吝嗇並且沒有架子的繼續回答任何疑問與指導筆者外,隔天一到了球場,他卻又總能生龍活虎的進行講習,對比去年來台指導中華隊的技術顧問,使得筆者獲益良多並且目前仍然保持連絡的恩師Bob.HillOtis教練著實除了豐富的戰術學養同樣令人折服外,Bob教練比較像是長輩對後輩的指導,Otis教練則更像是一位熱情的朋友,更使人對他親切的態度感到如沐春風般的愉快!

     

    整個Camp下來可以說是收穫滿載,對所有參與的教練來說,相信也同樣得到許多新知充實自己,就筆者個人而言,更深一層的意義是再度結識一位有如籃球百科全書般的外籍教練同時也是一位熱情的朋友,再次感謝台灣Nike,也感謝所有擔任講習中的執行教練,如黃萬隆教練、許晉哲教練、邱大宗教練、顏行書教練,盼望所有教練們都能利用這次講習得到的收穫一起讓台灣的籃球更好!

     

    最後摘錄一句Otis教練所引用John-Wooden的話:

    一個球隊要成功有七個要素,一是重複作對的事、二是重複作對的事、……六還是重複作對的事、七是要擁有好的球員!

     

     

  • Linsanity - 揭開「林體系」的神秘面紗

     

    首先在接到市長大人希望筆者也能寫一篇有關Knicks的戰術分析之時,當下其實還挺惶恐的,畢竟據了解Mike D'antoniplaybook足足有近百頁之厚,要用簡單的文字來闡述這個戰術體系著實有一定的難度,但一直以來寫一篇以Motion Offense為主要理念的戰術也是早早就答應過許多朋友或是球迷的一件事,所以就硬著頭皮動筆了,也希望這一篇戰術文章中所特別提及的幾種進攻模式能令一些想一窺Motion全貌的朋友們能更加理解這個目前FIBA中算是最廣為流行使用的戰術多一點,話不多說,就進入主題吧!

     

    前日觀看了Celtics對上Knicks的比賽後,其實也令筆者更加確定先前對Mike D'antoni的戰術思維的觀點:很多地方與當年率領印第安那大學在NCAA雄踞一方的Bob Knight的戰術概念相似;整場比賽下來,Knicks整體的佈陣上,的的確確是採用了Motion的概念,使用了相當大量的1-4以及5 Man-out,眼尖的讀者應該有注意到,沒錯,就是5 Man-out的進攻模式,正是這個Bob KnightMotion發揚光大的型態在Knicks身上不斷重現!

     

    然而筆者認為一個十分值得國內籃壇效仿的是,即便是這種五個人在外圍一字拉開的進攻模式,也不見得就沒有在低位上的進攻,相反的得以藉由ChandlerAmare甚至是Melo三人頻頻轟炸籃框的highlight中看得出來低位進攻的比重是不小的,回頭看看台灣籃壇許多想往Motion風格靠攏的球隊,弄到最後變成五個人輪流在三分外線上開砲,或許可以由這例子來改變許多人對Motion Offense的誤解:Motion,並非是只有身材矮小的球隊才適合(固然它可以藉由戰術理念來彌補這種劣勢),也絕非是一種放棄低位進攻的戰術系統!畢竟這個戰術體系中十分強調傳完球後空手切球員的補位,來維持一定的空間平衡與陣型上的落位模式,如果放棄了低位進攻,在某種程度上Motion所強調的空間平衡原則就不復存在,那又怎麼能將其稱為MO呢,是吧?

     

    扯遠了,談回到尼克隊身上,在這樣的進攻系統中,不管是1-4或是5 Man-out,絕大多數是以在高位弧頂或是三分線上45度角的位置的Pick n Roll作為啟動攻勢的手段;另外再扯一個題外話,Linsanity風潮剛開始發燒之時,許多電視台無不爭相報導,但許多新聞中卻是錯誤百出將Pick&Roll(PnR)誤植為擋切戰術,實際上所謂的擋切戰術指的是Motion Offense,而Jeremy與隊上的幾個大個子時常上演的Two-man-gamePnR則應該稱為擋拆戰術才對。

     

    又扯遠了,讓我們在回到以PnR作為開啟的打法中有甚麼分別?

     

    整體大略可以分為高位設立兩個Screen或是一個Screen的不同方式,兩種秉持相同原則的不同型態的交替運用,首先最直接的好處就是令對手難以去掌握接下來的進攻動態,另外則是可以藉由這樣的交替運用來應對防守方進而達成讓攻勢靈活而不僵固的效果。

     

    首先介紹以高位設立兩個掩護的方式,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當AmareChandler同時在場上時,使用高位雙擋的效果會最好,主因在於Amare有著還不錯的中距離能力,當Screen完之後,他不一定得要隨著JeremyRoll到內線,也可以視防守者如果不做跟隨防守而採用換人(Switch)產生錯位(Miss-match)下適時的拉出(Pop-out)來完成一個簡單的中距離跳投得分或是接球後的大打小一路殺到內線去攻擊籃框,這樣的做法也會讓原先的PnR更具威力,也是不時就可以看到Jeremy配合這兩人演出高空作業的精采鏡頭的理由之一,而當然,這樣的PnR只是種開啟攻勢的手段,配合完之後也可以衍伸到強邊的小組配合進而進行投外線等其它攻擊模式:

     

    圖一:

    高位設立兩邊單擋後接PnR,非常直接有效的得分方式。

     

    圖二:

