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歸去來辭(134)—紐西蘭之旅

    新的生活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我在今天就要坐飛機從紐西蘭第一大城奧克蘭坐飛機飛回台灣了。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回去,但是也真的是玩夠、玩瘋了。容我慢慢跟各位細說,在紐西蘭南島這六天,沒有籃球的日子。

 

我已經在紐西蘭跟球迷宣佈了:我辭掉了在雜誌裡的所有職務。這一期,或許是下一期,就是我在平面媒體的最後作品。我應該會做到下一期出刊,但我是已經辭了職。

 

辭了職去那?等一切塵埃落定後,我會再跟大家報告。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會離開籃球媒體圈。下個球季開始前,我一定會再讓大家聽到我的消息。至少我是絕不會離開圓球。

 

2001年開始「跳入火坑」之後,做雜誌已經有六年多了。其實從去年開始,我就已經有了辭職的意思,只是沒有比這一次這麼強烈,也沒有比這一次的時機更好。一直到要接手Dunk時,那時就已經想辭了,但又想去證明自己有沒有本事「反敗為勝」,讓先天體質不佳的Dunk雜誌能夠解決虧損問題。在接手這三個月來,Dunk在六月份與八月份的銷售是在運動類雜誌排名第一的,此時這都是在我一個人做、也是在極度節省成本的情況做出來的結果,我覺得我已不需要再證明什麼了。誰接手雜誌?我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我樂見比我更有本事的人出現,現在就是個機會。

 

在這段期間裡,我自覺對台灣的籃球雜誌界是有功有過,而當我開始做籃球雜誌時,台灣只有兩本;現在是五本,這代表什麼?這也許只有我自己可以評價自己。也許有一天我還會再回到這個雜誌圈,但現在離開這個圈子,我並不覺得可惜。為了這個雜誌,我受了太多的氣,而且也有讓我很多想做的事做不了。我感謝我的老闆是非常信任我,而且給我很大的自由,但我確實想走了,因為我想給我自己一個改變關心籃球方式的機會。

 

而我也相當高興,我可以把位置全部讓出來,敢接、想接的人就儘管出來,不要說我就是「運氣好」,或是「剛好接到那個位置」,更不要講「我也做得到,只是不想幹而已」,我就是看準有些愛打嘴砲的人就是「沒種」來做我做的事,送給你,你做不了也坐不住,我就等有誰敢接我的工作。我也從雜誌工作裡學到不少「社會經驗」,也享受過被自己人放冷箭的滋味,這是很寶貴的一課,只可惜沒本事把我射死,還讓我很光榮的離開。

 

從六年前,我就說這是跳火坑的工作,現在我從火坑出來,準備再進另外一個火坑。沒有一件工作是所謂「錢多事少離家近」的,重點是,你怎麼面對你的工作?這是我要告訴以後想從事這行的後輩者。

 

這不算什麼感言。下期Dunk,我會全本都是自己的手筆,算是我結束雜誌編輯生活的最後一戰。以後也許還會在雜誌上撰稿寫文章,但,他們怎麼做怎麼用,我就不會過問了。我可以教人做,但我不教我不認可其品德的人。

 

我只是告訴大家,雜誌我就暫時「不做了」,以後也可能再做,但不是現在了。

 

    偉哉!南島!

這次到紐西蘭玩,除了參加老弟的婚禮外,最重要的另一個「任務」就是到紐西蘭南島玩一圈。特別是,我終於一圓在紐西蘭南島滑雪聖地皇后鎮(Queenstown)滑雪的美夢。只是這一划,代價不小:兩腿脛骨一直疼痛,左右手關節也跌得很重,還重感冒。在南島這六天我是幾乎不上網的,因為在旅館上網非常貴,15分鐘要2塊紐幣(46元台幣),這期間我只知道朋友傳給我上次打人的孟達被處份的事,還有俄羅斯奪得歐錦賽冠軍,其他有關籃球的東西都「離我遠去」。這也蠻好的,我過得很快樂。

 

我不知道圓球市民有幾個人會滑雪或滑過雪的,我第一次是七年前在紐西蘭北島的雪山划過一次,那一次還下雨,又溼又冷,頭一百公尺簡直是滾下去的。這次我又「好膽」,整個旅行團包括我其他六個家人,居然只有我一個要去滑雪。我只好一個人被放在Cornet Peak的滑雪場去自我奮鬥。我第一次來到皇后鎮,不知道其滑雪聖地的厲害,第一次就坐著纜車(我還差點忘了把護欄放下來,差點摔死)Cornet Peak的最頂端1649公尺的最高點去。結果我人一上去,頓時心況神宜,因為四週不知有多美,可以遠眺更遠的山、更遠的森林。

 

但問題來了,我怎麼下去?

 

我一開始並不知道纜車到底爬了多高,等到爬到最頂端,才知道那根本不是我該來的地方,原來纜車載著我上升了三百多公尺。我試滑了一下,發現兩腳不知是冷得發抖還是嚇得發抖,我承認我沒種,順著那30幾度的坡大彎道這樣下去,那還不如叫我用滾的,萬一中途出什麼意外,誰來救我啊?我足足在山上吹了30分鐘的冷風,終於下定決心坐纜車下山。工作人員似笑非笑的「關切我」怎麼了,我只搖頭苦笑說:「我需要多練練才能來。」

 

接著,我到另一個「比較簡單」,他們稱「Big Easy」的地方,那是適合「初學者」的地方。我一看地勢比較平,坡度沒那麼陡,結果就坐纜車上去,沒想到一下纜車時,滑雪板沒穿好,就跌個狗吃屎,「整個頭埋在雪裡」,纜車還因此停下來先把我挪走,免得擋到別人的路。然後我穿上雪板滑下去時,一開始還蠻順的,但有一處轉彎我「煞車不及」,整個人從滑道上飛出去,又跌到旁邊的雪坡上,還勞動好幾個人把我拉起來。我鼓起勇氣在Big Easy的滑道上一共滑了兩趟,也跌了整整兩趟,滿身腰酸背痛後才自己坐車下山,一路上想:這真的不是我該玩的運動!覺得自己真的花錢找罪受,但是又很爽!爽不可言!

 

我整整在皇后鎮待了一天半,容我說一句:以後我要度蜜月,就是在皇后鎮。在整個南島之旅,我才知道之前我所見過的美麗景觀,全都比不上紐西蘭的南島,尤以皇后鎮為最。美的誇張,美的不像真的,許多河裡湖裡的水可以生飲,而且我這次這一趟去玩的天氣又好得不得了,就連到一年有250天下雨、年均雨量7000公厘的米佛峽灣都是晴天。到目前,我都還覺得身處夢幻之中。

 

若非我真的該回去了,我還真不想回來。在這幾天連個籃球的影子都沒看到的日子,也許,也是一種特別的回憶。我會開始回留言了,但我需要一點時間去填補六天的空白。不過我真的要說的是,紐西蘭的南島,人間仙境。
Published 22-09-2007 08:31 by 朱彥碩
Filed Unde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7年9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