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幹!

Mayor備註:此類標題,不宜模仿。

 

不要懷疑,這就是我的標題,也是我最近這幾個月來,看活塞隊與Allen Iverson這齣戲的唯一心聲。這是我自開始寫NBA以來,最「痛苦」的時刻。我居然會不敢寫、不敢提,甚至不敢看任何有關活塞的比賽,這是前所未有之事,令我痛心疾首,無語問蒼天。

 

八連敗,敗到連鐵如奧本山宮都變成了對手的屠宰場後,在AI缺席的三場球裡,他們竟然連勝三個分組的冠軍,其中贏魔術、塞爾蒂克還是在客場。你說活塞隊的戰績應該是他們現在實力的表現嗎?說給鬼聽都不會相信。一個我最喜歡的球隊,一個我最尊敬的球員,當他們合在一起的時候,結果竟是如此。

 

我盡量努力,不埋怨任何人。

 

一個已經組合多年的隊型,一旦被打破時,特別是突如其來的外力打破時,不甘願,不甘心,就成了留在隊裡的人最大的怨念。在Ben Wallace離開的時候,這種聲音已經有了,但是Big Ben是為了追求更高的薪資離開,加上也沒有新的大牌來取代他的地位,所以活塞隊整體還沒有鬧出問題。

 

但是Iverson來的時候,可不同了,活塞隊換出去的,可是Billups,這幫活塞的老大。

 

就拿最近的八連敗,跟之後AI缺席後連續三場幹掉三個分組冠軍的表現,你說活塞隊其他球員沒有在AI出賽時擺爛,講給誰聽都很難相信。是的,我沒有明確的證據,但是會看球的就會看得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許他們也很努力跟AI配合著,不合就是不合,但是八連敗的時候,他們可曾彼此與AI溝通過彼此間的想法?

 

就如同我現在在北京工作一樣:在我隻身來到北京後,說不怕是假的。怕被騙,怕被排擠,怕中暗箭,因為你是空降的,外來的,非公司內部系統的。強龍不壓地頭蛇,站在我的角度,我不清楚誰會是敵人,誰會是朋友,只能謹慎小心的與每個人都合作。

 

我比AI幸運,我站的位置並沒有擋到誰的升遷或是地位,也不是誰都能坐在我這個位置工作。如果我才剛來,就算我多麼謙卑的跟人合作,但誰都跟我毫無理由的頂著幹,情況會如何?每一個去批評AI的人也去想一想,如果你工作的時候,你週邊的人毫無理由的跟你頂著幹,你會如何?這在職場上,甚至在學校裡,都是很常見的事。

 

但是大家卻認為錯在AI

 

如果你是AI,你絕對不會認為錯在自己身上。人家就告訴你錯就錯在「你不該來」,你會服氣嗎?

 

AI不是Marbury,更不是T-MacMarburyT-Mac分別在他們的尼克與火箭已經待了一段時間,他們從一個球隊老大的身份,直到最後被隊友放棄,是咎由自取的結果。竟然還有人質疑我對他們有雙重標準,我真懷疑他們到底搞不搞得懂這些人的性質到底與AI的狀況相不相同,不值一哂。請問AI犯了什麼錯?只因為他新來的,因為他來才換走了Billups?確實,他的打法要融入活塞的隊型並不是一帆風順,但當我看到活塞隊其他隊員的消極時,我徹底失望。這算是怎麼回事?

 

每次當Iverson遇上危機的時候,我會開始回想,當初為什麼開始喜歡這名球員的理由。我甚至可以說,他是從我上大學後,影響我最深的人就是他。他教會我一件事:只要認為是對的,即便是對抗全世界,不要被那些輿論所影響、擊倒,要有勇氣戰鬥下去。他教會我只要堅持做自己,即便是被人認為是「叛逆」,也要戰鬥下去。你說他是我的神也好,佛也好,我服膺的是他這種精神,這是一種信仰。有個人站在你面前,他就是這麼做著,他始終忠於他的信念。所謂「武士精神」,亦不過如此,而這正是我所信奉的。我寫NBA十多年,即便是Michael Jordan,都不曾帶給我這種感動。這種「我要打十個」的氣魄,不是只有「英雄主義」而已,而是戰鬥到底的決心。那些酸AI的人們,他們不懂,因為他們不會、也不敢有這種體驗,他們更不會了解,許許多多喜歡AI的人,到底為什麼喜歡他?這不是靠長得帥就可以得到的擁護。

 