    由先設立雙擋後改為反向單擋(觀察到防守者提前作了站前防守應對所致),PnR後有機會則處理掉,沒機會的話還可以分球到外圍讓三號球員投外線。

     

    圖三:                   圖四:

        

    圖五:

    圖三四五為一連串的進攻,屬於高位雙擋的變化模式,應該是一個特定的Set-play

     

     

    同時要是當書豪之友Novak搭配這兩個內線大個子的其中之一上場時更可以將這種Pop-out的方式做更多的變化甚至將射程拉遠到三分外線上,如以下圖例所示:

     

    圖六:

    有球邊作完掩護完的人隨即拉開(不作PnR改為Pick n Pop),利用遠邊的定位掩護後接球作外線跳投(去年Bob Hill所指導的中華隊也有這樣的進攻模式)。

     

    圖七:

    圖六的變化型,當有球邊的掩護者拉開後,高位另一側的掩護者不在定點設立掩護改為隨即再上前替持球者設立反向掩護,接PnR作攻擊。

     

     

    接著介紹的是只設立一個單擋的開啟模式,其中又可以分出特別作給某特定球員如Melo或是J.R SmithIsolation型態。

     

    圖八:                    圖九:

        

    圖十:

    從上列的三個不同的圖例中不難發現,在進行PnR完之後,除了打Two-man-game的兩人之外,其他球員的走位均循著Motion Offense1-4型態的補位原則進行空手動位,讓整個陣型得以巧妙的維持四角落位進而達到保持空間平衡的概念,一則是讓持球進攻者有一定的空間進行攻擊籃框的動作,二則則是藉由拉開彼此的空間讓進攻者不容易被隨意包夾,可以處在一對一的狀況下來處理球,同時這樣的佈陣方式讓球場上不管是低位還是外圍都有進攻的機會,當持球者無法進攻時還是會有許多傳球選擇並且讓攻勢得以不斷的循環下去。

     

     

    另外列出幾個比較特別的1-4型態(分別為補位方式、啟動方式、落位方式有所不同)

     

    圖十一:

    一樣以1-4落位與單擋作啟動,不一樣的地方在於,當PnR執行後,可能是持球切入者受到阻礙後收球且拆到內線的中鋒或大前鋒被Deny而無法接球,此時同一邊的三號球員立馬配合這兩人進行一個強邊的三人小組配合,藉著同一側的循環走位尋找開後門的機會。

     

    圖十二:

    比較不同的地方在於啟動前的落位不像先前的5 Man-out或是1-4將禁區內作清空的動作,而是在底線有三個人將空間拉開的站位方式,接著由處於高位的中鋒或大前鋒上來作掩護開啟,並且在進行補位之後(還是回到一個四角落位的狀態),第一時間沒機會的話還可以將球給由弱邊空手切進來的隊友來進攻籃框。

     

    圖十三:

    首先由四號替三號球員作下擋掩護,後續再由五號及二號替其在高位設立Cross-screen,掩護完一律依補位原則填補空位維持四角落位(有拆到內線的也有Pop-out到外線的,都是有機會就可以傳球作進攻的選擇),連續利用到三個單擋掩護的二號球員接球後有機會就可以自己處理球或是接PnR又或是將球交回給控球員重新發動進攻。

     

    圖十四:

    上圖則為一個特別的Isolation的啟動型態,大多是在弱邊堆積三人,強邊只留下控球者與準備作單打的人(大多是由Melo執行),控球者分球之後馬上切走拉到弱邊底角埋伏,中鋒由弱邊上來替持球者設立掩護後兩人作PnR,其餘的人則依循補位原則走位,但這個模式大多都是直接在第一拍設定給Melo接球後就馬上單打掉,最多就是接PnR後還是Melo自己來直接處理掉居多。

     

     

    最後是Motion-Offense中時常使用的後掩護(Flare-screen)來作進攻的模式,主要是創造給底角投外線的機會,當然要是第一時間無法出手的話依舊可以利用到不變的補位原則繼續讓攻勢持續下去(如馬上接PnR…等),這也是筆者一再強調的如果放棄低位的進攻而使得補位原則無法貫徹,自然就無法讓Motion這個進攻系統運作下去

     

    圖十五:                   圖十六:

        

    首先藉由一個簡單的後掩護將機會作給拉到底角的二號球員,掩護完的中鋒或大前鋒馬上填補拉到內線以維持四角落位;一但底角的持球者沒機會出手則五號球員再度上前作PnR開啟第二波進攻,一號立刻切走到弱邊底角埋伏,其餘兩人依補位原則填補空位。

     

    圖十七:

    第一拍作完後掩護後要是二號球員被防守者Deny到而無法傳球給他,四號球員則立馬上前與控球員進行PnR,有機會則以此兩人小組配合處理掉球(自己投掉或切入又或是傳給拆到內線的四號);當一號球員切不進去也無法投籃或傳球給四號球員時,四號球員則再繼續空手切由禁區底線拉到弱邊底角,一號球員則配合進行補位上來的隊友,可將球傳給五號球員,重新回到四角落位再組織一波進攻。

     

     

    後記:

    大概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這個所謂的[林體系],不知道眼尖的市民讀者們有沒有發現一個重要的祕密呢?

    來,折輕你說說看~

    是的飽杰,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其實不管啟動模式是怎樣,最後還是都會很頻繁的回歸到四角落位的進攻模式,而且不管進攻的路線是如何推演、選擇是甚麼,當沒有機會打不下去時,也會因為這個四角落位的佈陣而可以再以一個簡單的PnR來結束攻勢或是再開啟另一波新的進攻!這就是Motion的奧妙之處,只要保持跑動並循著正確的補位原則,場上五個人就可以一以應之的來對付各種不同的防守型態同時還能將攻勢不斷的組織下去!

     

    最後免不了來聊一下Jeremy Lin,目前的他被媒體炒作到一個高點,實際上他也的確拿出一個不錯的數據表現來證明自己可以稱得上是聯盟中的一流控衛之一,畢竟要融會貫通這麼一個複雜的戰術體系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同時有著458的出手命中率,但他也的的確確還有許多部分需要改進:時而過高的失誤數(3.5/每場)讓他的助攻失誤比(6.1/3.5)不甚理想、在第一拍的PnR或是第一傳過後在整個進攻體系中的參予率過低(誇張一點就像消失一樣)、不甚穩定的三分球命中率(雖然是有幾次靠他的外線絕殺對手,但實際上他的三分命中率僅有313並不算高,對照於C.Paul41)、進攻有將近70%的選擇是走右邊切入等。

     

    比較有爭議的大概是走右邊切入多這個問題,但這就像Manu大家也都知道他要走左邊切居多,偏偏你就是擋不住他一樣,不會是太大的問題;三分外線也一樣,就是練吧!筆者認為問題比較大的出在失誤率過高這點(其實NY整隊的失誤率都不太好看),從助攻數那麼多來看或許稍微高一點的失誤數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每場都有平均將近四個那就絕對要改進的了,筆者以前也是打控球這個位置,當然水準是XX比雞腿啦,然就這個問題上來說,也是Jeremy要真正跟聯盟中的頂尖控衛比肩的重要關鍵!

     

    若以Steve NashChris PaulDerrick RoseDeron Williams等人為對照組的話,這些人就是能作到"今天老子就是要傳球,就算你知道是要傳哪裡還是攔不到,老子就是傳的過去"。Jeremy目前在這點上與這些人還有差距;他對Mike D'antoni的戰術體系理解的很好,傳球視野也很棒,所以他能隨時掌握到場上的動態、那裏可以傳球,但可能在切入後的當下決定現在是要切到底要傳出去還是要馬上投掉的判斷還不如上述的幾個人來的快來的精準,所以當對手徹底研究過他的打法之後一但在防守上設立陷阱逼他要傳險球的時候就容易產生失誤,很諷刺的地方在於這也是因為他有不錯的傳球視野與對戰術的良好理解所致。

     

    一個控衛的養成是非常不容易的,要有天份外,在這種臨場的判斷選擇上,除了教練的指導部分,更多需要的是上場機會與時間來培養經驗,所以目前Knicks將他擺在先發控球,扣除掉當紅炸子雞的人氣因素,也應該是的確有想將他培養成隊上未來的主力控球的想法存在,以筆者對Jeremy不論場上場下的認識,他是一個非常刻苦訓練並且虛心求進步的球員,應該是只要球隊願意他讓在場上繳學費,他就會盡可能的求進步,既然Knicks現在願意給他這個機會,筆者在這裡也遙祝他能好好把握並且持續進步!

  • 令人肅然起敬的北一女中

    今年的HBL女子組由北一女中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奪冠,一支沒有甲組球隊支援並且首度闖進冠軍戰就一舉攻頂成功的灰姑娘球隊,如果這是由老天爺寫好的劇本、如果籃球界也有所謂奧斯卡獎,那北一女中今年的這部名為綠色奇蹟的勵志片絕對值得最佳劇本獎的肯定!

     

    本屆女子組四強,扣除治平高中外,淡水商工屬於國泰體系,球員不論身體素質或是運動天賦都是一時之選,兩名U-19國手,平均身高177cm,先發五人更可以排出平均180的傲人高度;普門高中屬於佛光體系,除陣中也有一位U-19國手外也不乏許多從國中時期自己培養上來的選手,平均身高172cm,教練則是鼎鼎大名的前南韓好手李亨淑。相比之下,北一女中的球員平均身高僅有166cm,超過170cm的更只有兩個人,講得更直白些,這批小綠綠可以說是其他甲組幼隊所挑過後而未能雀屏中選的球員,然而在這次的四強決賽,她們先扳倒巨人淡水商工,締造隊史紀錄進入冠軍戰後又一舉挺過正規賽在延長賽中擊敗普門高中締造屬於她們的綠色奇蹟,筆者認為最令人感動的地方是,一連兩天,她們用行動證明給所有人看籃球是一項需要場上五個人無私分享球的團隊運動,同時只要肯努力,籃球之神是會適時對你微笑給妳奇蹟的!

     

    綜觀這兩天分別對上淡水商工與普門高中,由於身高劣勢實在太明顯而且無可彌補,所以北一女中講求的就是快速攻守轉換推進與不要命的積極壓迫跟瘋狂的卡位、衝搶籃板。

    連著兩場球賽,北一女的球員們應證了一句話:防守真正需要的並不是技術,是態度!