所以,他偉大,他是這個精神的實踐者。經過五十年後,歷史上提到像Rasheed WallaceRodney StruckyRichard Hamilton等人的名字時,可能就不記得他們有什麼豐功偉業時,歷史仍記得Allen Iverson,即便他沒拿過總冠軍。

 

AI現在背傷休息,但他不像Charles Barkley一樣,在球隊輸球之際還埋怨隊友(結果大家還被Barkley的精神感動過)。他是個很難打開心扉的人,但是當他主動這麼做的時候,只因為他想求的人生的完滿:總冠軍。

 

我不想說他的隊友們,活塞的那幫人是不是在惡搞他?看看我最近播過的一場馬刺對活塞的比賽就知道,活塞隊在下半場在大家全部手冷的時候,是AI一人挺身而出挽救了比賽。但是在活塞隊追到剩兩分的時候,暫停回來,AI傳給RasheedRasheed竟然單打Tim Duncan,運球後跳投,而且還剩十多秒時間,結果不進。這合理嗎?面對對方防守最強的點來做最後一擊,是合理的攻擊嗎?

 

或許你還可以說,因為AI的到來,讓大家的「奇檬子」都不好,所以消極怠工,AI還是有責任。那換AI來的是誰?是AI自己要來的嗎?我之所以稱活塞隊這幫人叫「球痞」,打久了,打慣了,打成習性了,最後就是尾大不掉,連總教練都被球員綁架。Rasheed Wallace當年有沒有惡整過Flip Saunders?歷史歷歷在目,這群人即便戰績壞不到那去,但早已是一灘死水,Billups在時已經離冠軍越來越遠,那還用說嗎?我之前為什麼力主活塞隊要換Bill Laimbeer來當總教練,就是因為換了別人,都鎮不住他們那群傢伙的鬼心眼,只有Laimbeer可以以毒攻毒。球員要是敢跟教練嗆,你們拿過一個,Laimbeer還拿過兩個,嗆什麼?Michael Curry固然讓球員敬重,但私底下玩那些花花套兒,豈是他這種菜鳥教練所能解決的問題?活塞的球之所以厲害,就因為這幾個老隊員已經打成精了,默契太好,但相對的也會造成球隊的問題。只要是跟過球隊、待過球隊的人,都知道一支球隊裡的人際關係,絕非外人想像的如此簡單。幾個主力要聯合起來整一個隊友,何其容易?

 

AI將要休息兩週以觀察背傷的時候,時間很巧妙的,活塞隊在這段時間三連勝。我一度懷疑這是AI選擇了逃避,而行的養傷避禍之策,但是從他再次發言,言明願意打替補的話來看,他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這是他成熟的地方,同樣的,也為這後段時間的活塞隊,有了一個新的機會。AI曾經說過,他會在適當的年齡,做適當的事,所以我相信他是真心接受這種安排。我完全可以理解活塞隊這種brotherhood的情誼,但是這種情誼不應傷及無辜。既然是在這個圈子裡打球,生意就是生意,AI自己都已經放下了他的尊嚴了,我實在不知道,他有什麼好該被埋怨的,不是嗎?

 

AI現在能怎麼辦?心裡幹歸幹,但明天的太陽依然要昇起。除了用實力證明外,沒有第二條路,換做是我,可能會抱著一種悲憤的心理做我該做的事,只不知AI會不會有怨氣。既然活塞隊的鐵先發是不可動搖,讓他帶著一群肯做苦力的替補打,又未嘗不可?但關鍵還是在於,活塞隊這些人是不是可以真正的跟AI好好談一談?大家把話說開,不要搞小圈圈,為眼前這個榮譽而努力?或者,應該說為了生存與尊嚴而努力?如果彼此間有什麼不爽,為什麼不能攤開來講?我情願他們大吵一架,把彼此間的猜疑矛盾說清楚,而不是來玩這種把戲。

 

兩個星期之後,AI會回來,不論回來的結果如何,儘管這段時間已經教會我「幹」字怎麼寫外,我知道他依然會拼鬥下去。他不是神,但是AI的戰鬥精神,就是我的信仰,即便心中有恨,「幹」在心裡,也將成為一種力量。

Published 06-03-2009 06:28 by 朱彥碩
Filed Unde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News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 Calendar

<2009年3月>
週日週一週二週三週四週五週六
2223242526272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搜尋

Go

Archives

Syndication

SkinName:iroha_Blog2
Powered by Community Server (Commercial Edition), by Telligent Systems