     

    四強賽的這兩場比賽,應付到的都是比她們來的高大的對手,也連著兩天在防守策略上所使用的都是全場1-2-2壓迫,筆者這兩場球都在現場觀看,也每一場都在半場結束後擔心:第三節這個容易出現體能撞牆期的時間點她們挺的住嗎?結果證實是多慮的,在這種最容易因為體能流失而失去防守專注力崩潰的時刻,她們始終保持著相當強度的防守並且不斷的作著包夾壓迫,同時球員在觀察場上環境地利上的使用作的很好,只要球一進到中場線與邊線的Trap-zone就絕對絲毫不放過任何機會的大肆進行包夾,第一場淡水商工的後場在第三節後半整個被這樣的壓迫防守在中線附近給整慘了(全場失誤29次),第二場也是在第三節將普門的單節得分壓在9分!

    除了從一發球就開始的壓迫外,進到半場防守固然北一女有身材與個人能力上的劣勢,不過她們依舊保持著積極的防守態度,用不斷的幫忙協防輪轉補位來填補防守對位上的不足之處(常常可以看到禁區內一收球就是三夾伺候),並且在阻斷球線作Deny這一個環節相當出色,徹底的將自己的矮小劣勢轉化為靈巧快速的優勢並發揮的淋漓盡致,賣命防守,這四個字用在她們身上真的可以說當之無愧!

     

    籃板部分則點出了一個存在於台灣各級球隊中的現象:有身高優勢的隊伍反而對卡位這回事比較忽略,容易被人從外圍飛進來衝搶進攻籃板,反觀比較沒有身高優勢的隊伍對這種衝搶籃板的動作相當習慣,也顯示在對上淡水商工的比賽裡籃板的統計數字上,北一女中以21個進攻籃板領先於淡水商工的13個!要說四強賽第一場外線稍有失靈的北一女能從開賽一路緊咬住比分都是歸功於她們不斷的搶到進攻籃板製造了許多的二波攻擊機會也不為過。

     

    進攻上特別令人讚賞是她們的推進速度,整個球的流動傳導速度絲毫不拖泥帶水,總是能行雲流水的快速推進到前場作攻擊,而除了快之外,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們的失誤數並沒有因為求快而暴增,兩個後衛廖子誼與闕毓萱將節奏掌握得宜,有機會快攻的時候就果敢切入突破或是分球,第一時間沒機會的話就慢下來,有耐心的不斷進行外圍的強弱邊導傳或切傳來逼使對手要不斷的做輪轉產生交代不清的問題,同時把時間消耗到大約剩下10秒左右再開始找防守的缺口作進攻,讓人看了不禁要用賞心悅目來形容。

     

    半場進攻的部分,北一女中除了使用十分大量的切傳導球與底線的後掩護來製造對手防守上的混亂之外,也很常利用到在高位的two-man-game來進行Pick n Roll後看是分球給拆到內線的中鋒接球後直接攻擊籃框,或是持球者自己切入,有機會就打掉,沒機會就分球到外圍後作強邊三人小組的機遇戰來發揮她們小而快,準而靈巧的球風特色,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這兩場她們的持球者作切入後的finish作的相當好,不管是高拋球的打板、低手上籃或是反手上籃,成功率非常的高,沒有一昧的流於外線攻勢,這樣果敢的突破除了在分數上有一定的進帳之外,更是製造了像是淡商中鋒韓雅恩、普門中鋒鄭伊秀雙雙在第三節就背上四次犯規陷入犯規麻煩不得不提前下場休息外,第一場韓雅恩還在第四節還剩下五分多鐘就提前犯滿離場、冠軍戰雖然鄭伊秀一路沒有再犯規在場上留到比賽結束並頻頻在禁區內單打得手,但防守上卻因此不敢動作過大而減低了些許北一女中在禁區內的壓力。

     

    有趣的是,四強賽的淡商對北一,兩支球隊的風格截然不同,對上淡商時北一徹底的去做到以己之長攻彼之短的策略,發揮她們的速度與機動性在防守上作積極壓迫並且立馬利用快速的傳導進入攻防轉換的模式來拿分,除了製造了很多淡商的失誤後丟分外,也增加了對手許多無謂的犯規數,讓淡商連續兩年在四強賽遇上這種機動性比較高的球隊都黯然吞下敗仗無緣挑戰后座。

     

    冠軍戰出戰普門的比賽,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這兩支風格相仿的球隊對上,賽前筆者認為身為甲組幼隊的普門在各方面都是略佔上風的,球賽中也不難發現,當比數被北一稍稍拉開時,普門只要能好好發揮她們在禁區的低位能力與鞏固籃板優勢,再加上北一在第三節一口氣由兩個鋒線張宇涵、吳昀叡帶頭反攻連連投進好幾球罰球線的急停中距離跳投,由半場結束落後五分逆轉取得最多六分領先時,在節奏掌控上產生了疏失,繼續不斷的快快快下產生了幾次失誤反而給了對手追上來的機會。

    這可能也是年輕球員的通病,當分數已經領先到五分以上,該急的應該是對手,自己或許將速度放慢好好的打幾波穩定一點的進攻,除了要將分數穩定的往上加的目的之外,也可以藉由放慢進攻節奏減少攻防轉換次數讓比賽的分數壓低(畢竟在得分這個環節上,普門拿分的難度要比北一來的低一些),所以其實普門要追近分數並不難,第四節兩隊也互換領先好幾次,鄭伊秀更是在該節跳出來主導普門的攻勢,單節連切帶投拿下15分,只可惜早早四犯在防守上讓她有些綁手綁腳之外,北一在正規賽終場前的那顆幸運的打板三分太致命了,讓整個氣勢又轉回到北一身上,也讓她們進入延長賽後以一波104的攻勢順利的笑到最後。

     

    然而這兩支風格相近的球隊對戰,反而北一女打的比較出色一些,套一句某大專男籃教練的話:小綠綠打的比韓國還要韓國,不知場邊的李亨淑教練有何感想

     

    對不幸落敗的普門來說,亞軍可能滿足不了這群年假時沒有返家過節反而留在佛光訓練基地練球的孩子們,但,其實兩隊都打得十分精彩,讓比賽從槍響鳴哨起就懸念不斷,沒到最後一秒都很難斷定誰勝誰負;不過球賽就是如此,有贏家就有輸家,也希望這群普門球員能在未來的籃球路上繼續努力,以求彌補這次的遺憾。

     

    北一女中,一個完全不需要藉由籃球來替她們打知名度的學校、一個沒有甲組球隊在後面支援的球隊,在今年不止首度闖進冠軍戰刷新過去隊史最佳的第三名成績後,還一股作氣奪下冠軍,連續兩天彷彿不知疲憊為何物的演出,相信感動了所有觀眾的心!恭喜北一女,謝謝妳們從教練到球員不管場上是落後還是失誤都能始終笑著打球互相鼓勵,完美的詮釋了何謂團隊籃球的真諦;也謝謝妳們獻給了所有觀眾一場震撼人心的綠色奇蹟!

     

    HBL,我們下個學年度見!

     

     

  • 第九季SBL之場內另一章

    第九季的SBL熱身賽前幾天在台北紅館熱鬧開打過後也結束了,其中特別是第二天在賽程安排上極具張力與一掃近來低溫的天氣好轉,在第二場接近尾聲時吸引了爆滿的人潮!場外的觀眾十分捧場,場內的各隊又有些甚麼值得注意的呢?以下便是觀看三天的熱身賽過後的一些看法。

     

     

    飛人歸來與閃耀的新星:

     

    今年的SBL失去了一些西進到對岸CBA的頂級球星,像是曾文鼎、吳岱豪等,好消息則是飛人的回歸!

    遠赴對岸兩年,陳信安還是回來了,由於在CBA的時期過的並不順遂,不論是上場時間也好、隊友對他的信任度也好,相信許多人是希望信安能在大陸多留幾年證明一下曾經非常接近NBA的台灣飛人絕非是浪得虛名!不過對陳信安來說有些事比起留在大陸領取高薪打球或是證明自己身手還要來的重要,也希望球迷能理解他的立場跟想法;但換句話說,我們就可以直接親眼目睹他的飛人風采,不再需要透過網路等管道,也算是台灣球迷的福氣。

     

    而經過這兩年高強度的CBA比賽、養傷復健、上場不得志的歷練後,從今年暑假的瓊斯杯一直到這兩場熱身賽中就可以發現陳信安的打法不一樣了,他還是那個可以作出令人驚嘆的高難度切入拉竿後瀟灑得分的台灣飛人,但更多時候信安選擇的不是自己強攻而是製造機會給隊友,同時他的中距離出手選擇變多了,很多人認為打得太保留,但應該是信安對籃球的理解更成熟了;筆者以前的教練曾經說過:在場上不是只有得分的人才叫球員,搶下一顆顆籃板的也是球員、傳出一個個好球的也是球員,甚至是雖然沒有有形的數據但卻在無形中作好每一次防守的人也是球員。或許陳信安正在詮釋著這句話給所有人看,當然筆者也相信,樸園找來陳信安是有其目的的,過往的樸園是個很好的團隊,人人都能有所發揮與貢獻,但往往在比賽勝負取決於最後一兩分鐘時卻沒有一個足以勘當大任的人跳出來拿球,如今有了信安,在這種時刻他會是絕對的不二人選,而他又能把這種領袖的角色發揮到何種地步,相信是十分令人引頸期盼的。

     

    不過考量到幾位出走的球星的效應,整體而言的星光度是下降的,但只要有機會與舞臺,新的明星球員是可以被創造出來的,以往在這些中華隊的不動先發每場動輒吃掉三十分鐘以上的時間下,對一些苦無上場空間的球員來說絕對是個跳出來發光發熱的好機會,對SBL來說不啻也是個轉機。另外在經過SBLUBA的切割之後,今年的UBA終於正式的回歸到學生籃球的本質,而也有一些已經在UBA打出名號的球員選擇經過選秀投身到SBL的賽場上,特別是這些新人大多都有幾年UBA賽事磨練的經驗之下,新勢力能否在SBL掀起一陣波瀾相信也是許多人心中所好奇的。

     

    以下就三天的熱身賽內容以及筆者在開季訓練期間親自去觀看各隊練球時的狀況評估下來,這邊點名幾個球員給大家參考參考

     

    蔡峻銘-

    去年他在UBA時期的表現可以說是在禁區內無人能擋,但到了SBL賽場上之後卻有點給人判若兩人的感覺,固然兩個聯盟的強度不同無法相提並論,然而他的身材條件就是擺在那,幾年下來卻沒有破繭而出的跡象,令人感到有些可惜。不過在熱身賽中由於邱大宗教練基於保護主力與磨練新秀的策略下,蔡峻銘獲得了不少的上場時間,他也很好的把握住機會,頻頻在籃下強攻得手,不論面對的是本土球員或是洋將,他都很敢打也打得進去,特別是在低位腳步上,像是面框的Jab-step或是背框的Drop-step等禁區動作都看得出進步,對達欣的禁區來說絕對有加分作用,不過以達欣的攻擊系統來看,蔡峻銘在高位的傳球策應與中距離的跳投還有加強空間就是了。

     

    張羽霖-

    過去在樸園時期張羽霖就以過人的運動能力獲得了齊天大聖的稱號,同時也逐年有增加自己在三分外線的攻擊能力,但套一句今年三哥在接受圓球專訪時有提過的:現在的球員比較忽略中距離,如果得分手段只有切入或是三分外線,在場上的威脅性就比較小,會更像是打法不夠全面的一個功能性球員;今年轉隊到台灣大之後,賈凡教練有特別希望他能增加中距離投籃的穩定性,甚至多利用他優異的切入爆發力去多作一些急停跳投來強化得分能力與手段,筆者認為如果張羽霖能把這項武器給開發出來的話,今年他在第九季的表現應該會頗讓人期待。

     

    許致強-

    經過去年的膝蓋韌帶手術後,這應該是許致強第一個傷後的完整球季,特別是在開季之初台銀隊上少了陳順詳這名優質射手後,他儼然就是實質上的台銀一哥,需要扛下帶領球隊往前衝的領袖角色。在近年大多半演大前鋒角色的許致強在球路上有了一些些改變,像是投籃的節奏就與過往稍有不同(變慢了些),對於受傷過的他來說或許更須要去思考的是不能再像以往一般習慣於藉著自己的活動能力與爆發力打體能球,特別是在今年有更多舞台可以揮灑下,對他來說今年將會是能否更上一層樓的關鍵一年。

     

    周柏臣-

    雖然是不折不扣的新人,但身為這幾年國家隊的常客,國際賽的場面也見多了,能在SBL這個層級上拿出甚麼樣的表現實在令人好奇。在這四年多來周柏臣在中華隊給人的印象是守優於攻,但在熱身賽上打起來卻是無所懼色,對一個見過大場面的球員來說,本來就要有如此表現才對,更應該要有國外更強的球員我都對過了,沒道理台灣的球員我守不住這種氣魄與企圖心,才會有更多動力去成長。同時身處裕隆體系之中,能不能複製曾文鼎經驗進而培養出他的傳球策應能力?本賽季接近尾聲時應該就可看出端倪了。

     

    彭峻諺-

    打從高中時期就是備受期待的後衛,在過去UBA的比賽與這兩場熱身賽中也的確不難理解其中的道理,不論是對球場空間感的掌握、傳球的創意與組織攻勢的合理性,彭峻諺確實是一個才華洋溢的球員;但從離開了HBL之後在UBA的日子中他的成長幅度不如預期也是不爭的事實,光是他的左手運球這類的基本功與檯面上的一流後衛來說嚴重不足之外,其他諸如投籃穩定性與失誤的控制同樣也還有不小的進步空間。然而一個好控衛所需要的要素他都有,練不來的傳球視野、上天賦與的身材條件也都不缺,或許這幾年成長不如眾人預期的理由除了在UBA的競爭強度不足之外影響更多的是他的積極性,畢竟他缺的始終不是天分,是自我追求突破的態度,如果說夠過SBL這樣更高強度的刺激得以讓他改變,那才不會又是一顆一閃而過的流星。

     

    劉錚-

    今年的一如預期的選秀狀元,身為一個非高中甲組球隊出身的球員時屬難能可貴,相對的也要稱讚一下當年決定重用他的賈凡教練眼光確實獨到,印證了千里馬也需要伯樂的賞識。在天賦條件上,不論是運動能力、身材、協調性,都是這批新人中的上上之選,身處去年戰績不佳且同時幾乎完全重組的金酒隊裡對他來說絕對是件好事,一方面沒有過大的戰績壓力,所以理應會獲得許智超教練的重用;另一方面過往有中距離教科書美譽之稱的許智超教練在一旁指導,相信可以獲益良多。但換個角度來看,也因為劉錚並非高中甲組球隊出身的緣故,他的基本動作略顯粗糙,(有人拿他與當初時空背景相似的林志傑作比較,但筆者的觀點是現在的他可能更像是楊敬敏的類型)即便在熱身賽中的初試聲啼就可以靠著他的天賦與體能球的模式拿下21分的好成績,但想要更上一層樓的話,這部分將會是他重要的學習課題。

     

    賴國維-

    出身自台藝大的控球後衛,在熱身賽中展現出不錯的外線能力,在戰術上的融入也沒有太多的問題,雖然防守經驗與處理球的判斷上稍嫌嫩了點,但別忘了台啤隊的教練可是昔日兩岸第一衛周俊三教練,這部分的不足絕對有最佳的人選在作指導;況且前面還有兩名一流控衛陳世念與吳永仁在,對他來說或許不會像其他新人有著很多上場的機會,但只要平時練習時多向前輩與教練挖寶磨練自己不足的部分,好好把握為數不多的上場時間中來學習經驗,配合自己本身原有的長處,機會絕對是會留給準備好的人的。

     

     

    洋將的軍備競賽:

     

    打從今年開放洋將的身高上限之後,各隊陸續找來的洋將一個個都來頭十足,先是達欣隊找來具有NBA資歷的N.Felix,他在季前訓練的兩場練習賽以及這兩場熱身賽中都打來輕鬆寫意,擁有不錯的身體素質(體型、臂展)、爆發力、中距離跳投、傳球能力,在練習賽中他並沒有特別強打的意圖,但與隊友的配合上卻作得不錯,讓筆者意外的發現他有著一手優異的傳球功夫,不時在禁區附近給小球作妙傳;而他的爆發力則是打從來台灣報到之初的測試中就以灌倒籃框打響名號之外,在熱身賽中秀了兩三記從禁區外衝進去的飛身扣籃則讓現場觀眾大呼過癮,配上他不錯的低位腳步、靈活性與柔軟的投籃手感,目前看來最強洋將之名絕對當之無愧。

     

    另一名台灣大的M.Fizer的來頭更大,除了同樣打過NBA之外,他還是當年公牛隊用第一輪選秀權選進的新人!雖然後來受限於同位置上已經有狀元E.Brand的排擠效應與本身屬於under size的身高再加上受傷問題離開了NBA,卻又在歐洲打滾時帶領球隊打進歐洲冠軍盃決賽,資歷甚是顯赫。當然像這種等級的球員會來台灣打球多少是有其原因在;前往台灣大報到之前他已經有一段時間因為先前在歐洲所受的傷沒有打球回美國休養了好一陣子,剛到的第二天筆者在一旁看台灣大練球時就有發現雖然他的得分手段很多元可以拉到三分外線,同時籃下腳步十分扎實,但扣除時差影響下,他的體態與體能都不是很好。雖然不在最佳狀態,賈凡教練依舊很有信心決定留用,並且給予其充分的時間作調整,所以熱身賽中無緣見識Fizer場上的身手如何,但賈凡教練認為在開季之初的幾場球後他應該可以趕的上,筆者也認為如果確實如Fizer親口所說傷勢已經痊癒,並且經過復健後受傷的腳的力量比沒有受傷的那腳還要來的強壯,在健康無虞的情況下,Fizer的表現肯定不會比Felix來的差,也請各位球迷一起期待吧。

     

    而樸園的洋將T.Dials則是一名出身自美國NCAA傳統名校Ohio state的球員,固然與前兩位有NBA經驗的洋將比較之下他的資歷是遜色不少,球技上也稍有落差,但許晉則教練選擇用他卻是一個不錯的決定,畢竟樸園在鋒線上已經有了多位國手級的球員,進攻火力方面不會是大問題,那洋將的部分並不需要去找一個超級強力的人選,反而應該是要找像這種有高度與厚度可以提供禁區保護並且配合度高的球員會來的更加適合。從這個角度上來看Dials是很好的選擇,熱身賽看下來,雖然打起球來不是那麼的吸睛耀眼,卻是個不好看但很好吃的類型,相信他可以提供給樸園的團隊戰力不小幫助。

     

    裕隆的K.Johnson類型也與Dials十分類似,身高不是最高、體型不是最壯、球技也不算特別突出,但他了解自己該做些甚麼,在場上就是滿足教練團的要求配合團隊打法來提升球隊戰力,不過他有著不差的三分外線能力,對比其他主打禁區的洋將來說是略有不同的。

     

    調高洋將身高上限之後幾乎每隊的洋將臉孔都與去年不同,像是上述的四隊之外,其他像是台啤金酒都還在尋找新洋將,台銀可能是唯一沒有這個麻煩的球隊,他們選擇找回去年表現不錯的John回鍋。在紅館看到John的第一印象是似乎變得更精壯了,可能這與他夏天並沒有休息太久而是跑去澳洲的聯盟打球有關,不論是體能還是身材都保持在不錯的狀態。固然他去年的表現不錯,但在今年身高限制往上拉,各隊都找來了比去年更高更壯水準更好的洋將的衝擊之下,這一季的John能不能維持像去年一樣的表現十分值得球迷們觀察。

     

     

    中華隊與Bob.Hill的影響以及新興教練的處女秀:

     

    前面寫了很多關於球員的論點與看法,但喜歡看本專欄的讀者之中應該有不少人是對戰術方面的探討很有興趣的(也是筆者的興趣與所長),所以最後還是要服務一下擁有豐富求知慾的讀者們。

     

    今年暑假中華隊找來了曾經帶領過馬刺隊拿下NBA當季最多勝的教練,同時也是讓筆者在這幾個月中有著許多見識與成長的恩師Bob.Hill作為技術顧問,中華隊的教練團相信也從中得到很多啟發,在熱身賽中不難發現像是中華隊總教練周俊三帶領的台啤、助理教練許晉則帶領的樸園,甚至是幾乎每天到中華隊練習場地報到觀摩學習的教練黃萬隆指導的達欣,這三隊的身上都不難發現Bob.Hill教練所指導過的影子在,分別都增加了很多中華隊今年在瓊斯盃(亞錦賽那隻中華隊連Hill教練都說都瓊斯盃完全不一樣)所使用過的一些新打法或是類似的防守概念,讓筆者在紅館看球之時覺得十分新奇又熟悉,更有趣的是這三隊所使用的部份也各有不同,至於是不是說好的,改天待筆者去探訪過後再與各為球迷分享。

     

    另外台啤隊今年找來了前達欣隊總教練寶哥劉嘉發加入教練團陣容,讓今年的台啤多了幾分Motion的味道在,基於這點,如果最後台啤真的找回Jones回鍋,說不定在進攻上也會是意外適合目前台啤隊打法的人選。

     

    三位新教練的加入也活化了SBL球隊之間的對抗,像是帶領台灣大的賈凡教練在練球上使用了不少新的跳脫傳統模式的作法,戰術上雖然會以機遇戰為基調但也十分豐富,應該挺適合台灣大這隻年輕球隊,同時喜歡打全場開放式進攻的蘇翔翊的傳球能力也會獲得解放;金酒今年雖然還是依舊維持他們快打旋風亂刀流的風格,但待過達欣隊的許智超教練也帶入了不同於以往的元素與概念在其中;另外今年由新教練邱啟益當家的裕隆在球風上也有了些許的不同,傳統的系統戰打法並沒有揚棄,但可能是因為失去了曾文鼎與禁區人手多半是新生代的球員的緣故,在內線的競爭力不如以往下,將進攻的比例上更多轉往外圍的切傳與投射,也就是像呂政儒等人的角色會更為吃重。像這樣的刺激與改變筆者認為對SBL各球隊甚至是教練圈來講都是好事,始終是有學習新知識與各隊教練的思維之間有產生競爭才能讓台灣籃球得到的進步與提升。

     

     

    基於以上所述,今年的SBL其實應該不但不會因為失去了一兩位球星失去可看度,反而應該會因為有了更強的洋將加入、新教練與新思維的刺激來的更加好看才是,同時幾名球員的轉隊也讓SBL各隊間的對抗更具懸念與可看性,暫時寫到這裡就擱筆吧,剩下的就是一同期待新球季的來臨了。

     

    備註:有關開季各隊Preview的部分已經有裘爺執筆,這裡筆者就不畫蛇添足班門弄斧了

  • 2011瓊斯盃&亞錦賽之中華隊戰術解析

    先前說過,雖然這次中華隊的表現不是那麼令人滿意,但應該還是有很多人想一窺在NBA級教練指導下的中華隊打法有甚麼不同的地方,所以今天介紹的就是本次中華隊的技術顧問Bob.Hill為中華隊設計的一些戰術,其實統計了一下大約有20套,筆者將之屬性歸類後,把同質性高的抽出一兩種較具代表性或是比較特別的來表列,以下照例搭配圖例作說明。

     

     

    .作給射手:

    主要是作給像呂政儒來出手的打法,控球員於高位45度角持球,弧頂設立兩個橫向的單擋掩護(Cross-screen),其中第二個掩護者在持球者運球通過掩護之後,立刻往控球員行進的反方向空手走位,同時第一個掩護者作一個反擋的第二次掩護,接球後馬上出手,不管在瓊斯盃或亞錦賽中都算常見的打法,針對掩蔽性的效果上來說也很不錯。

     

     

    .Motion之一(三號或五號的Isolation):

    這是一個建立在Motion-Offense上的戰術,45號球員分別作下擋(Down-screen)替3號球員作掩護,控球員待過半場之後就可以第一時間給球,讓3號球員執行單打,要是沒機會的話,5號球員會在掩護完之後繞底,利用弱邊的2號球員的掩護取得在禁區接球單打的機會。

     

     

    .Motion之二(弱邊空手切):

    這個戰術的構成比較簡單,重點在利用空間的保持上與快速的分球轉移,讓3號球員能從弱邊空手切入禁區,可以急停跳投或是直接切入。

     

     

    .Flex(啟動方式不同的變化型態):

    控球員帶過半場之後,5號球員先上高位接球與2號球員作一個遞手傳球(Hand-off)同時3號先替4號作一個掩護,再利用5號傳完球後馬上下擋的後掩護(Flare-screen)切出接球作進攻,後面就又自然的可以銜接到傳統的Flex循環跑位之中。

     

    這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打法,主要是基於Flex雖然是一個強調連續性進攻的戰術(不會跑到死,可以一直藉由戰術原則不斷的跑動下去),但它的跑法卻略嫌單調容易被察覺,Bob.Hill改變了啟動的方式,讓對手不容易發現場上要打的是Flex,筆者個人對這個戰術的評價是頗高的。

     

     

    .Passing-Game之一:

    這個傳切戰術有一點點利用到Motion的概念,利用快速的轉移球與傳球後的馬上掩護加上空手走位來製造出強邊的投籃空檔。

     

     

    .Passing-Game之二:

    這則是一個比較強調強弱邊轉移的複雜的變化型式,1號先傳給2號,2號再傳給利用5號的掩護空手切過來的4號,5號則是繼續移動作第二次單擋,替3號掩護令其得以切到強邊接球,2號在傳完球後馬上往禁區作幅度較大的深切,並同時利用4號與5號兩個人的反擋,由禁區內切出到弱邊,球再從強邊經過兩次傳球快速轉移到弱邊來完成進攻。

     

     

    .Early-Offense

    這是一個接續快攻後的延續性進攻系統,是一個有套路的急攻(Early-Offense);控球員接獲傳球(不論是搶到籃板後的轉換快攻或是被進球後的底線發球),快速將球分給已經往前場推進的2號球員,2號球員接球後可以第一時間作投籃或切入,這是第一個進攻選項;要是對方退防的夠快,則可以如第二個圖所示:第一選擇是接4號球員的拖車快攻或是傳給由另一側弱邊利用5號球員掩護切出的3號球員來進攻;萬一3號球員接球後還是沒有機會下,則可以如最後一個圖所示:作反擋掩護來進攻(一共兩次,第一次:3532擋,由2作進攻;第二次:51擋,21,由1作進攻);或是將球傳給作Pick-n-Roll拆進籃下的5號球員作進攻,簡而言之,快攻不成下自然接續到急攻後,不順利就以Pick-n-Roll作結尾,再接續到三人或兩人小組的機遇戰or半場系統戰。

     

更多發表 下一頁 »
地址:10646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3段29號10樓之1
電話:02-2366-1520
Copyright © 2007-2016 圓球城市.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community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